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6-尖沙咀’ Category

正斗金廚

2013/09/25

地址:紅磡黃埔花園第8期蔡瀾美食坊110舖

電話:3154 9768

何冠明是雲吞麵世家「何洪記」的接班人,在跑馬地自創的「正斗」也很成功。當年我邀請他來紅磡美食坊開分店,何冠明把整家店用酸枝包裝,弄得古色古香。

「雲吞麵是小生意,何必下那麼重本嘛?等有錢賺才花吧。」許多人都那麼勸他。

但是他微笑不語,有信心,愈做愈旺,當今又把隔壁一家租下來,除了雲吞麵之外,還賣小菜,叫「正斗金廚」。

和譚詠麟合作,聲勢更壯,裝修也不惜工本。小店有個開放式的廚房,何冠明說:「請大師傅在那裡做菜,如果客人有把握,也可以進去弄幾樣,讓大家嘗嘗。」

這家店當今的小菜有迷你叉燒包,金牌炸兩、農家雞等等;懷舊的有古法釀鯪魚和特大的大包。

「餐牌中的東西還是我不滿意的。」何冠明說:「如果客人有甚麼想吃的,像小孩子時試過的菜,都可以告訴我們,儘量做出來,務求懷舊,當成是對我們的教導。」

我和他認識多年,知道他講的是真心話,這個人一心求好,點點滴滴都不放過。通常這種人很難替他打工。但似乎他的手下都很肯聽他的話。

有一次一個好朋友問我:「香港還有真正的炒牛河嗎?」

我即刻推薦了「何洪記」和「正斗」的,這個奄尖的友人,吃了也讚好。其實,要是何冠明自己下廚,更是精彩,他會用豬油炒,絕不手軟。

今天試過他幾個新菜,都覺得滿意,但是他還是搖頭。

「剛剛開始,沒達到我要求的水準。希望你過些日子再來試菜。」

我想告訴他很不錯了,但是知道他這個人,再過一兩年,也是同樣的話。

甜品之中,有一道用番薯做的,很有特色,絕對不是因為老友而亂讚,你吃過就明白我說得並不誇張。

廣告

好時沙嗲

2013/09/24

地址:尖沙咀東部麼地道好時中心1樓148室

電話:2739 9808

在尖東的好時中心,一向有家做馬來菜做得很出色的餐廳叫「沙嗲屋」,但已關門,代之的是「好時沙嗲」。

「沙嗲屋」的老闆娘朱太起初很有心機,雄心萬丈地在紅磡的美食坊開了一間馬來食物店,但價貴客少,求我替她出主意,我又設計新食物又替她登廣告,廣告費由我代付。後來她無心管理,乾脆兩家店都不做。不做不要緊連欠我的錢也不還了,真是的。

人走後,尖東的店由她的大廚頂下來,做的東西和從前一模一樣,只是小本經營,一切從簡,連餐牌也不印,貼上個新店名的紙張。這也難怪,反正好吃就是了。

我對星馬菜非常偏心,因為我是我那邊來的。看到香港有甚麼新店一定介紹,除非是難吃到尷尬,要不然我總會來讚美幾句。這個地盤是我的,要寫甚麼就甚麼,求求各位讀者容忍一下。

「好時沙嗲」的雞、牛或豬沙嗲半打,價錢表亦在菜牌上佔了一張紙,賣三十八塊,比原來的便宜一半。

海南雞飯也減了很多,賣四十。味道如何?試後發現份量和味道都沒偷工減料。

我最愛吃的還是巴東牛肉,這種用獨特香料炆出來的南洋菜,和廣東牛腩截然不同,醬汁極濃,撈飯來吃一流。我很怕這家人現在做的走樣,但還是保留了特色,心滿意足地捧著肚子走出來。

咖喱魚頭就貴了,賣一百塊起,雖說比以前便宜得多,但當今花上百塊的客人有多少呢?吃了之後覺得味道很淡,新老闆說香港客不喜歡濃的,只好迎合。我毫不客氣批評,迎合些甚麼?一迎合就死!新老闆好像明白我意,點了頭。

看中午走進來的客人,都是附近上班一族,問他們一客海南雞飯不是比一碟叉鵝飯貴得多嗎?他們回答也不能每天都光顧茶餐廳呀!說得有點道理。

味佳居

2013/09/23

地址:尖沙咀廣東道82-84號流尚店9樓

電話:3520 4343

一聽到有新越南菜館,就要去試它們的越南河粉Pho,我是一個Pho怪,不可抗拒引誘。而當然,每家越南菜館都說他們的Pho做得最正宗,非親口嘗之不能判斷。

也因為失望得太多,已以平常心對待,沒有甚麼期望,至到去了尖沙咀一間躲在商業大廈九樓的餐廳,才發現一碗略為可以接受的河粉。

「味佳居」做的,一眼望去,顏色不濁,清澈見底,是基本。喝進口,沒有討厭的異味,清甜可喜,但還是做不到那種一喝難忘的意境,只能說及格,這已是不容易了。

請教老闆區偉達,他不是越南華僑,一個普通的香港人罷了;母親愛烹調,受影響,又因為女朋友喜歡吃越南菜,就拼了老命去鑽研,精神可嘉。

區先生說:「用三十斤牛骨牛腩,加數十種藥材,熬個好幾小時。」

「不加雞骨嗎?」我問。

「甚麼?越南牛肉湯要加雞骨?」區先生聽也沒聽過。

怪不得他做的湯,味道不夠錯綜複雜。Pho湯有用雞骨熬的和牛骨熬的兩種,用雞骨的可以不加牛骨,但用牛骨的,一定要加雞骨來熬才夠味,這是我到澳洲墨爾本的最佳Pho店「勇記」, 衝進廚房觀察學回來的。

顯然區先生是位好學之人,希望他聽了我的意見後多嘗試,我今後也會再去確定的。

至於放在桌上的那瓶魚露,我認爲不夠濃也不夠辣,可以不必管客人喜不喜歡,儘管把味道和真正的越南調味拉近。

春卷做得不錯,我的春卷吃法不是包著生菜的,而是倒一碗已經調好味的魚露入碗,將春卷浸在裡面,再用筷子搞到春卷稀巴爛,然後和魚露一起吃進口。所以魚露一弄得不好,春卷就難吃了。

店裡也有正宗的鴨仔蛋賣,我對這些怪食並不怕,但試過,認為味道遠不能抵消視覺上的難受,就此作罷。

店很小,生意滔滔。希望區先生不介意我坦率的批評,就算照現在的水準做下去,也無憂。

老趙大頭蝦專門店

2013/09/22

地址:尖沙咀山林道12號

電話:2314 7966

老趙越南菜館,從一九七八年在文苑街發跡,後搬到山林道,在白加士街南有分店。趙老先生已退幕後,當今由他的兒子主掌大局,山林道的這一間,改為「大頭蝦專門店」。

趙公子年輕有為,從越南輸入大量的大頭蝦肉和大頭蝦膏,創出種種越南的新派菜來;因為從小跟父親學習做菜,底子打得好,做出來的並非不三不四的Fusion。他說:「生意真材實料,不欺客,有這種原則,甚麼新派菜都能做得好。」

大頭蝦盛產於越南湄公河三角州,以蝦膏甘香滑溜,豐腴齒頰見稱。「老趙大頭蝦專門店」搜羅最高品質的蝦,做出數款招牌菜來。

一、炸大頭蝦,還是像日本天婦羅的做法,先餵了麵粉,令蝦膏不外溢,再炸出來。

二、辣椒膏炒大頭蝦,辣椒膏帶甜,又刺激胃口,用來佐飯一流。

三、香露大頭蝦,所謂香露,不的過是魚露罷了,用來爆香蝦後,混入茄汁,再以椰漿炆成。

四、黑椒粉絲大頭蝦煲,蝦膏太膩時,用粉絲來中和,加上黑胡椒醒胃。

五、咖喱大頭蝦煲。這是泰國咖喱蟹的做法,醬汁點麵包最適合。

六、大頭蝦皇帝炒飯,用蝦膏來炒,飯呈金黃色。

七、炭燒大頭蝦,BBQ而已。

八、蒜子扒大頭蝦,用的是羅望子來吊味。

除此之外,我喜歡的有沙爹鮮蝦炒米粉。用新竹細米粉爆製,蝦肉下得極多。也愛吃他們的越式炒粉皮,下大量的紅乾蔥頭片,非常惹味。

越南甜品一向是我所好的,「老趙」由紅磡美食坊退出後,我還是照去光顧椰汁眉豆糯米、番薯綠豆沙、黑白糯米配海底椰,還有各種糕點,可叫一個拼盤,甚麼都有,加上一杯三色冰,滿足也。

寶軒印度餐廳

2013/09/21

地址:尖沙咀麼地道16C號1樓3-4號

電話:2369 0783

寶軒印度餐廳的英文名為Koh-i-Noor,在香港已經開了四家。我們去的那間在尖沙咀麼地道16C號一字樓,其他的開在中環、沙田和太古城。

宣傳單張說是提供正宗的北印度菜,專程由印度請來傳統的御廚親自烹調,味道究竟如何?不試過不知。

特地和徐兄及他的女兒去吃,三個人吃了滿桌子的菜,儘是羊肉,因為我們都是羊癡。

先有碎羊肉咖喱魚,再有香炸羊肉丸、印式燴嫩羊肉、烤羊腿及羊肉煲飯。

徐先生女兒喜歡吃羊角豆,與羊無關,英語稱之為淑女的手指,也叫Okra,再加一份用咖喱煮的。

煮出來的羊角豆已經稀爛,完全沒有豆味,但好在又鹹又辣,可以下多一點飯。

菜未上時餐廳每人奉送一片烤得脆啪啪的薄餅,點著酸檸檬醬、薄荷醬和果醬三種東西來吃。薄荷的味道我不喜歡,最怕人家塗白花油,聞到已受不了,別說吃下肚。酸檸檬酸得臉上五官都皺在一起,也非我所好,果醬和洋人吃早餐用來塗麵包的差不多,也不是甚麼值得大驚小怪的調味料。

所謂的羊肉丸,不像印象中的魚蛋形那麼小,而是和漢堡一樣大。酵醬很乾,問侍者還有沒有其他醬可點,他回答說點來點去,只有上述那三種。

咖喱角平平無奇!

但是印式燴嫩羊肉果然很嫩,不是咬不動的那種。烤羊腿也不硬,已經是很難得的了。

中午時間,其他客人吃的是自助餐。全素,沒有肉。每客賣四十元,加一,五十塊左右。拜佛的人不妨去試試,換換胃口,別每天吃甚麼素鵝素雞素叉燒。

GAYLORD

2013/09/20

地址:尖沙咀亞士厘道23-25號雅士利中心1樓

電話:2376 1001

GAYLORD印度餐廳,客人多數以英文名字叫的,其實也有個中文名叫「爵樂」,但很少人用。Gay本來很好,是歡樂的意思,但是已被濫用成同性戀的代號,粵人稱之為「基」,還是叫回「爵樂」吧。

這是一家老字號了。從一九七二年開業,已有四十年,一向是印度富豪經營的,當成他們的飯堂,所以菜很正宗。當今已賣給一個跨國集團,還是保持著以往的水準。

在香港吃印度料理,可說這家人最正宗了。香港人至今還是不能太接受印度菜,來這裡的反而是英國人多。他們本國的食物不行,已經把印度料理當成國食的一種了。

印度菜的靈魂,少不了無數的香料,最常用的是辣椒粉、紅椒乾、乳酪、月桂葉、茴香、孜然、芥末粉、小豆蔻、黃薑粉和肉桂等等,最基本的咖喱,也是由這些香料合成,但他們很少加椰漿,用椰漿煮的咖喱又是另一派,星馬、印尼和泰國人才加的。

雞或牛羊咖喱也有種種煮法,特色的是舂碎了開心果和腰果,加上述的香料煮成醬,吃起來格外地香。

如果嗜羊的話,那就發達了,「爵樂」的羊肉,有鑊仔香料羊,煮成小鍋上桌,單單是這道菜,再來白飯或印度餅,已經是一頓很豐富的午餐,要不然加一道有味的羊肉炆飯更妙,其中的羊肉塊又大又軟熟,令人吃得津津有味。

掛爐雞當然做得好,但是羊癡們可點掛爐羊肉串,或者再來一碗辣羊肉碎,也很下飯。

羊肉也能削片,用薄餅包著吃,比較中東人做的更美味,要是你不能接受羊肉的話,以上說的菜都能以雞或魚蝦代替,調味和做法是一樣的。

吃素的人,可以來蔬菜咖喱,或是印度芝士沙律,芝士對印度人來說,當為齋,不算是葷的,他們的芝士沒甚麼羊或牛的羶味,淡淡薄薄,像我們的豆腐。

晚上,這裡有樂師表演,有很多會唱印度歌的人當成卡拉OK。

Bombay Dreams

2013/09/19

地址:尖沙咀金馬倫道22-24號東麗中心2摟

電話:2971 0009

印度餐廳愈開愈多,也許你沒注意到,但在中環一帶走走,就可以一連看到好幾家。

新餐廳多數是做洋人生意。樓下有個酒吧,樓上才是食肆,賺酒水錢多過食物。印度菜深入英國民心,咖喱他們吃得很慣,但是否正宗,大部份人分辨不出。

吃遍了新開的,水準都是一般,我不想介紹,直到來了孟買的幻夢「Bombay Dreams」,才覺得菜還過得去的。

一共開了兩家,中環的在文咸街,我去的是金馬倫道那間,躲在一座舊大廈的二字樓。並不顯眼,可是做的都是熟客生意,而客人多是印度人。

看得出裝修很下本錢,可見印籍老闆們並非想做短線生意,餐廳中有個小舞台,台上有樂隊演奏。

少去印度餐廳的人,帶著女友或男伴轉換口味,又能欣賞真人表演的音樂,也是一個好去處。我們就覺得吃飯是吃飯,聽音樂是聽音樂,兩者最好別混在一起。

這家人做得最好的是羊肉紅花飯。紅花飯Biryani是很典型的印度菜,像外國人吃中國炒飯一樣流行。不喜羊羶的話,可叫雞肉,做法一樣的。經理Rajesh Sachdeva走過來說,要是事先預定,他們可以用一塊大麵包圍著鍋,焗出來的紅花飯更能入味。

來一客羊肉Vindaloo,味道不錯,只嫌酒下得不夠多。這道菜名的前面幾個字母,代表Wine,凡是以Vindaloo為名的,都下酒去煮,英國人特別喜好這種印度烹調法。

麵包和餅有多種選擇,通常印度人做的飛天薄餅並沒有餡,在這裡可以叫Onion Kulcha,包滿了洋蔥,更有吃頭。

從掛爐Tandoole菜,可以判斷一家餐廳的水準,這裡做的掛爐雞烤的並不乾癟,外面略焦,裡面還是充滿液汁,這種掛爐烤法烤出來的雞,雞皮一定很香脆。可是印度人吃雞永遠是剝光了皮,不知道是不是幾千年前已懂得健康之道,但吃得太健康的人永遠成為不了老饕。

清溪川

2013/09/18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街1號

電話:2367 8895

在被稱為「小韓國」的尖沙咀金巴利街,不正宗的韓國餐廳一定生存不了,那一區韓國人麕集,要求甚高。

聽說有間家庭式,叫自己為韓國食堂「清溪川」的小館子開張,只有七張圓桌,主力燒烤,即刻去試,味道好得不得了。

老闆娘不在,我向侍者要一張菜單作參考,她不肯答應,說要打電話請示。提出要求後,韓國老闆娘不客氣拒絕,也沒辦法。

和尚袋中有個記事簿上的小相機,拍了菜單,但看不清楚。只有用手寫,把吃過的和沒叫到的菜一一抄下來。

韓式蒸鰂魚是難見的佳餚。韓國人的所謂「蒸」,多數是煮罷了。上桌的是一個顏色鮮紅的火鍋,裡面有兩條鰂魚和大把辣椒,在爐上一面滾一面吃,愈滾愈出味。鰂魚很甜,但骨多。這個鍋主要是喝它的濃湯和吃魚肚上的一些肉。味道和在韓國吃到的一模一樣,絕不為異地客人折衷。

叫的是中鍋,份量已很大,要是來個大的一定吃不完。

不喜歡吃鰂魚的話可叫各種魚貝類的海鮮鍋,豬脊骨薯仔辣湯也不錯,如果你只愛吃肉的話。

要試韓菜,先看餐廳裡供應的小碟數量多不多,這家人一共給我十一碟。通常店裡會分給韓國客吃的,辣味較厲害,給中國客的相反,但這裡不管你是甚麼人,照上。

每次吃韓菜,一定叫他們的「卡納比湛」,即紅燒肋骨的意思。牛肉連骨,做得很地道,湯中還有紅棗以及當造的栗子。肉略嫌硬,是因為去的時候剛開店,再燉幾個鐘更好。

各類燒烤齊全,燒烤用的肉各家餐廳大致相同,只是醃製的方法不一樣,這裡的擔保一定正宗。

其他選擇有豆腐煲、泡菜煲、蒸牙帶魚、白蛤湯、手製麵、炒年糕、海鮮煎餅、石頭火鍋飯等等,味道絕對不會你失望。

2013/09/17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街7號

電話:2311 0133

每次看到雜誌介紹新的韓國菜館,總有興趣去試一試。這一家叫「秀」,是一對年輕夫婦在金巴利街上開的。

聽說這裡的招牌菜是炸醬麵,當然先來一碗。炸醬麵由中國傳去,在韓國開中華料理館子中,炸醬麵最受韓國人歡迎。像拉麵進軍日本,給日本人接納又發展一樣,炸醬麵也已成為韓國主要食物的一種,便利店中還有即食的炸醬麵賣呢。

但是這家人做的,很對不起,真沒有在韓國吃到的那麼美味。麵條雖不錯,但是醬中芡粉下得太多,像糊多過醬。蔬菜也不夠多,一般的用了大量的洋蔥,以洋蔥的辛辣中和炸醬的過鹹,另有一番味道。這家店,很可惜沒有做到這一點。見小夫婦們那麼努力地小本營業,想幫他們也幫不到了。

另一道招牌菜卻是精彩絕倫,那就是他們以手工包的泡菜餃子。和山東餃子的做法一樣,但是裡面除了肉碎之外,還有大量的泡菜,甚有咬頭,味道又調得極好。我每次試菜,食到水餃總是至多一兩粒,但那天在店裡,整盤泡是菜水餃幾乎是我一個人吃光。

古韓式年糕牛排肉餅同樣地做得出色。這道菜在其他韓國店沒有見過,是把牛肉剁成肉餅,再包在一條條的年糕外面,肉餅鬆化味美,帶著的甜味,說用的是古法,大概不像〈大長今〉中用飽熟的柿子汁去調味的吧?但隨便加了白糖,味道照樣好,這一道菜可向各位大力推薦。

酸甜辣冷麵是各種地道的韓國醬料拌出來的,麵的韌度淥得恰好,配上刺激的醬料,很刺激胃口。這碟麵另外還拼了炸餃子,皮炸得香脆,但不油膩,是特點。

店裡有個冰箱,放有各種由韓國來的飲料,看到一罐鮮梨汁,要來試試,味道甚佳,可解辛辣。

用韓語問老闆娘有沒有韓國土炮,說店裡還沒有酒牌,要我到隔壁的雜貨店去買,兩步路,何樂不為。酒醉飯飽,捧著肚子回家。

莊園

2013/09/16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街1號G舖

電話:2368 4606

如果要我推薦香港最正宗的韓國餐廳,「莊園」會是我首選。它躲在尖沙咀金巴利街G-1地下舖,招牌很不顯眼,一下子錯過,但此店已在這裡開了三十年。

我們當天四個人去吃,韓國式的小菜上桌,一數有十五種之多,都是非常的道地,除了典型的泡菜之外,有一種醬叫Tora-G的,是像人參般的根粒,我最愛吃。韓國友人也最喜歡唱這首民謠<Tora-G——Tora-G>,唱個不停。

要了一個牛腸火鍋,天氣冷的時候吃最舒服了,裡面有一大堆蔬菜和粉絲,牛腸則分大腸和粉腸,愈熬愈出味。加大量的鮮辣椒和辣椒,整鍋通紅,吃出一身汗來。

又叫具代表性的蒸牛肋骨,這裡賣的用石頭鍋上,裡面是六塊大牛肉,加上很多蘿蔔,湯很清,是蒸出來的效果,不像其他店用熬的,湯就濁了。在這裡吃這一道菜,即刻分出高低,不是一般韓國餐廳可比。

友人徐勝鶴要了一道Kom Tang,是牛尾湯,熬足十多小時,非常入味,一點配料也不加。湯呈乳白色,上桌時有碟鹽,自己加減,這才是最正宗的吃法。漢城有家牛尾湯老店叫「河東館」,和在這裡吃到的,味道不分上下。

醬螃蟹最惹味了,活生生地用甜辣醬醃製,和吃醉大閘蟹又不同。但吃的人肚皮一定要鐵做的,不然吃不消。

這條金巴利新街上開了好幾家韓國超級市場,韓國東西應有盡有,泡菜的種類奇多,要是你看到稀奇的,可以買後拿去「莊園」吃,店裡的人不會在乎,還很欣賞你懂得吃呢。

斬漸地,金巴利新街已成為一個小韓國城了,在「莊園」吃過後逛一逛,非常有趣。

當今流行的韓國產品是柚子蜜,沖來喝或就這麼當果醬搽麵包也行。還有很多飲品,像米漿就很特別,豆漿你喝得多了,應該嘗嘗米漿。罐頭中還有糯米糟的糖水,也是典型的韓國甜品。不然可買韓國土炮馬格麗,一紙包一紙包剪開倒來喝,當然沒有在韓國用鐵壺和碗喝起來那麼豪爽,也聊勝於無。

錦城飯店

2013/09/15

地址:尖沙咀堪富利士道5號

電話:2311 8636

在東京吃韓國菜,每一小碟泡菜都要算你的錢。香港真幸福,至今還能享受到韓國的老傳統,那麼多碟泡菜,都是店裡奉送的。

在尖沙咀堪富利士道的韓國「錦城飯店」的泡菜一共有十一碟:最主要也是最少不了的是白菜金漬,接著是把蘿蔔切成丁的角蘿蔔金漬。水金漬是把菜泡在辣椒水中,主要是喝它的酸湯。腐皮和蔬菜,蔬菜拼盤中有大豆芽、菠菜、菜乾三種。黑豆和日本的一樣,用糖醃製,很甜。涼粉乳白色,加麻油食之。韓式粉絲是透明的,像把中國粉絲放大十倍。熱的沙甸魚煮蘿蔔有點腥。乾江魚仔好吃得多。甜魷魚絲沒甚麼特別。這十一道小菜完全免費。

我看到菜單上有漬魚腸,還想點,但侍應說已賣光,漬魚春好不好?韓國魚春,有如日本的明太子之類,不出奇,我不要。她又問有漬蜆,是韓國運來的。大喜,要了一點。吃後只覺一味死鹹,鮮味不足。

我到韓國店,通常叫來叫去只是蒸牛排骨、牛尾湯、生牛肉、牛腸煲等等,烤肉是不吃的。我認為一塊塊烤沒甚麼意思,正宗的韓國烤肉是將牛肉醃漬後,整碟倒在龜背鐵鍋上烤,豪氣十足,香港少見此種做法。

這次去看到牆上黑板寫了一些韓文菜單,請侍應逐一解釋,要了三個菜。

第一個是炒新鮮人參,新鮮人參味道苦苦地,嚼完流出甘甜來,通常就是那麼拿來蘸蜜糖吃,炒的我還是第一次嘗試,用大量的辣椒醬炒之,還不錯,要是你敢吃辣的話。

第二道是白灼豬肉和泡菜及灼白菜一齊上的。白灼豬肉切片後有點像我們拜神豬肉。

有三道是湯,燉牛尾清湯吃得多,用薯仔來煮牛尾倒是第一次吃,味道不錯。

其實到「錦城」去,吃它的泡菜金漬已值回票價,和別的韓國餐廳不同,是用一大片白菜葉包起來的,而這種白菜像和椰菜混種,較香較甜,裡面包的是醃漬過的蘿蔔片、雪梨片、栗子片、魚刺身、生魷魚等等,口感一流。

梨花園

2013/09/14

地址:尖沙咀加拿芬道25-31號國際商業信貸銀行大廈8樓

電話:2722 6506

「梨花園」是家老字號的韓國館子,最初在東英大廈,是香港消費最高者,有伎生陪酒,令客人使盡腰間錢。現在成為正正式式的韓菜,沒有了女人味,食物還是全港最正宗的,價錢已相當大眾化了。

不明白為甚麼還有那麼多人喜歡去低級韓食,也許,只吃烤肉,沒有甚麼分別。

但是,除了烤肉,「梨花園」的水準要高出其他人家數級,單單它的泡菜,一看顏色就知道不同。

「梨花園」的特點是它的小菜諸多,一個客人送上五六碟。分韓國人吃的和本地人吃的兩種,你去的時候一定得說明要前者,後者淡得不得了。

我到「梨花園」從來不喜歡叫烤肉或人參雞,它的特點在海鮮辣湯、生牛肉、燉牛骨肉等等。

用菜葉包來吃的食品,種類也很多。

如果喜歡麵食,它有冷麵,我卻不推薦,韓國麵條相當硬. 冷冰冰、酸溜溜的湯,也不是各位能吃得慣的,可是韓式撈麵倒是一絕,花生辣椒醬和泡菜亂攪一通,極能盪胃。

一平安麵屋

2013/09/13

地址:尖沙咀加連威老道幸福中心地庫B1

電話:2722 4826

在尖東幸福中心的地庫B1,有家「一平安麵屋」,地方很難找,但是中午和晚飯時間也擠滿人,而且是日本客居多。

做日本菜,日本人要是不來吃,好極有限。從前好景,到大壽司舖去簽公賬,現在一般小職員都擠在這裡吃碗麵算數。

「我們已經開了二十年。」老闆娘渡邊逸子說:「我爸爸來香港三十多年,我在這裡長大,雖然中國東西吃得慣,但還是懷念日本拉麵。自己不會做,回到東京請了幾位大師傅日夜地教我,學了整整半年,才敢在香港開店。」

試過店裡的豉油拉麵,覺得味道還是淡了一點,但是日本朋友叫的廣東麵,就和日本的一模一樣。

原來日本人認為的中華麵,芡汁一定濃厚得一塌糊塗,大量的炒了蔬菜往麵上一倒就上桌,名副其實地叫為An Kake,「鋪上一層獻粉」的意思。

去試的當天是年三十,單單請吃麵好像過意不去,雖然三個人,也叫了很多東西。

等待的時候看日本報紙和雜誌,這是小食店的傳統,客人不但在等菜時閱讀,大多數人更是一面看一面吃的。

這家人的日式炒蜆做得不錯,用牛油炒,是碟下酒的好菜。

另叫一客鐵板豆腐,也很入味。

看見餐單上有燒鳥,一客兩串的烤雞味道普通,烤雞球就好吃得多。

炸豬扒的豬肉很薄,這是迎合中國客胃口造成,在日本吃炸豬扒,一定一大塊地,厚得很,配菜中用的是西洋生菜絲,日本吃法卻非椰菜不可。好在淋上豬扒上的醬汁十分地道,還像個樣子。

麵吃不夠,再來一客炒麵,把豬扒汁澆在炒麵上,味道就更接近在日本吃的。

至於飲品,啤酒太填肚,我們各要了梅酒,溝著蘇打水,又加冰,一大杯地和啤酒差不多,杯底的那兩三粒醃梅,才最好吃。

埋單時,覺得很便宜,當今只有這種價錢的小店才能繼續生存。

五味鳥

2013/09/12

地址:尖沙咀加連威老道92號幸福中心LG5

電話:2367 8519

「我要去一間真正有日本味道的燒雞店,去哪裡找?」朋友問我。

蘭桂坊、銅鑼灣開了好幾家,但都太香港化了,答案是在尖沙咀東部的「五味鳥」。

燒雞,日本叫燒鳥,甚麼雞都變成鳥。

通常,小店字號多叫「屋」。「五味鳥」(Gomitori)千萬別叫成「五味屋」,因為「五味」讀成Gomi,和垃圾的Gomi發音一樣。如果你記錯,說「五味屋」(Gomiya),聽起來便是倒垃圾的人了。

「五味鳥」的老闆娘是一個中年婦人,她十多年前跟一家日本餐廳的班底來了香港,從此住下,開了這麼一間地道的小館子,你一進去,就像走進新宿或新橋的燒鳥屋一樣,客人都是日本人,十足日本味。

老闆娘的日語叫「女大將」(Okami),這位老闆娘真的有點大將之風,矮矮胖胖地指揮,穩如泰山。

中國人比較愛吃的燒雞部份是雞翅膀,日本人叫做手羽燒(Teba Yaki)。「五味烏」做的手羽燒真是一流,肉質柔軟,用手指撕來吃,慢慢細嚼,不能說是天下絕品,但也另有風味。

燒內臟如雞肝、雞心等也很受中國客人歡迎。日本人在戰後貧窮,開始吃內臟,以前是不敢碰的。在燒鳥店裡說甚麼心呀肝呀,不嚇死他們才怪,所以日本人把它美名,叫做「荷爾蒙燒」(Horumon Yaki)。

在香港吃燒鳥,比日本燒鳥好吃,因為日本人吃不到新鮮的。他們一切都是冷凍,吃雞時看不到全雞,雞店裡賣的雞,都是一盤盤的,分胸肉、翅膀和雞髀等部份,有些店還把雞屁股排成一大盤,整整齊齊地數百個,個個都望著你笑呢。

今晚又去試吃,店開在地牢,完全沒有重新裝修過,牆壁上寫著菜名的木牌子,已被煙燻黑,還是擠滿人,都來自日本,難見香港客。

老闆齋藤徹,看見我笑嘻嘻,我們相識多年,已是老朋友。

「五味鳥」的另外一道招牌菜,叫五味丼,大家都知道這個井中加一點的日文,是代表飯上鋪上菜餚的意思。

這裡做的,有兩串雞肉,一串雞肝,烤得香熟,再淋上甜醬,特別好吃。有些不喝酒的客人,上完班後來店裡吃一碗五味丼,回家睡覺。這些人有的是沒有老婆的;有的有老婆,但老婆不肯燒飯的。

但是大部份客人都來這裡喝酒,壁上貼的許多名貴清酒的招牌,都沒有貨,賣的是極廉價,老百姓喝的普通酒。燒雞店一向是平民光顧的地方,不會牛喝大吟釀。

燒酎是我們的孖蒸,多數用番薯釀,更受歡迎。這裡的燒酎種類極多,很少人就那麼淨飲,溝了其他飲品當雞尾酒,齋藤做了一杯溝咖啡的請我,也很特別。

「開了多少年了?」我問。

「二十多。」齋藤回答,又烤了一串雞肉丸請我。吃了一口,與別不同是加了雞軟骨在裡面,那麼花心思,這家店,開多二十年,也沒問題。

瑞士餐廳

2013/09/11

地址:尖沙咀赫德道12號地下

電話:2191 9197

躲在尖沙咀赫德道小巷中的「瑞士餐廳」,一直想去光顧,今天特地到訪。

原本是開在太平洋酒店裡的,主廚黎啓德Max Liechti退休後找到這裡經營,把原店裡的裝飾都搬了過來,裡面還是給客人一個很舒服的家庭感覺。

黎啟德來港後任職於半島酒店,長居到今天,問他甚麼理由讓他留下,他回答說:「你找一個比香港更好的地方給我看看。」

一年到尾都不放假,黎啟德一直守在店裡,除了星期六下午。他說:「星期六下午,我去吃別的餐廳。」

瑞士菜有甚麼特徵,哪一種最好吃?沒試過的人都以為只有芝士火鍋Fondue。其實Fondue也有多種,把橄欖油燒至冒煙時,用燒叉叉著牛肉方塊下去炸的,也很美味。至少你自己可以控制生熟,不像一般西餐店裡把肉烤得太老。

牛肉火鍋的配料很多,各種酸蔬菜、咖喱粉、辣椒醬等等,可以隨著當地食材變化,這家人加了一道韓國泡菜的,也很醒胃。

芝士我愛吃,最初不敢,強迫自己試過又試後,打開了一個芝士的世界。瑞士芝士火鍋中滲了強烈的果實酒,更令我著迷。當然,最好吃的,是最後剩下的那層燒得猶如飯焦一樣的皮,比煙肉有過之而無不及。

另一道瑞士名菜是煎芝士,在傳統的餐廳是煎一片給你吃一片,吃到你喊停為止,這裡賣的是一碟碟上的,也有可以「任食唔嬲」的套餐,叫這道菜時請侍者煎焦一點,才更好吃。

見餐牌上有白色蘆筍,季節不對呀,原來是產自中東。試了,當然沒有法國鄉下種的那麼鮮甜,但也吃得過。

之前,還要了鹿肉Deer Carpaccio。生吃鹿肉你沒吃過的話可以試試。

典型的瑞士甜品是用朱古力慕絲做成一間小屋,淋上櫻桃酒,叫為Swiss Chalet。

見到幾個瑞士客人,不吃火鍋,叫了牛扒羊扒之類,份量很大,東方人怎麼也吃不完。價錢非常公道,是一個值得推薦的好去處。

AQUA

2013/09/10

地址:尖沙咀北京道1號29樓

電話:3427 2288

我對所有流行設計的餐廳,都有所保留。食肆最重要的是吃,而不是看風景,東西難於嚥喉的話,一切免談。

去過好幾間開在大廈頂樓的,都證實了它們食物的低劣,尤其是半島酒店那家,雖為名師菲律·史塔設計,但是天真的小孩子都說難吃到極點。

所以當好友建議去北京道一號頂樓的Aqua,心中先打了一個結。

Aqua已成為城中的熱門地點,每晚滿座,訂房間時除了報姓名,還得獻上信用卡號碼,遲到或不出現,錢照扣。敢這麼做的餐廳,香港沒有幾家。

一入門,便發現燈光相當的幽暗,電梯口有一級台階,服務員必先聲明,可見之前有很多客人絆倒。

走進裡面,就知道黑暗的氣氛是營造來觀賞夜景的,對著港島的高樓,從屋頂上發出雷射激光,讓初次抵步的顧客感到震撼,目的是達到了。

大廳坐滿,外籍客居多;樓上還有一層給等候的人喝酒談天,俊男美女聚合。

我們被帶入一個廳房,玻璃鏡的反射,令到狹小的地方看起來寬大,房間分兩種,榻榻米式坐在地上的和坐椅的,都能看到窗外的夜景。

但是食物呢?講得大半天為甚麼不談吃的?這裡賣的是日本料理加上意大利菜,兩種時髦人喜愛的時髦食物,做得好嗎?

人一多東西就可以叫多幾樣,我們先來雞泡魚乾、枝豆等小食,再來刺身頭盤,後面有人叫牛扒,跟著日本炒飯和意粉,以及各種爐端燒,像雞翼、牛舌等。照菜牌的價錢來看,是合理的。

刺身很新鮮,其他的菜出奇的好吃,是個意外的驚喜,那麼多種菜,樣樣都有水準,除了意大利海鮮飯做得失敗之外。

甜品有每一樣來一點的拼盤和八類雪糕,和料理同樣精彩。

Chesa

2013/09/09

地址:尖沙咀梳士巴利道半島大酒店1樓

電話:2315 3169

應酬歐洲到訪的朋友,吃了多天中菜,想轉換口味。想起很久沒有光顧半島酒店一樓的瑞士三餐廳「Chesa」,決定前往。

餐廳的裝修十年如一日,平平實實,像走進歐洲人在鄉下的家中吃一頓飯般親切。

先來客前菜Raclette du Valais,一碟賣一百四十八大洋。Raclette由法文動詞racler演變出來,是「刮」的意思。這味菜的做法是把切成半圓形的芝士用慢火烤溶,然後用刀把溶掉的的芝士刮下,跟馬鈴薯、洋蔥等配菜同吃。瑞士人比較認真,出品了專做Raclette的儀器,下面的支架把芝士位置固定,上面是個熱力適中的電烤裝置,焦度完美。

經理林小平前來招呼。

「百業蕭條,生意有影響嗎?」我問。

「還過得去。以前日本人只懂到『嘉麟樓』吃中菜,近年開通了,又勇於嘗試,我們便多了一群日本客支持。」

「是遊客還是駐港的日本人?」

「兩者都有。本地的日本人還知道這裡的份量特別大,懂得叫一份,分來吃。」

再點了牛仔肉腸和豬肉腸各一客,都做得不錯。

另外要了個基本的芝士火鍋Fondue Vaudoise。Fondue源自法文fondre,解作溶化。芝士火鍋是瑞士農民的傳統食品,為了物盡其用,把硬化了的芝士溶掉,加酒和調味,用來配搭乾癟的麵包。食完緊記請侍應把黏在鍋底燒焦了的芝士刮下來,此乃這道菜的精華。

甜食中最受歡迎的有巧克力瑞士屋。

「為甚麼餐牌少了那個用蛋白跟糖焗成的脆餅、栗子蓉和鮮忌廉做的甜品?」

小平兄答得輕鬆:「你喜歡的話,隨時做給你吃。菜單要更新,刪去這個典型瑞士甜品,騰出空位放別的選擇,反正熟客都知道可以特別要求廚子做。」

值得一提的還有半島酒店相當齊全的酒牌。餐酒價錢由數百元到過萬元一瓶,任君選擇。

好的餐廳百食不厭,「Chesa」的招呼一流,食物可口,環境又少了一般大酒店西餐廳的侷促氣氛。這頓飯食得舒服,值得在此重提。

THE STEAK HOUSE

2013/09/08

地址: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8號香港洲際酒店地庫

電話:2313 2323

每一種菜,都有特色。與其做得不倫不類的邦交Fusion,絕對不如地地道道,吃得充實,我們叫為Wholesome。吃牛扒也是一樣,要注重充實,從前的麗晶酒店。當今的洲際裡的THE STEAK HOUSE,就是Wholesome食物的代表。

牛扒有美國牛和澳洲和牛的分別,後者當然烤得又軟又香,但有些人嫌和牛品種的肉味不夠,那麼叫美國肉眼牛扒好了,喜歡有點咬勁的客人,更會愛上。

這家店有趣的是,給你十種不同的刀切牛肉,每一把的設計都很漂亮,不是因為切不動才用那麼鋒利的。

牛扒不經過醃浸,就那麼整塊的拿去炭烤,所以要有一點調味品。當今流行撒海鹽,它有八種不同味道的純海鹽給你挑。

除了鹽,有些人愛點芥末,種類比海鹽更多,一共有十二味。

牛扒當然是末端那塊帶肥的肉味道最佳,但已有很多人不敢吃。如果你喜愛,可請師傅替你把這個部份烤得焦一點,像吃豬油渣一樣。這塊牛油渣另有風味。

連肉也怕吃的人,可以點蟹餅,這裡做的全是拆開的蟹肉,不加粉,味道不錯,也有吃牛扒的人把它當成前菜。

他們的前菜,另有鵝肝鴨肝,加上不同味道的芝士。不然到沙律吧去,自己挑選愛吃的蔬菜,也是這家店的特色,在牛扒旁邊只有一串串小番茄,不多加配菜。

吃魚的話,可點鱸魚,塊頭和牛扒一樣大,烤得功夫到家。大廚田家明樣子看起來年紀輕輕,但已做了十四年,烤肉和魚都不會過火。

甜品的選擇不多,你去的話最好叫他們的軟心熱朱古力蛋糕,個頭大得驚人,有一整大碟那麼巨型,上面添了一粒大雪糕。一個人吃是一定吃不完的,但是非常好吃,每位一個,剩下的打包回家。

新裝修後,生意滔滔,把本來在一邊的候客室也改為座位,才容納那麼多人。怕擠的話,最好是中午去,客較稀,但也得訂位。

JIMMY’S KITCHEN

2013/09/07

地址:尖沙咀亞士厘道29號九龍中心地下C及C1舖

電話:2376 0327

香港人最喜愛、最熟悉、最親近的西餐廳叫甚麼名字?

你猜對了,是我們的老友「JIMMY’S KITCHEN」。

「占美」由一九二八年開始在在灣仔開業,接著九龍設了分行,之後搬過了好幾次,但是一直保持著它的風格和水準。

東西非常好吃嗎?比起許多地方,它不能算特別,用英文的Wholesome來形容是最適當不過,中文找不到詞眼,只是意譯為色香味皆佳,價錢便宜。

永遠不改變的是,「占美」的桌子上一定擺著一碟用白醋浸著的紅蔥頭,任君食用,其實並不好吃,用來開胃罷了,但吃吃會上癮,我一想起,便上「占美」去。

那裡的老夥計也是不變的,我們可以隨意地用廣東話、上海話或國語點菜,他們的記憶力特強,十幾個人的要求,絕不弄亂。現在「占美」也請了多名「鬼佬」侍者,外國客人用洋文可以找他們叫菜。

別以為價錢公道就沒有好料,「占美」照樣有上乘的牛排、龍蝦、生蠔、火腿和龍脷、洋蔥湯、海龜湯等,如果你陪愛吃西餐的朋友去,而自己不喜歡吃的話,這裡也有好幾味中菜及東南亞一帶的小品,要不然可以試它的印度咖喱,做得不錯。

在「占美」,香港人可以養成對西餐習慣的第一步,年輕人收入不多的時候,到它那裡約會拍拖。經濟和年齡漸漸成長之後,到「占美」同系列的「Laudau’s」去。

如果你對「占美」有興趣,可以買一本關於它的書,裡面有許多香港的懷舊照片,還有「占美」的食譜,但是不教你洋蔥醋是怎麼泡的。

香港有許多不變的東西,中午的響砲、渡船、山頂的景色等等,「占美」是其中之一。它陪著我們成長、戀愛,看到下一代。到「占美」去,在客人中可以看到以前的我們,也可注意到以後我們將會是怎麼一個樣子。

「占美」的口頭禪是:「如果你滿意的話,告訴你的朋友,要是你不滿意,講給占美聽!」

Gaddi’s

2013/09/06

地址:尖沙咀梳士巴利道半島大酒店1樓

電話:2315 3171

這家香港最古老最傳統的西餐廳,到現在還是不肯用一個中文名字。「Gaddi’s」是紀念半島酒店的第一任總經理——瑞士人Leo Gaddi而得來的。

一些吃不慣西餐的朋友常不屑地認為「Gaddi’s」沒甚麼大不了,東西又貴又難吃,氣氛太過高竇等等。

也許有他們的理由,或者他們有過不愉快的經驗;但「Gaddi’s」有它優良的傳統和水準,這一點永遠是不會被抹殺的。

「Gaddi’s」主要是做法國菜,而法國菜一定是看當天有甚麼最新鮮的材料,就做甚麼菜式出來。

不常光顧的朋友去到「Gaddi’s」,不妨請經理或領班過來,好好地和他們去商量,不懂就不懂,不必有甚麼心理負擔,反正法國菜花樣那麼多,大多數的中國人誰會記得?請教他們,他們反而覺得高興和驕傲,絕對不會因為你不懂而看輕客人的。

非說明幾個菜,不放心的話,要是當天有龍蝦,倒可以介紹你叫生吃的Lobster Tartare With Caviar來當頭盤,絕不會讓你失望。湯叫鵪鶉蛋也不錯,主菜來個牛排Angus Beef Tenderloin With Glazed Wood Mushrooms In Armagnac Sauce,最保險不過了。

雖然他們說不一定要訂座,但是到高級的西餐廳,先打個電話是互相往來的禮貌,我認為要去就得訂位,臨時進去的話,不如走多幾步,到尖沙咀菜市去吃雲吞麵。

「Gaddi’s」的心臟在他們的酒窖,這裡你可以叫到世界上第一流的紅酒,有些是只能在拍賣行找到的年份的,「Gaddi’s」的酒牌上不愁沒有。吃這裡的菜,貴極有限,但是點的酒,則是差一點就sky is the limit地無界限了。

當然是要穿西裝打領帶才能進去,有些客人還隆重地穿著晚禮服。

記得有一次邵爵士臨時叫我去那裡吃飯,當天天冷,我穿的是唐裝長袍,侍客面有難色,六先生向他說:「你對中國的國服有甚麼異議?」結果破例地讓我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