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3-灣仔’ Category

泉昌

2013/07/19

地址:灣仔灣仔道150號D舖(從巴路士街進)

電話:2575 8278

要找臭豆腐吃,想起從前在勝利道口有一檔無牌小販,味道奇佳,有一天經過時,看見一個食環署人員,凶惡地向小販喝道:「你開一次,我告你一次,告到你變乞兒!」

當年還火氣盛,跑過去大罵那傢伙,還送了些錢給小販,但他死也不肯收,後來就沒再看到他了。

旺角的那家常遭投訴的,我也一直寫稿支持。時常特意經過,見生存了下來,老懷歡慰。

還是銅鑼灣白沙街的李小姐本事。她人聰穎,當年賣臭豆腐,還拿了一個手提電話,一面談生意,一面走鬼避警察。

當今,她已成為一個供應商,在工廠製造臭豆腐賣給各家大餐廳,對在白沙道時旁邊賣魚蛋的檔口更是愛護,每天送貨。

目前賣魚蛋的,也正式領了牌照,在灣仔道的一個小巷口開檔,名叫「泉昌」。

雖然原材料不是自己做,但是有李小姐的才華支持。「泉昌」的臭豆腐還是聞名的,如果你到灣仔道一百五十號附近找不到的話,隨便問問街坊,大家都樂意告訴你。

炸豆腐的爐頭很小,每次只能炮製十件左右,午飯時間是要排長龍的,那麼辛苦做出來的小食,也不加價,每件賣十塊錢罷了。

店主夫婦除了賣臭豆腐,也做回本行拿手的魚蛋。所謂魚蛋檔,當然不止魚蛋一味,基本上賣的東西和車仔麵一樣,他們的炸大腸、咖喱魷魚、煎釀豆腐等等,也做得極出色。

今天光顧,在小巷的一張桌邊坐了下來,要了一碗油麵。不加湯,上面鋪著滷水炸豬皮、豬紅、牛腩和蕹菜,淋上很濃的甜醬和辣椒醬,就那麼拌著麵吃,一下子掃光,這時再請店主送一點湯,滲於碗底剩下的醬汁。這碗湯,比甚麼豬骨或大地魚熬出來的更美味。

「這裡時常接到食環署的告票的。」店主說。

「告你的臭豆腐?」我問。

「不。」他說:「告在這裡擺桌子。」

小巷嘛,沒阻礙交通,告來幹甚麼?雖說要向上頭交代,又有規定,但是做官的,為老百姓,一隻眼開,一隻眼閉,才是好官呀。

RO CHA MOO YANG

2013/07/18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87號AB舖

電話: 2529 6378

在香港,甚麼泰國菜皆能吃到: 曼谷的、清邁的,各家泰國餐廳都找得到。唯一缺少的,也是我最懷念的,是街頭小吃。

那天在灣仔,走遍了大街小巷,想找一家可以吸引我走進去的食肆,但都沒特色。正要放棄吃中飯時,給我看到了兩個很小的舖面,賣著現成的熟食,有炸豬肉、煎魚、肉類串燒等,和泰國小販賣的一模一樣。大喜,即刻坐下。

像到了泰國不會用泰語,只要指手畫腳就是,望著玻璃櫥櫃中的食物,我向笑盈盈的泰國侍女說:「一。」

一,英文One,意大利話Uno,韓語Hana,泰文就是Nuo了。

她即刻會意,拿出那一大塊皮炸得脆啪啪的豬腩肉,斬了一份給我。吃進口,果然粗糙得痛快,又香脆,一碟炸豬肉連皮,給我吃得乾乾淨淨。

接著又指櫥窗中的雞蛋卷,以冷食方式上桌,我又不一定是吃熱東西的人,一點也不在乎食物是不是涼了,即吞進口。啊,發現蛋中還有很多小蝦,加了蔥和蒜,好吃得很,原來街邊小食,也可以那麼花功夫去做。

口渴了,要一杯龍眼水,這裡做小販生意,沒有高價椰青,龍眼水煮得濃,好喝。

櫥窗中還有一尾尾的煎魚,要了一客,點著又甜、又鹹、又辣、又腥的紫色醬吃,不是高價魚,也可口。

見有其他客人坐下,是泰國人。這裡雖然有香港的白領光顧,但多是泰國自己人,當然是他們認為正宗,才來吃的。

看他們叫的是鴨肉河粉,也要了一碗。鴨肉燜得爛熟,不錯!如果不下河粉或湯的話,乾的鋪在飯上,像吃海南雞飯一樣,是泰國鴨飯。

甜品要了一個香蕉葉包紮,再拿去烤的東西。打開一看,裡面是甜糯米飯,包著的餡像潮州人的芋泥,很特別。埋單,便宜得要命。

「店租那麼貴,做得了嗎?」我問店裡的人。

「做得了。」侍女又笑著回答:「但是要做二十四小時,日夜都開。」

蝦麵店

2013/07/17

地址:灣仔蘭杜街2號地下4號

電話:2520 0268

去過南洋的朋友,嘗了當地的喇沙,愛上此味,問我說香港有甚麼地方可吃到?

我這個老牧童遙指了灣仔蘭杜街二號的「蝦麵店」。

店主沈國強先生樣子非常斯文,不似一位開館子的人。他的太太是主廚,像小學教師多一點。兩位最近由外國回流香港,經營了這家小店。

這裡的喇沙湯底用椰漿和骨頭熬出,是我在香港吃過最好、最像樣的。

有米粉和麵的選擇,配料則分幾款,海鮮最貴,不過也只賣五十八塊一大碗。不然可叫雞肉的五十三塊,魚蛋、貢丸、墨魚丸和魚片則是四十八元。

可惜,沒有螄蚶。

喇沙的妙處在灼得很生,還是血淋淋的螄蚶肉。小螄蚶最美味,大型的在日本壽司店叫赤貝,肉爽脆,香味則不及小的。

「在香港入貨不容易。」沈先生說。

我也了解,螄蚶只在九龍城的潮州雜貨舖中見過,而且不是一年皆有。馬亞西亞人將殼剝了,只剩下肉,冷凍後輸出,味道很鮮,可以解凍後放進喇沙中。沈太太親切地說下次一定打來給客人吃。

其實這家人做得最出色的不是喇沙,而是蝦麵,所以這店名也叫「蝦麵店」。

湯底是用海蝦的頭和殼,加豬骨,以及種種香料熬個數小時才完成。麵上有一隻大蝦、幾片豬肉、芽菜和空心菜等。

先喝了一口湯,顯然濃度適中,有正宗的南洋蝦麵味道。當今在新加坡,阿貓阿狗也出來在熟食中心開檔,有些還不如這裡的好吃呢。蝦麵也有種種配料可選,一碗四十五塊。

另有一種很特別的是滷麵,福建人做得最好,也能在店中吃到。

不愛海鮮的客人可叫豬骨雞絲湯底的麵類或米粉,我則嫌它太過平凡。

請沈太太來一點辣椒醬。啊,真是不錯,又濃又香又辣,是加了蝦米炒香的。建議他們夫婦裝入玻璃樽中出售,一定賣個滿堂紅。

餃子源

2013/07/16

地址:灣仔皇后大道東259號

電話:2838 8486

每次經過皇后大道東,都看到零零丁丁的一家中國裝飾的舖子,一直想去試試。今天和住在灣仔的陳永康相約,問他附近有甚麼好吃的店,他帶我和兩位同事去的,就是這家「餃子源」。

師傅也是老闆,名叫王宗源,以為他是北京人,他說:「山東漢子。」

「那麼會不會做山東大包?」我對山東大包最有興趣,名副其實的大,大得像一隻女人的鞋子。

「那要花很多功夫。」王宗源說:「我們店小,不能太多花樣。」

既然花樣少,我們一共四個人,就把店裡的東西都叫來吃。人多,就有那麼一個好處。

「先來鮮肉韭菜餃吧?他們做得最好。」陳永康說。

即刻叫了,還要白菜餃和牛肉餃。

北方餃子,是煮熟後撈起放在碟上,湯另上,和廣東水餃不同。我最喜歡湯分開的乾撈,正合我意。韭菜餃一吃,鮮得不得了,味道極濃。相比起來,白菜餃就遜色,而羊肉餃,則嫌羶味不夠。

「做得如何?」陳永康問。

「很好。」我說:「而且餃子皮的四周是薄的,只有中間部分的二分之一的厚度,合起來,煮了才不會皮熟邊生。」

「原來有這種奧妙。」陳永康還是第一次聽到。

見有五香驢肉,也來一客,是從山東燜熟了空運來的。大家都說驢肉最香,我還是寧願吃羊肉。羊肉最有個性,並非其他肉可比。

山東手撕雞很軟熟,回滷豆乾也不錯。

吃山東菜,豈能無酸辣湯?各人都要了一碗。的確夠酸,但像我這種吃慣泰國菜的人,覺得不是很辣。

麵食方面,則叫了炸醬麵,熱的和冷的各一碟,吃起來沒甚麼分別。但炸醬味重,肉末雖不多,也好味。從前的人窮,應該沒太多肉的,這才是原汁原味。

益新美食館

2013/07/15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48-62號上海實業大廈地下

電話: 2834 9963

益新是一個老字號,從六十年代創立,開在駱克道。後來先後搬在利舞台、跑馬地開店,生意滔滔,沒訂位就不用去,但老闆年事已高,又碰上沙士,就結業了。

現在軒尼詩道上這家,由兩位舊老闆的子女召集老夥計,再攻打天下。

吸引我去的是看到他們有一道叫「家鄉灼雞雜」的懷舊菜。當今活雞檔已少,新鮮的雞雜不多,好在這家餐廳生意奇好,才有那麼多雞雜供應。凡是新鮮的食物,最好別太加工,簡簡單單的白灼已把原味帶了出來。喜歡吃內臟的人有福了,才賣七十八塊錢一客,非常公道。

好友陳永康請客,他有一句名言:人多才妙,東西也可以叫得多;吃不完,最多打包。但此君胃口奇大,永遠叫那麼多東西,永遠全部打包進肚裡,和他吃飯是一大樂事。

當天叫的,計有四籠「古法灌湯餃」,每籠兩個;八位,各一個。「鳳凰焗魚腸」,香噴噴地上桌,一下子就吃光。

「大良炒鮮奶」炒得不焦是難事,這裡的大師傅是順德人吧?

「鹹魚肉餅」在別處蒸的居多,這裡用煎,每片很小,像塊餅乾,容易下喉。

「花彫蛋白蒸中蝦」很精彩,蝦的甜味進到蛋白之中,蛋白比蝦好吃。

「椒鹽雞翼」大家喜歡,我就不敢領教了,寧願吃「家鄉煮米粉」,這道菜可真美味,米粉把魚湯吸入。吃出癮來,一連吞了三碗。還不夠,又叫了一碟「乾炒河粉」,牛肉的吃得多,改一個海鮮的,因為炒的技術高,河粉本身已好吃。海鮮雖沒牛肉那麼合襯,但又有另一番風味。

蒸魚上桌,說是杉斑,我對石斑沒有甚麼好感,罷吃,要了一碟「淮山雞紮」來送酒。

甜品有「欖仁馬拉糕」、「鮮奶馬豆糕」、「圓肉桂花糕」和「香滑流沙包」,都不錯。埋單時給我搶過來一看,連酒一共二千多,那條沒味道的杉斑差不多八百,如果不叫的話,才一千多,不貴不貴。

金鳳茶餐廳

2013/07/14

地址:灣仔春園街41號

電話:2572 0526

在上環孖沙街吃完「生記」的粥之後,再去灣仔春園街的「金鳳」,變成我生活中一個很好的清晨節目。

「兩個地方相隔那麼遠。」朋友問:「怎能拴在一起?」

「想吃得好一點,距離不是問題。」我懶洋洋地回答:「這是愛吃東西的基本道理。」

為甚麼那麼多茶餐廳不去,偏偏要選中「金鳳」呢?最大原因,莫過於他們的奶茶。

「但是你不喜歡甜的東西,對牛奶也從來不去碰的,為甚麼會喝奶茶?」朋友又問。

理由很簡單,一種食物做得出色,就像一個很聰明的其貌不揚女子,接觸了便會愛上。

「金鳳」一早在門口就有條長龍,大家排著隊買他們的出爐麵包。店不大,後面卻領有食物製造牌照,設有完備的烤爐。

眾人喜歡的是他們的菠蘿包。所謂的菠蘿,和鳳梨一點也扯不上關係,只是皮上畫了幾道交叉斜紋,外表像罷了。

如果單單叫菠蘿包,即是沒有餡的甜麵包。點菠蘿油的話,裡面通常夾著一片很厚的牛油或芝士,再有一塊火腿或午餐肉,份量頗大,吃一個就飽。

時髦女子愛到裝修雅致的麵包店買蛋撻,但味道絕對不如「金鳳」這類的老舖那麼好,來這裡的客人,才懂得吃。

做得最出名的當然是它是凍奶茶。

和別的地方有甚麼不同?試過即知。

第一,香。

第二,濃。

第三,滑。

第四,從不加冰,故滋味不會調淡。

「金鳳」的門口有一個大冰箱,裡面裝滿一大罐一大罐的奶茶,客人一叫即由塑膠罐中倒出來上桌。

如果你到店的後面去,便會發現另外有兩個同樣巨大的雪櫃,都是做好待凍的奶茶。

「一天賣多少杯?」我問。

老闆娘笑嘻嘻地回答:「兩百。」

「才兩百杯?」我又問。

「一個早上。」她說:「下午不算。」

茶餐廳人人會開,我一直在說,但是非有主角不可,像「金鳳」的凍奶茶。

KHANA KHAZANA

2013/07/13

地址:灣仔盧押道20號其康大廈一字樓

電話: 2520 5308 / 2520 5408

敬逝者,欲食齋。香港的那麼多家素食館,都是些齋叉燒、素蝦餃之類,菜名惡毒的食物,心中吃肉,已不是甚麼素了。真是討厭。

好歹找到幾間不用假肉假魚為名的食肆,但都是吃之無味,淡出鳥來的一般齋菜,實在氣死人。

在香港就有那麼一個好處。不是中國齋,可找西洋或中東的,雖然都不美味,至少省了個俗不可耐的叫法。而且,最令人驚喜的是印度齋了。

印度一向有食素的傳統,也並非完全為了宗教,我在班嘉羅住了六個多月,為了拍一部電影,遇到的老虎馴獸師驕傲地向我說:「蔡先生,我是不吃齋的。」

原來,他是有身份吃肉。素食,只因為是窮。

窮人到底多,但也不表示他們不快樂,結果是燒得一手好齋菜。今天去了灣仔盧押道上的一家叫KHANA KHAZANA的,就得到意外的驚喜。

每天中午不同的自助餐,花樣很多,鹹的甜的皆全,還特地為客人煎了一塊包薯仔的印度薄餅Dosa,配以椰子醬和辣椒醬吃,真是一流。單單這一道,吃了肚子已半飽。

當然印度餐包的Roti、Nahn、Paratua和Tawa都是免費奉送的。

不吃自助餐,叫咖喱也行,有雜菜、黃豆蓉、豆品、椰菜花等等選擇,也有印度的農家芝士咖喱,要是你當芝士也是齋的話,芝士應該是的,佛祖在菩提樹下吃的也是芝士呀。

印度人炒的麵也非常好吃,我尤其喜愛,它很靠醬料,所以有沒有用味道不同,這裡也有印度炒麵可叫。

Biryani是印度飯,炒完再焗,很可口。另外有Basmati,米粒很香,有豆仁味,Pulao則是用牛油和香料炒的,若不當牛油是齋,可叫餐廳用椰油來炒。

甜品的種類並不多,只有Gulab Jamun,那是一種用麵粉搓成圓形的東西,炸後浸在甜死人的糖漿中。其他有甜米條和紅蘿蔔麥蕊布甸。

Istanbul Express

2013/07/12

地址:灣仔駱克道66號

電話:2865 0066

我是個羊癡,又想起吃羊肉,有甚麼地方好過中東菜?羊食居多,土耳其人也大吃羊肉,到伊斯坦堡的教堂,一陣羊味,別人掩鼻,我自得其樂。

香港也有土耳其餐廳嗎?當然,尖沙咀有一家,當今又在駱克道弄了間分店。

店名有中文字,叫「伊斯坦堡快車Istanbul Express」,叫起來和一部很恐怖的電影《午夜快車》(Midnight Express)相近,後來到土耳其一遊,發覺政府並不像電影形容的那麼黑暗,是個好去處。

店很小,一進門就看到兩團肉,是把肉切成大塊,壓扁,一片片疊上去的,肉團旁邊噴著火,把它的外層烤熟,再用刀子削來吃。當今的烤爐,為了快,已發明了一枝像理髮店用的電髮刨切肉,這也甚為恐怖,好在這家人還是用普通的刀子。

兩團肉,一為羊,一為雞,我當然是選羊了。大廚削下肉,用一大塊薄餅包住,裡面還加了番茄,這就是招牌菜Rolled Kebabs了,中文稱為「轉燒羊肉卷」。

另有一種薄餅,像意大利人做的披薩,只不過不是圓形,而像木瓜,兩頭尖,薄餅上面鋪著碎羊肉,羊肉的份量並不多,但亦能飽肚。

串燒羊肉Lamb Shish Kebab的羊塊,很硬,我切不動,看到旁邊坐著一位中東朋友,年輕得很,也切不動,又咬不動。到這家餐廳,還是叫「轉燒」和「肉碎」羊較好。

湯有兩種:雞湯和豆湯都很濃,雖可口,我還是想要羊雜湯,可惜店裡不賣。

只有叫一杯Ayran了,這是鹹乳酪,與印度菜中的Lassi是異曲同工。

甜品有米糕,一碗白色的東西,糖下得極多,這才是原汁原味。從前的人少接觸甜品,不多加糖怎行?為健康而減少,已是改良過的,不那麼好喝。

吃土耳其菜,應有土耳其土炮「阿拉克」,店員說那裡賣的是快餐,不賣酒。

松菱

2013/07/11

地址:灣仔港灣道1號會展商場3樓

電話:2824 1298

香港的日本料理之中,「松菱」算是老字號了,近三十年前在謝斐道創業,九龍那邊開在尖沙咀凱悅酒店地牢,我常光顧。

今天去的「松菱」是在灣仔港灣道會展商場三樓,我經過萬麗海景酒店走進去,這條路較為好找。

最近又裝修過,室內設計非常新潮,客房洗手間的門戶都是電動開關,電掣很小,看不大清楚,去過一兩次才能習慣,不然找不到的。

除了刺身新鮮之外,這家人主打鐵板燒,牛肉固佳,但是那道燒烤鰻魚是全港做得最好的。一整條,只取最肥美那一段,在鐵板上煎了又煎,等到鰻魚皮脆啪啪時才淋上醬汁,師傅手藝高超,實在做得精彩。

日式的燒鰻魚也很考起客人,愛上了就不覺有幼骨,討厭起來總覺得怎麼吃都刺著喉嚨,喜惡分明,沒有中間路線。

鐵板燒一做出名堂,客人多,房間不夠用,新裝修乾脆把整個大堂也改為巨型的鐵板燒櫃檯,一人吃、兩人吃都可以隨意坐下。

外國客很多,他們的消費力並不高,但是一客四百五十的特別定食是可以接受的。食物包括了前菜、沙律、燒大蝦或帆立貝或鰻魚、米國牛肉、炒蔬菜、飯或麵、麵豉湯和水果。

要吃好一點的話,先來刺身,可跑去壽司櫃檯看今天來了甚麼魚,點完侍者會送到鐵板燒桌前。

接著的燒海鮮種類極多,由最普通的三文魚,到北海道的大海螺Tsubugai,整隻的活鮑魚也很受歡迎。基本上這些食材都新鮮得能夠生吃,所以燒得不熟也不要緊,其實半生熟的吃法最好,不會很硬。

牛肉分厚燒和薄燒,我總認為鐵板燒應該吃切成方塊的厚燒,薄燒吃起來好像中國菜的炒牛肉,不怎麼特別。

有很多客人不知道的是還有燒羊肉,羊癡到了「松菱」,不可錯過。

天勝

2013/07/10

地址:灣仔謝斐道313-323號帝城大廈地下

電話:2573 1329

三原先生是本港日本食材最大供應商之一,問他說有甚麼舖頭可介紹?

「去『天勝』好了。」他說。

今天專程摸上門,店開在謝斐道馬師道中間,不注重裝修。

店主伊藤二十歲入行,當了廚子二十多年,他說最喜歡簡單的原味,對正我的胃口。一個禮拜入貨四次,一切食材都從日本運來,連薯仔、青瓜、茄子和蠶豆都是。

一般的刺身當然不能少,看見擺在櫃檯碎冰上面的是伊佐幾魚Isaki,也叫雞魚,英文名Chicken Grunt,可見各地方的人都認為它的肉像雞肉。來自日本的伊佐幾魚和香港產的不一樣,肉較貴,因長在深海,可生吃,是夏天最美味的魚的一種。

問伊藤怎麼做法?他說:「燒烤好了。」

「這麼新鮮的不生吃嗎?」我指出。

「有些人認為食物擺久了才拿去燒烤,我主張要烤的話,也要選最新鮮的。這種魚烤的比較好吃。」他說。

店裡最有特色的一些家庭式的小菜,擺在櫃檯上的有薯仔煮牛肉、辣煮魔芋和生炒淮山等等,看了喜歡才叫。

這裡最精彩的下酒菜是酒盜芝士,酒盜是用海參腸醃製的東西,好吃到要偷酒喝的意思。伊藤把酒盜鋪在像雪糕的軟芝士上面,中和鹹味,的確好吃。用的是意大利芝士,伊藤並不因為自己是日本人而一定要用日本貨,他說Santa Lucia牌子的Mascarpone芝士才是最對味的。

新鮮的蕎頭用麵豉來蘸,則得用日本的味噌醬,而眾多味噌之中,「櫻井彌」牌子還是保持手工製造,品質最可靠。

要了一客炒麵,是用日本式的炒法,我不喜歡,因為味道總是太淡。伊藤自己的口味重,醬和鹽下得多,吃得過。湯拉麵用的是秋田縣津輕麵條,很細,而且卷曲,與一般的不同。

日本菜沒甚麼甜品,可叫羊羹或雪糕,我要了燒雞蛋和煮南瓜。這兩種菜都甜,可當甜品。

晚上客人七成日本人,三成香港人,可見很地道,吃得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