Archive for the ‘05-銅鑼灣’ Category

松壹家

2019/05/19

日本拉麵已氾濫香港,日前遇到開CURRY BEE咖喱店的老闆久保田幸允,他問全市有沒有一百家拉麵,我笑著說何止呢?

一碗雲吞麵賣五十已算貴,拉麵售價可達一百多,阿貓阿狗都去開拉麵店了,但客人有選擇,吃得愈來愈精,已開始接受日本原來鹹味重的,知道這才是正宗。

在眾多拉麵中能夠跑得出,還是要靠與在日本吃到的一模一樣味道,這麼一來,所有食材都得空運來,而最重要的是湯和麵了。

「一蘭」已在香港大受歡迎,接踵而來的是「松壹家」,也許你在東京或大阪沒有見過,它在橫濱可是數一數二的,已開了很多家分店。

現在在銅鑼灣新會道新開了,即刻去吃吃看,試業期間他們集中只賣四種麵:「特松國產豬骨拉麵」、「特松味噌豬骨拉麵」、「特松醬油豬骨拉麵」和「特松鹽味豬骨拉麵」。

新客也許不知道,日本拉麵店的湯底只煲一種,加味噌,加醬油起的變化而已。這裏吃的也一樣,先喝一口湯,濃、香,和日本的沒有分別,老闆松野克成從廚房中拿出又長又扁的方塊,那是在日本熬好後冰凍運來,在香港店裏解凍後製成湯頭,原料用九州特選的豬骨熬成的。

麵條也經過一千種麵粉之中挑選出來,改良又改良,經過長年的經驗,製成品不太韌又不太軟,香味十足。

叉燒也是進口,雞蛋和紫菜當然相同,店裏只有用香港的蔥和豆芽。

松野前來問意見,我說湯和麵都沒有問題,只是香港人花心,見只有四種選擇會覺得單調一點,為甚麼不引進橫濱總店原有的「極雞」濃厚的雞湯拉麵,加了一塊檸檬,女客人應該喜歡。又有一種「沾麵」,是乾撈麵沾醬吃的。另有一種叉燒很厚、配菜又多出幾倍的「豪麵」,更有特色。又,舖租貴,若開二十四小時更好,對方聽完點頭,請我過兩三個月再去,一定讓我滿意。

地址:銅鑼灣新會道4號

電話:2433 3537

廣告

新羅寶

2019/05/18

「新羅寶」是最早在香港開的高級韓國菜之一,當年大家還在賣龜背鍋烤肉的時候,他們已學日本人,用平板鍋燒烤貴的部份。其實,直到現在,我還是欣賞龜背鍋。

今天,韓國友人請客,去的是香港利舞臺十八樓的那家,我不好意思拒絕,因為和這家人結過怨。數十年前,當他們在美麗華商場開的時候,我叫了生牛肉,上桌一看,顏色不對,寫了一篇批評,後來竟然聽說有人要告我,哈哈,這下可好, 寫多一篇,看你把我怎辦。

友人叫了半生熟牛肉,切成一片片上桌,這種把外層一烤,裏面半生的做法,日人叫為TATAKI,我覺得最為乏味,從來不去碰它。

要吃甚麼儘管叫,韓國友人吩咐,那就再來一客生牛肉看看有無改進吧,一看沒有從前的豬肝褐色,但也不鮮紅。

咬了一口,發現還有冰退不掉。這塊肉韓國人做起來特別認真,因為是整隻牛最高級的部份,不能隨便處理,當然也要在微冷的室溫之下做出來的才好吃。蒜頭片下得不夠,生蛋拌的也不軟滑。還有那重要的雪梨絲,亂切一通就上桌,顯然沒有用心去做。

不過,這都是小疵,比起以前的,已經算很好了,不能要求太多。

看餐牌,竟然有UHMANDOO。MANDOO就是饅頭,而UH是魚,魚饅頭,是用最新鮮的時令蔬菜當餡,而皮是把魚肉薄切來包的,這道菜非常罕有,其他韓國餐館都做不出來,相信你也沒吃過,因為同來的韓國人也說在香港沒吃過,一個年輕的,連在韓國也沒吃過。

再下來,我叫了「水參雪梨沙律」,把人參和紅棗切成細絲拌出來的,也很稀有。

我叫的第三道是BEO SEOT DEL KKE TANG,漢字寫成「芝麻冬菇湯」,是種把芝麻磨糊,喝酒之前用來保護胃壁的美食,從前在韓國伎生屋中吃的,更為高貴,以松子代替芝麻。

也只有「新羅寶」這種高級餐館能做出這三道菜來,為了這三道,去吃一趟也值得。

地址:銅鑼灣波斯富街99號利舞臺廣場18樓B舖

電話:2881 6823

SCHOOL FOOD BLOOMING MARI

2019/05/17

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吃韓國菜,城中每新開一家,必先搶著去吃。最新的,叫「SCHOOL FOOD BLOOMING MARI」。

「那是年輕人吃的呀!」友人說。

「有甚麼問題?食物只分好吃和不好吃,沒有老與少。」我回答。

於是,特地趕到時代廣場的十三樓,一進門,果然坐滿年輕人,經理認識我,見前座沒空位,引我走到後面進廚房的部份,餐廳的設計通常是打通,才顯得大,一隔起來就感覺很小,這家人也不在乎這些,隔成兩半。色調當然是以光猛、活潑為主。

牆上寫著口號「MADE TO ORDER即叫即煮」,強調以新鮮食材慢慢準備,用快速手法烹調「SLOW PREPARATION & FAST COOKING」。

店名的「學校食物SCHOOL FOOD」取自韓國政府配給的學生餐,一定要又好吃又有營養,通常以飯卷開始,「校園花卷」用牛肉、雞蛋、紫菜和白飯包卷,最受歡迎。接下來有墨魚卷,用墨魚汁煮飯,來了香港,叫為「烏卒卒」。

紫菜卷GIMBAP。一般都是做好,切成一塊塊的,那麼一來紫菜就軟了,這裏的即做,紫菜片是又香又脆的。

飯類還有「太陽泡菜炒飯」,用整個鐵鍋上桌,上面鋪著一個煎蛋和紫菜,下大量泡菜和番茄醬炒得通紅。

沙律則不只於蔬菜,以雞肉為主的「香料烤雞沙律」賣五十塊,加炸餃子二十五,煮雞蛋八塊,吃白飯加拉麵,十塊。

最受年輕人歡迎的還是炒年糕,全紅色的「地獄辣醬年糕」,愈辣愈過癮。

不吃辣的可叫「半溶芝士炒年糕」,餐廳推薦的是「廚師卡邦尼年糕」,加了煙肉和芝士,特別香。

我對麵最有興趣,天氣熱來冷麵最佳,一共叫了兩道: 「韓式冷麵」和「水冷麵」。前者其實是用辣醬來拌,把又甜又酸的湯汁凍成冰塊,一面溶一面吸汁,特別清涼美味。後者也同樣加有味的冰,可辣可不辣。一吃,黃瓜絲的味道特別,為了證實,問經理,她笑說一切食材,都從韓國運來,廚師也是正宗韓國人,所以,菜式才會如此正宗特別。

第一次去試過,覺得又不同又美味,很久沒有這個衝動了,所以第二天又帶了七八個人去,這麼一來才可以把菜叫得齊全一點。

想吃些泡菜,侍者回答說沒有。甚麼?韓國店沒有泡菜,造反了嗎?上次侍者建議來個「太陽泡菜炒飯」,我這個嗜鹹的人要求來點醬油,也沒有,這次特別安排來一碟,結果味道夠,也沒用上。

上次吃的「水冷麵」叫不辣的,這回要試辣的又如何,果然辣得要命。用的同樣是蕎麥麵,很有咬頭。再來一客「香濃湯拉麵」,也是夠嗆,辣!只有叫一點也不辣的「炸野菜烏冬」來中和。

見有「炸雞塊」,年輕人即叫,我沒興趣,便來客「甜薯甘粟可麗餅」,很甜很香,是佐酒的好餸,即刻叫濁酒MAK GOL LI,也不賣,只有韓國的麥克斯牌和青島,其他沒酒精飲品是一大壺的,有多種選擇,全試過了覺得「紅寶石橘子艾菲」最可口。

甜品來個「部隊刨冰」吧,好傢伙,有四個不同味道的雪糕球,再加碎冰及水果及啫喱打底,足四人份量,我上次去,一個人吞個乾淨,才叫過癮。

這個集團由一個叫李相潤的年輕人創立,知道學校食物陪伴著每一個年輕人成長,現在已是他們的「懷舊菜」了。在韓國一開六十家,當今來港打天下,值得一提的是不忘記回饋社會,從每張單抽出一元捐助智行基金。

還記得有一年,我被觀光局邀請去為餐飲業演講,他們都在研究甚麼韓國餐最能被國際人士接受,看樣子,他們自己已經找出一條路了。

地址:銅鑼灣勿地臣街1號時代廣場13樓1302舖

電話:2480 3666

一蘭

2019/05/16

多年前,當日本經濟好的時候,出名的拉麵店叫極也不肯來香港開分店,當今一家家登陸,好像不太出奇了,最近新開的「一蘭」,值得一提。

這家九州的老字號,到過的人總會留下印象,因為整間都是一格格,一人一座,老死不相往來,最適合宅男宅女。

每個獨立格都有齊餐紙,不懂得的話面前有牌子教你怎麼填,可完全配合你個人口味。湯的濃度有一、淡味;二、普通;三、濃味。油膩度有零、無;一、普通;二、濃厚;三、超濃厚。香蒜可選無、少許、普通、半份、一份和雙份。蔥介有白蔥和青蔥、叉燒可有可無,秘製醬汁有無、半、普通、二倍到十倍。麵的硬度有超硬、硬、普通、軟和超軟。

填後等著麵上桌就是,無人干擾你,因為「一蘭」的麵條和一般的不同,非常細,連我這種不吃太飽的人,也可以來多一份,那麼事前或事後可在紙上再填「加麵底」的半份或一份,另外亦有其他配料可加,如黑木耳、紫菜、半熟鹽煮蛋、白飯和特製的醋等等。

普通的每碗價位定在八十九塊,比起別的賣到一百多塊的店便宜一點,當然它沒甚麼特別貴的配料。

味道正宗嗎?不可能不正宗,因為麵條是經九州空運來的,連湯底也是在那邊煮好了一包包寄過來。「銅鑼灣舖租那麼貴,材料費也不便宜,要賣多少碗才黑字?」我問老闆之一的德重拓哉,而且文中的黑字,是赤字的相反,賺錢的意思。「約五百碗。」對方回答,但座位才幾十個,中、晚飯就算做多幾輪,也難回本呀,最後他說:「我們做二十四小時生意。」

哈哈,從今之後一大早想吃拉麵也有地方可去了,而且九州的濃豬骨湯適合我的口味,他們在湯中加的辣醬、甜甜地,不會辣死人、試吃時喝個清光。上洗手間,見有十二種生肖的紙,也有趣。眾多的拉麵店之中,這一家在香港一定會站得住腳。

地址:銅鑼灣謝斐道440號駱克大廈地下

電話:2152 4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