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7-九龍城’ Category

MANNER FRESH

2013/10/09

地址:九龍城福佬村道81號

電話:2383 7711

本來要到九龍城廣場試一家新開的滬菜,走過福佬村道時,看見間西餐廳,咦,怎麼裝修得那麼別緻? 招牌不起眼,只掛個小商標,寫著英文MANNER FRESH而已。

MANNER這個名字很熟,哪裡聽過?想起來了,是在福佬村道靠近,太子道那一頭,有家同名的泰國水療院,和中環的一樣高級。兩間店應該是同一個老闆開的。

落地的玻璃窗,開放式的廚房,櫃檯上鋪著冰,擺著各種法國鮮蠔,但這家人並非賣法國菜,是從各國的食物選出精華來,但絕對不是甚麼Fusion,還依足傳統去做呢。

我們一行三人,當晚事前都吃了些東西,所以只叫幾樣,分開來試。先要了些生蠔,沒有辜負店名的新鮮Fresh。

經理問說要不要來一客海膽?是從加拿大運來的。上桌一看,海膽瓣很大塊頭,一湯匙一瓣,但味道如何?吃了一口,覺得不錯,不像北海道的那麼香,但已比其他產區好得多。

依意大利人的吃法,頭盤來過之後吃粉麵,看餐牌上有番茄天使髮麵,來一客試試,麵條對了,雖然細,但有咬勁,簡簡單單地拌上樹上熟後曬乾的番茄和橄欖油,好吃好吃,可向食素者推薦這一道菜。

接著有龍蝦濃湯,我們都覺得湯會脹腹,免了。友人要了一客燒春雞,我對雞沒興趣,只試了一點點的皮,沒甚麼大印象。叫波爾多酒一瓶,價錢不貴。

白酒煮青口上桌,青口是從法國進口,解凍後經白酒和香草及大蒜那麼一爆製,還能煮出甜味來。

菜牌上有德國鹹豬手,本來想叫,經理推薦餐單上沒有的焗豬手,好呀,來一客,材料還是用回鹹豬手,但焗得皮很脆,像燒豬的,整隻大豬手分成小塊的皮和肉,分開來給大家送酒。

起初還以為新開,原來已經營了許久,午餐只做週末和禮拜天。

添樂園

2013/10/08

地址:九龍城福佬村道4號

電話:2382 2369

「添樂園」在九龍城算是老字號了,一開就開了二十多年,不容易。

最出名的當然是他們的煲仔飯,每當入秋,這類食物,最是當時。

移民到外國的朋友,返港後第一個要吃的也不是山珍海味,很多人都要我帶他們去吃煲仔飯。

南洋的友人更是喜歡,他們那裡天氣熱,少嘗此味。台灣人也沒吃過,長榮航空公司的老闆來港,非指定吃煲仔飯不可。

「添樂園」的位置是在九龍城福佬村道四號,典型地,門口鋪著數十條煤氣管,爐上放好煲仔,在客人面前表演,讓你知道你吃的是些甚麼東西。

仔細觀察,把米浸在水裡,撈出來放進煲中。臘味的話一早放入,開猛火,一燒就燒個十分鐘,即成飯,淋上老抽,加點熟油,就那麼上桌。

較易熟的菜餚,如魚腩魚雲等,便要煲個七八分鐘,等飯快熟,才下材料,菜心芥蘭等,再煲二三分鐘即成。

煲煲仔飯,根本就沒有甚麼秘訣,「添樂園」煲得好,是因為他們天天煲,總抓到一個準則。時間的控制,完全是熟能生巧。你們要是在家裡想學煲,失敗了幾次,也一定成功。

我自己也喜歡自炊煲仔飯。首先,買個小的砂煲,先浸一夜水,第二天便能用。至於是否塗一層生油,是不重要的。

在沒有電飯煲的時代,我們將米洗乾淨,加水,把手放平壓在米上,看水的份量剛好是在手掌和手腕的關節處,炊之即成。但是煲仔飯不能用這個方法,主要是把米浸濕即是。水的份量,儘量減少。

「添樂園」從前是家很小很簡陋的館子,現在裝修得漂亮。人就是那麼賤,認為一裝修,東西已沒那麼好吃。

這倒不是偏見,數十年前的「添樂園」,淋在飯上的是豬油,香得不得了。現在用花生油或粟米油代替,當然遜色得多。

昌發泰國粉麵屋

2013/10/07

地址:九龍城城南道27號地下

電話:2382 5998

就在城南道「泰城美味棧」隔幾間,開了一家泰國茶餐廳式的「昌發泰國粉麵屋」。

店不大,裝修得漂亮,也不是甚麼美輪美奐,只是簡簡單單,乾乾淨淨,在這一區來說,已算是下重本錢的了。

門口的麵檔,隔著玻璃,可以清青楚地看到有一個大鍋,擺著各種醬料。泰國粉麵,就要花那麼多精神去搭配,才能稱上是地道的。

湯底有兩種,加香草、豬骨、雞骨煲出來的清湯,和用豬血及香料煮的濃湯,顏色深褐,已接近黑色了。

黑濃湯是水上人家在小艇上賣的,湯底的特色,非一般餐廳找得到;賣的河粉,安上了一個香港名字,叫「遊船河」,也別出心裁。

用這種湯,也不一定吃河粉,也可下米粉,泰國人喜歡把湯先喝了,再加一種南乳醬,染得整碗米粉都變成紅色。

五味架中有白糖、辣椒醬、辣椒粉和青紅辣椒浸的醋,普通魚露另上,也可以請店員拿指天椒浸的魚露叫Nampura Pikingnu。

吃撈麵的話,非加指天椒浸魚露不可,這一家人用的麵條,比其他店粗,由泰國進口,與廣東銀絲麵有別。如果你看到餐廳用的是廣東銀絲麵,就千萬不要光顧了。

但是,泰國麵食,來到香港後都變了,不是味道,而是麵團。泰國人食量小,只下一小箸麵,香港的泰國食肆,賣的麵都太大,實在是美中不足的。

雖說是粉麵屋,但也賣小食,玻璃櫥窗中擺著一格格的熟食,任點。

鹵豬手一向是有水準的,五香粉下得比香港潮州人的重手許多,愛上了就覺得潮州滷水不夠味。

還有招牌前菜,有臘腸、肉碎和炸豬皮,曼谷人不太吃炸豬皮,到有此物出現,多數是北部的菜,錯不了。

同心泰國雜貨

2013/10/06

地址:九龍城打鼓嶺道5號

電話:2383 6983

泰國菜在香港百花齊放,大概可以分為四大類:

一、裝修得洋化,有個酒吧,主要收入靠酒水,專做洋人和崇洋人生意,食物不泰不西,溫溫吞吞,一點也不辣。

二、一些老字號,廚子雖然還是泰國人,但已經納入了香港人口味的。

三、正正宗宗,店內裝修得像様,請一流泰廚,食物用心做好。

四、由雜貨店店主經營,專做泰籍客人生意,食物當然地道,價錢也要便宜,不然沒人光顧。

在城南道上的許多泰國雜貨店都已經兼做食肆了,生意滔滔;有的桌椅攤滿街頭,但是無牌營業,被食環署取締,已不敢賣了。想吃一碗泰國撈麵,走了過去,有一間我相熟的告訴我:「你不如去公園旁邊的那家叫『同心』的,就可以找到。」

同樣是雜貨店,但是「同心」已經領了牌照,正正式式做起買賣,我走進去,向泰國侍女說:「Mami Hean。」

對方反問:「要鵝肉、雞肉,或者是魚丸和牛肉丸的?」

要了後者,老闆走過來老實說:「魚丸是香港做的,牛肉丸從泰國來,不要魚丸吧?」

當然聽他的話,攤子中滾了一大鍋來滷豬手和鹹酸菜,又要一碟。

又見牆上寫著有太子蝦丸,不知是甚麼,也要了一客;上桌一看,是把蝦膠包著皮蛋炸出來的東西,味道還好。

滷豬手就很出色,和在曼谷街邊吃的味道相同,泰國滷水比潮州人的甜,但同樣不膩,油已被鹹酸菜吸去,非常美味。

至於撈麵,就沒泰國小販賣的好。原因出在配料單調,只有牛肉丸一味。在曼谷吃到的有魚丸、魚餅、牛肉丸、炸雲吞、豬肉碎、豬肉片、豬肝等等,最後加大量乾蔥、冬菜、芫荽,別忘記一匙豬油。

已經有得吃算好了。很奇怪,一般的泰國餐廳都不肯賣撈麵,其實好吃起來,單單這一味已能賺個滿缽。

合成糖水

2013/10/05

地址:九龍城龍崗道9號地下

電話:2383 3026

九龍城區除了泰國餐館之外,做得很出色的還有潮州人的糖水「合成」。

「合成」有兩家,一家開在在龍崗道,一間在啟德道,後者地方偏僻,當今搬到龍崗道本店的旁邊。二者靠近,店主照顧起來也較為周到,是件好事。

我一向是「合成」的支持者,好吃的店舖已不多,都應該支持。

地道的潮州燉品,代表性的加上柿餅片,把一個扁平的柿餅切成薄片當食材,是別的地方沒有的甜品。

我最愛吃的反而是涼粉. 一大塊一大塊涼粉加了碎冰,淋上糖漿已足夠,喜歡花樣多則下花奶,要不然加椰漿也行。

說到椰漿,這家人做的最特別的有椰汁西米涼粉珍珠丸,上桌一看,白茫茫的一片,是椰漿和粉冰攪出來的,口感比單純的椰汁更佳。裡面有台灣奶茶式的丸子,馬蹄做的;西米之外,更有很大粒的東西,是用芝麻醬做出來的冰塊,非常特別。

燉品還是最多人叫,甚麼川貝蓮子雪耳燉木瓜、紅棗蓮子燉雪蛤等。最近新推出的海底椰燉品,也頗受歡迎。

隆姐泰國美食館

2013/10/04

地址:九龍城南角道18號

電話:2382 1348

有時候胃口不好,又不想去餐廳。要點刺激性的小食,去哪裡好? 答案是九龍城的「隆姐泰國美食館」。

隆姐是誰?一位泰國太太。來香港多年,開了幾家餐廳和雜貨舖,但在數年前已因心臟病死去了。

隆姐在世時把她一位鄉下的親戚叫來,就是當今的老闆娘。她本來只是負責做青木瓜絲宋丹的,在隆姐的雜貨店外擺攤子,專舂木瓜絲,因為做得非常出色,隆姐就另闢間小店,叫她去負責。

擠滿的客人都是泰籍,東西做得非常道地。隆姐沒心經營時,現在的老闆娘和幾個朋友把舖子頂了下來。愈做愈好,店子裝修了又裝修,當今已是一間很像樣的小餐廳。

老闆娘的拍檔有一位泰國華僑,潮州人,專出口泰國雜貨到香港,所以餐廳的用料很新鮮,做的又是一百巴仙泰國味道的菜,我認為這家人是全香港最正宗的了。

當然首選還是青木瓜絲沙律了,一般人怕髒,不敢吃非下不可的小螃蟹。沒有了牠,就像太監,宋丹再也不完美了。泰國人天天都吃,沒事,我們也應該可以接受,你試一試他們的宋丹,就不必去其他家吃了。

與其點菜,不如看廚櫃中有甚麼煮好的東西,像醃鮮竹筍、燒豬頸肉等等,都和在泰國吃的一模一樣,連汁淋在白飯上,是最簡單最豐富的一餐。

街頭的泰國撈麵這裡也有,不過配料是鴨肉罷了,沒那麼多姿多采,味道則錯不了,是我最喜歡的小食。

想起,又到店裡去,打包了青木瓜絲和撈麵回家。遇到幾位泰國館子的大師傅,放工了也來這裡進餐,可見他們的水準。

有時,也看見幾位中國客人,互相一笑,大家都是老饕,才摸上門來。

矮小的老闆娘一直守著店,問她還回不回泰國?她搖搖頭。

金寶越南餐館

2013/10/03

地址:九龍城衙前塱道23-27號

電話:2716 3013

吃越南菜,先認識幾個名字。Pho發音成「佛兒」,是河粉。檬,是米粉。通常是當冷盤凍吃。最典型的是豬皮檬。把豬皮切得很細很細,混合後吃,很脆、很有咬頭,味道又好。

賓海,是米粉團。這種小食不是越南人很難做得好,一定要從越南進口,上面加配料,沾了魚露,手抓來吃,味道鮮美。

牙車快,是越式的沙律。椰菜雞絲牙車快最典型,淋上特製的魚露,帶點甜,帶點酸,魚露調得好不好,決定一切。

生魚酸湯,用酸子、香茅和菠蘿來熬,裡面還有花生和蝦片、金不換絲和芋頭莖等等。這個湯不止在越南流行,泰北、緬甸、柬埔寨、寮國人都喝這種湯。天氣熱嘛,非常醒胃。只是中間還加了類似孜然之一類的香料,有股強烈的味道,喝不慣的人說有胳肋底味,受不了。

牛腩番茄湯只用大量的洋蔥熬甜了,再加大量的番茄熬酸了,再加崩沙牛腩和牛筋,煮得軟熟,很美味。

紮肉粉用一塊像豬腸粉般薄,但又比湯粉韌一點的粉皮,用蝦米、木耳。肉碎、冬菇和蟹肉包起來,上面再撤炸香的乾蔥蓉,越南人也把它當早餐。

紅飯,是用牛肉粒爆香了,再用它去炒飯。為甚麼叫紅飯,而不叫牛肉炒飯呢?原來是把大頭蝦的油和膏混在飯中,炒出來呈紅色之故。

地道的香料葉子有越南薄荷,這是和四川的豬屁股很相像的東西,又名魚腥草。

以上的菜都可以在九龍城衙前塱道二十二號的「金寶越南餐館」吃得到,吳老闆雖然是柬埔寨人,但從小吃越南菜,要求大廚做正宗滋味,自己開一間來懷舊一番。

馬家莊

2013/10/02

地址:九龍城塘尾道197號地下8號舖

電話:2398 8019

一聽到有羊肉吃,我這個羊癡即刻造訪。店開在塘尾道,雖說是旺角區,但和熱鬧的商店街還有點距離,第一次去最好是乘的士。

「馬家莊」是老闆馬先生,和丈之人同姓,是馬家女婿。馬老先生一共生了五女二男,在尖沙咀寶勒巷口創立「清真牛肉館」。後來一家移民到加拿大,九龍城的那家由二女和六女經營。大女和丈夫最後也回流,數月前在塘尾道開了這家食肆。

說是誰好誰壞,沒做準,本來就是一家人嘛。夥計們開的「北京清真羊肉館」,水準就低落得多。

本來應該先吃牛肉餅的,但看到菜牌上有羊肉餅,就來兩個。餡中肉汁照樣能噴出來,但羊味不重。

接著的香筍羊腩就十分精彩,用老筍乾熬羊腩。做法複雜,羊汁鮮濃。其他的清真店都沒這道菜,應該不是回民的傳統。問了老闆,才知是由筍乾炆鴨改良出來。我反對的只是基礎打不好的改良菜,這裡的,很好吃,可以推薦。另有一個羊肉鍋,用的是西餐式的羊架,小羊的排骨連肉那個部位。湯相當的辣,滾著透明的粉皮上桌,可以送飯。

「是紐西蘭羊嗎?」我問。

「不。」店主說:「內地來的。」

我恍然大悟,清真教徒要用唸過經放過血的肉,紐西蘭來的沒有經過這個過程。

又要了大餅羊肉卷,餡是羊肉片,同樣沒甚麼羊味,勝在餅即烙即包。

想試咖喱羊肉,店主知道了,送一小碗給我試味,調出來的咖喱與其他清真館不同,羊照樣是用帶骨的羊架,並非一塊塊斬出來的肉塊。

「試試我們的牛肉咖喱角吧。」店主說。我點頭,來了一個,味道不錯。

見餐牌上有羊肉炒幼麵,是我比較喜歡的,粗麵不容易入味嘛。照來一客,吃不完打包。發現羊肉味道還是淡,但麵炒得味濃,比吃上海粗炒美味。

就算一個人,也要吃那麼多菜才寫得出文章。只叫一兩道的話,對店裡不公平。我試菜,絕不手軟。

清真牛肉館

2013/10/01

地址:九龍城打鼓嶺道33號

電話:2382 1882

全香港的牛肉餅,「清真牛肉館」認第二,就沒人敢認第一了。

熱辣辣上桌,一大塊的牛肉餅,用手掰開,肉汁橫飛,一不小心噴得一臉都是。先吸汁,再吃肉餅,實在是天下美味。

從尖沙咀寶勒巷巷內的大牌檔吃起,吃到現在,還是百食不厭。搬到九龍城龍崗道之後,仍然光顧,但問題出在店很小,永遠有一條長龍。我不夠膽打尖,只有吩咐侍者,讓我買兩個牛肉餅打包,回頭再取。

當今,不必有這個擔憂了,他們右打鼓嶺道上新開了一家,由兩個店舖打通,地方寬敞得很,坐也坐得舒服。

裝修雖平實,但牆上的玻璃刻著回教經文,是特別請回文書法家寫後雕出來的。回教徒不掛穆罕默德的肖像,只有經文。

回教徒有福了,可以有一個很像樣的地方請客,新舖除了舊店原有的餐單之外,還加了很多上海菜式,沒豬肉罷了,不會單調。

我去吃,牛肉餅是當然叫的,還有的是羊肉。這家人的羊肉咖喱也做得十分之精彩,肉炆得軟熟入味,別的地方很少吃到那麼好的。

新加的羊肉菜中有孜然羊肉,我試過,味道還不錯,但不覺得有甚麼特別。

京燒羊腩這家店本來就做得出色,也可以點來吃。水煮羊片和辣子羊片,都只是把羊肉切片後拿去煮的,並不特別。

不吃肉的話,這裡新加了很多海鮮菜,有魚、蝦、帶子和海參,回教徒的選擇多出許多來。順帶一提的,是砂鍋雞湯做得好,值得一試。店裡也有很多套餐可還,價廉物美,可放心請客。

義香

2013/09/30

地址:九龍城衙前塱道74號

電話:2382 5006

九龍城衙前塱道七十四號的「義香荳品」已開了四十多年。

經過時看到一架架的賓士或寶馬停在街邊,客人下車向老闆陳汝新和妹妹陳彩鳳購買豆漿,一瓶瓶帶回家,大樽的,也不過賣二十塊。

買菜的太太,下課的小學生,坐在店裡吃一碗豆花,六塊錢。客人之中夾著我這樣的老頭,最喜歡吃他們做的大菜糕了,當兒童時享受過的廉價東方啫喱,難吃得變成好吃,咬進口的感覺,畢生難忘。

店裡賣的大菜糕是放進塑膠杯中凍出來的,有最基本的蛋花滋味,做得不是很甜。近來引進新品種,大菜糕起了變化,有蜜瓜、西瓜、綠茶、荔枝、菠蘿、蘋果、芒果和水蜜桃各種選擇,六塊錢一大杯。

除了大菜糕,我也愛吃涼粉,這種黑漆漆的甜品,沒有龜苓膏那麼重的藥味,非常大眾化,台灣和馬來西亞一帶都流行。

有時,甚麼菜都不想吃,但也得有點東西填填肚,那麼最好吃他們的煎釀豆腐。弄個平鑊在門口煎得香噴噴,引人垂涎,三大塊賣七元。

煎炸東西吃得多了,我們說「熱氣」。鬼佬才不相信有這一回事。但是阿媽講的,絕不會錯,對付它,就來一杯「涼」的崩大碗吧!這種綠色的液體,看起來就覺得有效,據說還能解毒和祛濕呢,六塊錢一杯的良藥,味覺像將草舂碎了擠出來的汁,古怪到極點。

懷舊一番,來一客魚肉撈翅。當然不是甚麼翅,但有翅的形狀,把雞肉拆成一絲絲,加上木耳、冬菇等等,十塊一碗。

「成本都很貴了。」彩鳳說. 「每様東西賺不到幾毛錢。有時,只有打和。」

「那怎麼行?」我問。

「好在豆漿的成本還是便宜的,有點點的利潤,也就維持得下去。這個年頭,維持得下去,已經是福氣。」彩鳳滿足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