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倪租界’ Category

少了一匾

2010/08/30

提起三大女厭物,本來一是袁紫衣,已經因為新修本給了她新生命(過程極細膩動人,心理描寫實實在在,是罕見的好描述)而除名。阿紫抱屍跳崖,慘烈悽艷,一躍之下,一切孽皆化為烏有,當然可敬可嘆。剩下一個溫青青,還沒有看新版碧血劍,不敢妄議。

《飛狐外傳》中還有一個次要人物,馬春花,這人在新版中增加了描述,使人知道了她的美麗動人程度,這一點相當重要,因為從她身上衍生出一對雙胞胎,在這對雙胞胎身上,又大有文章可作,如果不是她有出眾的動人之處,何以貴為王孫公子,什麼樣的美人沒見過的福公子,見了她就會想把她弄上手?「新版本」連這樣的一個尋常人物,都用心落墨,可見作者真是用了苦心的。

金庸的寫作態度極其認真,作品改了又改,屢創高峰,文學史上,堪與比擬者,怕只有將作品「披閱十載、增刪五次」的曹霑老兄了。作為讀者,非常希望看到金庸再有新作,「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這一副對聯,包括了十四部作品,確是渾然天成。可是對聯之上,好像還缺了一個橫匾。一般橫匾都是四個字,算起來,金庸還欠億萬讀者四部小說!

哈哈!這自然是讀者的妄想,但在沒有新作之前,新修版絕對可以滿足喜愛金庸小說讀者的要求,「新不如舊」是歷史,新遠勝舊是現在。

我曾說:不看金庸小說,是人生一大損失。現在要說:不看最新修訂版,更是人生一大損失!正是:

不看最新修訂版,
縱熟金學亦枉然!

看了新版本,許多話要說,不吐不快,只好借蔡樣地方來說,剝奪了看慣蔡樣鴻文朋友的閱讀樂趣,這廂賠罪。

(七)

新生命

2010/08/30

《鹿鼎記》修訂處不算太多,網上妄議及一切傳言,都不是事實,讀者大可放心。
《天龍八部》修訂之處較多,越看越令人心驚:終究作者想令讀者怎樣?新修版之妙處,實在是「不能盡述」,也不會盡述,只提出其中叫人嘆為觀止的一節,有關馬大元的妻子康敏,勾引丐幫長老的那一節,這好小淫婦,只怕連打虎武松遇上了,也不免失身!這蕭峰,要不是他和阿朱有過一段情,若是無動於衷,真叫人懷疑他是不是同性戀。

這一節風光旖旎,膩得化不開的淫婦勾引男人描述,其間的動作、對話,比較起來,潘金蓮憑一句「你若有意,就喝了我這杯殘酒。」就想猴擒武松,簡直就是幼兒園唱遊!

當日,在三聖庵中,曾有古往今來,天下第一反賊、漢奸、大美人、小滑頭相聚,再加上這位嬌俏俏,活生生的小淫婦,就更熱鬧了!

凡男讀者,都應讚一聲:好淫婦!

淫婦而可以加「好」字,唯金庸筆下能出之。

《天龍八部》加的「料」極多,不一一細表。

再說《飛狐外傳》,更是乖乖不得了,本來,這一部,早年我在金著中排名第十一,主因之一,是由於女主角之一袁紫衣不討人喜歡,是金著中三大女厭物之一,但在「新修版」中,她脫胎換骨了,不再是她,袁紫衣不再是袁紫衣,而胡斐卻更胡斐了。

(這句子很古龍。)

袁紫衣的身世,令她心中淒苦,可是也犯不像以前那樣,把全世界都當作害她心中淒苦的仇人,討厭得叫人不敢接近,在新版本中,她心中還是苦,但卻也有喜,這就使她變得可愛起來,脫離了厭物的行列。

恭喜袁紫衣,有了新生命。

(六)

大樂境界

2010/08/30

「天眼大開」之後,可以從文字訊息之中,看出活動影像來,隨看隨轉,即時轉換。而且,在轉換為活動影像之際,接收到的文字訊息,還和個人腦部活動的因素相結合,所以產生出來的影像,一定最合自己心意。

有了這樣的閱讀能力之後,當然不會再要看改編的影劇,因為隨高超的文字描述,人就進入了文字所描述的境界之中,在事件中,成了地位極奇妙的一員,人在其中,卻又不知何在。胡一刀刀風霍霍,感得到,可是不知在何處,苗人鳳劍光閃閃,看得到,可是不知在何處看到,本來無我相,無物相,卻又有我有物,情形有些像進入了電腦的虛擬世界,真正妙不可言,得真大快樂!

當然,一定要有極高超的文字表達能力,才會使讀者進入這樣的境界,差劣的小說,只會使人如墮入阿鼻地獄,只求超生!

看金庸小說,從來就可以進入這樣影像立生的境界,而且人人都可以達到這種境界,這是他小說之所以好看,好看之極的原因。這也是要找演小龍女的演員難極的原因,因為人人心中都有一個自己的小龍女在,怎能找到一個和所有人心中小龍女都相同的?

好看小說能在讀者腦海之中形成影像,在這基礎上,要形容新版本的絕妙佳處,就容易了。

讀新版本,產生新的影像,和記憶中的影像有的重疊,影像不變,而新版本中新增的文字,產生的新影像,就造成了巨大的驚喜:怎麼以前沒注意到?以前焦距可能模糊,現在清楚了─韋小寶的小無賴看來更生動,更叫人又笑又呸,連那位獨臂神尼,可說是人間少見的苦人,在新版中,她也在韋小寶身上,感到了小無賴的可愛,為她的苦難人生,添注了一絲喜悅,使人為她感到快慰。新版本墨不多,可是處處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使影像更生動活潑,我甚至可以看到曾柔向花差花差小寶將軍握骰子的拳頭吹氣時複雜的表情,奇哉,妙哉!

(五)

「天眼大開」

2010/08/30

看完了新版本《鹿鼎記》,看《天龍八部》,繼而《笑傲江湖》、《俠客行》、《雪山飛狐》、《飛狐外傳》。這六部看下來,已經絕對可以肯定,大聲告訴各位金庸小說的愛好者:不要怕,新版本不但絕不存在「新不如舊」的問題,而且大大超越了舊版本,也就是說,內容不是減,而是增,增得佳妙無比,增得不可思議,本來已經是最高峰了,怎能再高?可是硬是高了上去,作者的創作能力,簡直無窮無盡,本來不受注意的一些人物,加添了一些簡單的對話和動作,就立刻使人物鮮蹦活跳起來,立刻使畫面更加立體化,更生動,更吸引人──後文會帶些具體例子,當然不會透露詳細內容。

詳細的新內容,要留待大家自己在閱讀時慢慢一點一點享受,看「新版本」,幾乎有看金庸新作小說的樂趣。三四十年來,只是翻來覆去看舊作,尚且樂趣無窮,總以為不可能有新作品看了。忽然之間,金庸舊作翻新,猶如將百年佳釀,再蒸再釀,酒味陳中出新,新中有陳,稀世奇珍,再增光輝,各位,已看了新版本的,當知吾言不虛!

上段提到「畫面立體化」,我不知旁人看小說是怎麼看的。我自己,從小看小說,開始時,當然是渾渾噩噩,囫圇吞棗,明所以也好,不明所以也好,一體接收,情形如冰火島上,張無忌硬背武功秘訣。記憶非常清楚,那一天(雖在六十多年之前),看到魯智深對付周通,「一個赤條條胖大和尚,從被中跳將出來」,陡然之間,靈光一閃,「天眼大開」,眼前(或稱腦海之中)就真的出現了一個赤條條的胖大和尚,活龍活現,不但眼耳口鼻俱全,而且行動如風,吼聲如雷,全部成為影像。

自從那次「開竅」之後,文字的描述,經視覺進入腦部之後,自動化為影像,看小說,影像在腦中不斷活動,比任何改編自小說的影像製作都要精彩。

(四)

一個也不少

2010/08/30

讀者「還沒有看」最新修訂本,原因之一,是怕「新不如舊」。而「新不如舊」這一概念,和早年在金學研究中發表的意見有關。

(我常自詡「首創金學研究」,最近拜讀陳墨先生的金庸小說研究,八大本巨著,頓時覺得如九袋弟子見了幫主,雖然可以一起喝酒,可是武功相去,一天一地,陳墨先生的金學研究,太偉大了,凡我金迷,都不可不讀,有機會,會詳盡介紹。)
當時有這樣的意見,是比較「舊版本」和「原版本」的差別而得出的結論。

舊版本刪去了一些原版本的內容,如冰火島上陪伴張無忌童年的那隻可愛的玉面火猴不見了,如向問天帶令狐沖逃避追殺時的氣勢變弱了,如楊過的母親換了人……

這些少了的文字,雖然於大故事大情節,都沒有大影響,但卻都是金庸所作,是金庸小說的一部份,讀者早已吸收,如今沒有了,等於到口的肥鴨忽然飛走了一樣,自然不滿,所以會有「新不如舊」之感,進而害怕最新修訂版又有這種情形發生,要把早已消化了,成為身體器官一部份的東西再割挖出來,那是開膛破肚,剉骨剔髓之災,如何不怕?

這種「新不如舊」的意見,只存在於「舊版本」和「原版本」之間,新版本還沒有看過,我沒發表過任何意見。說新版本不如舊版本的,是網上的一些議論。網上議論的不負責任程度,真是可怕之極,還不止一次,說新版本《鹿鼎記》,作者為了「要顧及社會影響」,將韋小寶七個老婆,改成了三個云云,實牙實齒,真的一樣,看得、聽得多了,賢如曾老太太,尚且會相信兒子殺人,何況吾輩凡人?為奸所害,不免上當。所以看新版《鹿鼎記》,先翻到最後,一眼望見「七位夫人」字樣,登時放下心頭大石,倒像是那七個美人,是自己的老婆一樣,總算一個不少,善哉!

(三)

怕什麼?

2010/08/30

問「看了『最新修訂版』沒?」得到的答案,令人高興的是,個個一聽就明白,不必進一步解說,可知人人皆是金庸小說的會眾。而令人不高興的是,十有八九的回答是:還沒有看。

雖然說書放在那不會逃走,可是有這樣好看的書在,怎麼能不爭取第一時間就看呢?忍不住想要責備幾句,可是一想到自己看最新修訂版的情形,就無話可說了。因為最新修訂版從到手到開卷,也有三四個月的時間,並非第一時間就看的。

這三四個月的時間中,幾次想看,卻總沒有開卷。直到到了一年一度看一遍金庸小說的時間,才心想,既然要看,就不再看舊版本,不如看新版本吧,第一部,自然是看《鹿鼎記》。

這一看,有分,宛若劉姥姥進了大觀園,滿眼新景象,喜歡得言語難以表達,只是發出許多聽來沒有意義的聲音,惹來老妻老大白眼,但看書者自然樂在其中,哪還理會他人反應!

為什麼遲遲不開卷看新版本?原因自然和回答「還沒有看」的朋友一樣,一個字:怕。

怕什麼?(這三個字是千古名句。)

怕新不如舊。

本來的金庸小說,已經登峰造極,數十年來,如同植入的晶片一樣,深深植入讀者的腦中,已經和腦部活動密不可分,成為人思想的一個組成部份,要變換,如同腦部要進行手術,如何不怕?

不看新版本,腦中至少有舊版本,或有了舊版本,就心滿意足,知足常樂,不再追求新的,或由於不知新版本究竟如何,怕不能接受……

等等原因,使老讀者對新版本有一定程度的抗拒。而這種抗拒,有一部份,據說是我種下的因,必須說明。

(二)

最新修訂版

2010/08/30

近日,和熟朋友、半生熟朋友,甚至生朋友相聚,總要爭取機會問一個問題:「看了『最新修訂版』沒?」

問這個問題的目的,是因為自己看了(看了五部),得大快樂,得大喜悅,一個人手舞足蹈、大聲酣呼,享樂之餘,意猶不足,想找同好共樂、對流,使得大喜樂進入更高層次,則人生豈止無憾,簡直美滿了。

且不說問了許多朋友之後,得到的答案如何,先說說「最新修訂版」。

「最新修訂版」者,金庸小說的最新修訂版也。之所以有意略去了「金庸小說」四字,因為凡喜愛閱讀金庸小說者,必然知道金庸近來,花了三四年時間,再次修訂他的十四部小說,成為「最新修訂版」,且已全部出版,出版形式也有突破,分為普通字型版和大字版,其中大字版更是過癮之極。

金庸的寫作態度極之認真,三十年來,不斷在修訂、增刪他的作品,目的自然是精益求精。要研究這些年來版本的異同變化,是一門大學問,絕非幾篇小文所能企及。但是要說最新修訂版,又不能不涉及各種版本,所以將之簡化,分成三類。

這三類是:(一)原版本──當年在報上連載,和直接自報上連載輯而成書者。
(二)舊版本:開始修訂之後,到這次最新修訂本之前的一切版本。
(三)新版本:這次大修訂之後的版本。

有了這三個稱呼,在談論時,就方便得多了。

在問問題時,只說「最新修訂本」,愛金庸小說,自然一聽就明白,不看金庸小說,就聽不明白,也就「話不投機,不必贅言」了,這是交談找同道的方法之一,可以避免浪費生命。

問了許多朋友,得到的答案如何呢?真是令人又高興又不高興。

(一)

配額用精光,租界期自滿

2010/05/19

一直相信人一生行為,皆有配額,一件事的配額用完,就不能再做這件事了。配額何時用完,有時可怕得毫無預警,突然發生。前不久,蔡樣贈予幾大包台灣黑皮花生,甘香鬆脆,吃完之後,很是懷念,日前見有售,購一包歸,放進口中,牙已無力碎之,總不成囫圇吞下,這就知道,吃花生的配額用完了。

本文見報之日,接近生日。七十五年足,早已過了古稀,進入耄耋,各種配額漸次用完,原屬意料中事。很意外的是,對事物的興致,居然也會消失。不久前,有「小壹圓」(一種珍貴的中國早期郵票)拍賣,還曾興致勃勃,花了不少時間去查這枚郵票的來歷,想弄清楚它是已有記錄的三十四枚中的哪一枚。當然絕無購買的打算,只是有興趣而已。雖然終因資料不足而沒有結果,雖有所設想,也只是想想,其過程也趣味盎然。到了近日,有「貳圓宮門倒」(一種錯體珍郵)拍賣,早年小說中,曾有為了看這種郵票,驅車數小時以赴的情節,可知對這枚郵票的嚮往程度。可是如今,只數分鐘車程而已,卻一再想去看預展而終因提不起興趣,結果竟沒有成行。噫嘻乎,頓悟對事物感興趣的配額也用完了。

這類配額用完,可說非同尋常,因為不是具體的一兩件事,而是對很多事,甚至所有事,一概都提不起勁來。這說明了什麼,代表了什麼,相信不必「畫公仔畫出腸」了。

任何事,若沒有了興致,勉強為之,必然吃力不討好,配額既然用精光。這「租界」,自然租借期滿了。這些日子來,在此設租界,大量蔡樣讀者,想必早已怨聲載道,在此謝過。

要感謝蔡樣,感謝應該感謝的所有人。這次,不是倒轉空酒瓶,一滴也滴不出的事,而是連倒轉瓶子的興趣都沒有了!

瓢蟲

2010/05/17

在各種好玩的昆蟲之中,甲蟲佔有重要的地位,可說任何一種甲蟲的「可玩性」都十分高。當然,那是由於甲蟲都有硬殼之故。蟲的硬殼,使牠看來乾淨,而且大多數甲蟲的硬殼,色澤都非常美麗,有顏色艷麗至匪夷所思的。有一種金黃色的金龜子,簡直就和真金打就的一樣(牠甲殼中真的含有黃金成份),即使是最普通的綠色金龜子,其亮麗也能叫人久久注目,感嘆造物之神奇。

在甲蟲中,色彩最豐富,甲殼上圖案變化最神奇的一大類,是瓢蟲。瓢蟲體型小,除了好看之外,似乎沒甚麼可玩的點。只知其中一種,小如綠豆,普通名叫「粉紅女子」的,有一種非常有趣的習性,可供玩耍。

這種小瓢蟲,殼艷紅,佈滿黑色小圓點,牠是蚜蟲的天敵,專以捕食蚜蟲為生。愛園藝、尤其是好養室內植物者都知道,蚜蟲是極討厭的害蟲,牠繁殖極快,爬滿在植物上,吸植物精華,使植物枯死。更有甚者,牠分泌一種黏乎乎的汁液,這種分泌物,是螞蟻最喜歡的食物(有幾種螞蟻,甚至會飼養蚜蟲,來取得它)。蚜蟲一多,蟻群隨至,是家居的災難。

所以,花圃中就有「粉紅女子」出售,一紙杯,內有百餘隻,放出來,牠們會滿屋子飛,找蚜蟲吃,十分盡責,蚜蟲吃完,自會飛走,有趣之極。

說到牠的怪習性,是牠只會向上飛,不會向下飛:牠在枝上爬,爬到枝稍,振翅飛去,若向下爬,爬到枝尾,牠不會飛,而是掉轉頭向上爬。所以將牠放在筷子上,當牠上爬快到頂時,掉轉筷子,牠就轉而向上,完全忘卻自己會飛,可以一直爬到死亡。

這小瓢蟲,竟如此堅持一定要向上飛,有沒有給萬物之靈的人一些甚麼啟示呢?

下跪、自焚和拚命

2010/05/17

下跪、自焚、拚命,是三種不同形態的行為,都發生在官、民對峙的行為中。也就是說,在官老爺和老百姓意見有分歧時,老百姓所採取的三種行動。

先說下跪。遼寧省莊河市,一日,有上千百姓,跪在市政府前。目的是求見市府官員,報導沒說百姓想訴求什麼,從圖片看,下跪的也不如標題所示有「上千人」,三二百人是有的。民跪求見官,官沒出來見民。這情形使人想起「六四」時學生跪在新華門前求見領導,結果也是沒有見到。那批百姓跪了多久,未見後續報導,希望下跪行為不會變成「尋釁滋事」。

再說自焚。例子太多了,多是反抗拆遷,自焚抗爭,有個人,有父子,最近一單,一家五口自焚,一死四傷。自焚是十分激烈的抗爭行為,從不斷發生來看,顯然抗爭的效果不如理想。百姓自己燒自己,官老爺無關痛癢,百姓白死了。

於是有了拚命,四月八日,遼寧省撫順市高灣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兼建委主任王廣良,在對拆遷戶進行強遷任務時,被拆遷戶楊義連刺七刀,當場身亡。

強行拆遷的聲勢驚人,武警公安護拆,被拆遷戶敢行兇殺官,當然沒打算活命,是真正的拚命。

從下跪到自焚到拚命,其中是不是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和一定的發展規律,那須要專家來分析研究。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百姓下跪,官肯出來見百姓,把事情說明白,那就不會有自焚;如果百姓自焚,當官的感到事態嚴重,注意百姓激烈抗爭的行為,就不會有拚命。

事態已經發生到百姓拚命了。拚命,一個拚一個,百姓多還是官多?看來,收繳民間所有刀具的法規,該提到日程上來了,不然,何以安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