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第12章-命運由性格決定,性格由基因決定’ Category

命運由性格決定,性格由基因決定

2012/01/27

(1)美國的生活:舉頭看金門,低頭看「小鳥」

○您在美國留了十幾年,英文有沒有好一點?
●不但沒有進步,還退步了。來美國之前,我還懂甚麼是Yes和No,現在我連Yes和No都分不清了。某天有個黑人敲門,我告訴他不會講英文,黑人說:「你的屋子好大。」我說:「謝謝你。」黑人又說:「那麼大的屋子沒人會講英語嗎?」我便說:「Yes。」黑人說了一句:「請他出來。」我馬上回道:「不是跟你說沒有嗎?」後來我乾脆連中文也不講,遇上老外只說一句:「Tibetan(西藏人)」,老外就跑了。

○聽說您在美國的房子很特別的,為甚麼?
●我們在美國的房子很大,如蔡瀾形容為「和六十年代出品的家庭電器烤麵包爐子,一模一樣,古怪透頂」。這房子是一個建築家專門為一個舞蹈家建的,三層五千多呎只有一間房,反而有四個洗手間,古怪到極點,我一看就喜歡。我家的洗手間可以看到金門大橋,所以作了一句詩:「舉頭看金門,低頭看『小鳥』」。

○您說在美國生活好忙,為甚麼?
●我在三藩市的家,種花、養魚、看書、聽音樂、煮飯、買菜、倒垃圾、掃地、發呆,哈哈哈哈……好忙呀!

○您喜歡美國的生活嗎?
●我非常享受,好容易就適應環境,因為我年輕時經歷過艱苦的日子,知道一個人可以艱苦到甚麼程度,有時看見水龍頭有水流出來已經很開心了,讓我想起從前在大陸連喝一口乾淨的水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因此好容易滿足。

○您可以談談在美國看醫生的趣事嗎?
●我七十歲那年,在美國看醫生,那個醫生聽到我肥胖又容易痔疲倦,就說:「你甚麼也不要吃,只可吃『白水煮白飯』。哈哈……那洋人醫生不懂說中文,又說:「我保證你,After twenty years,一定有糖尿病……」二十年後?有糖尿病又如何?我回答:「醫生,你忘了我今年多少歲嗎?」我女兒在旁替我翻譯,她就一直在哈哈地笑。

○您家的後園常有浣熊探訪?
●浣熊一家大小都專程來我家後園,半夜三更,咬了錦鯉半個肚子就吐出來不要,我的池塘有九十多條,死剩九條呀。記得唯靈說過野生錦鯉很好吃,可惜受保護,不能吃,後來我查字典,確是寫明「肉質鮮美」,浣熊真是識食。哈哈哈……

○您離開香港,隱居美國前,有留下一紙聲明嗎?
●我的聲明是:「我已決心『淡出』,自此天涯海角,閒雲野鶴;醉裏乾坤,壺中日月。,竹裏坐享,花間補讀;世事無我,紛擾由他;新舊相知,若居然偶有念及,可當做早登極樂。」

(2)人生最值得追求的是快樂

○您在文章中,好像提過自己有許多嗜好?
●我有很多玩物喪志的嗜好,例如養魚、種花、蒐集貝殼、木工、烹飪、古典音樂等等,而且都是由迷轉癡,由癡變狂。我是有名的海洋貝殼業餘分類專家,曾經蒐購上千本參考書,並租下一個居住單位,陳列所蒐集的各種貝殼。說穿了,我這個人有蒐集癖,任何具有許多式樣的東西都喜歡蒐集和研究。

○後來您怎樣處置您珍藏的貝殼呢?
●貝殼全都賣光了,我登廣告而已,五湖四海的人,有些從法國趕來的人都有。有個法國人多可憐地說:「我的旅費都用光了,我只有搭飛機回去,那兩種貝殼我都很想要,你就給我吧!我回到法國再寄錢給你。」我說:「我就是不相信法國人。」哈哈……氣死他。

○您還會刻圖章?
●我算是業餘刻圖章高手,當年就是用肥皂偽造圖章與路條,才能一路從內蒙古逃到香港。

○您近來有甚麼新玩意?
●我人肥胖,四肢無力,改改唐詩自娛,李商隱的詩「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改為「坐下時難起亦難,全身無力四肢殘」。

○您最喜歡和最討厭的是甚麼?
●最喜歡有錢可花,最討厭沒錢可用。

○您最喜歡甚麼食物?
●魚、蝦、蟹、貝……總之海鮮都喜歡。

○聽說您有妙計對付狗仔隊?
●我之前返港小住的那段時間,一出門,狗仔隊就如影隨形,怎麻甩也甩不掉。我靈機一動,想到「化敵為友」的一招,猛然轉身,大步走到採訪車旁,嚇得記者們魂飛魄散,我說:「讓我上車吧,這樣大家都省事!隨便載我一程。」日後我每出門,就有專車接送了,省了不少車費。

○您的運氣一向很好?
●我的運氣好到你不相信。我有很多次死裏逃生,每次差不多死定了,已經無轉圜餘地,卻柳暗花明又一村,出來「逍遙法外」,自由自在。最重要是我在香港這個保守的社會,我這樣行為荒誕,一定給人罵死了。至少應該比倪震罵得更多,為甚麼拿個風流史爆了出來,反而有人會替我辯護呢?

○談談您對人生、婚姻的看法好嗎?
●我認為人生最值得追求的是快樂,不過我也承認很難,倒是自尋煩惱一定不會令自己失望。至於婚姻,我不贊成也不反對。

○您四十歲生日那年,自撰了一對壽聯?
●年逾不惑,不文不武,不知算甚麼。時已無多,無慾無求,無非是這樣。

○您是否開始感受到人生中的種種配額?
●我漸漸年紀大了,有許多配額在不知不覺間用完了,說沒有就沒有。我非常相信一個人的生命中甚麼都有配額,這些配額由生命密碼決定,但人類對此一無所知。

○當年您的母親逝世時,據說您還在靈堂內喝紅酒哈哈大笑,現在如果您的太太或兒女去世,您會難過嗎?
●絕對不會難過。我對死亡一向看得好淡泊。人一定要死,二十五歲死同八十五歲死都沒有不同,六十年的差別對宇宙來說不過是一剎那,一點影響都沒有。所以我一直都覺得因為親人離世而傷心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我不怕死不過最怕病,如果生病,我一定不會醫;死就算了。我有一個罹患癌症的朋友,之前是一百六十磅,後來瘦得只有一百磅以下,我跟他說:「我叫醫生幫你打一針,解決了,好嗎?」他的老婆和家人把我赶了出去,拿着椅子想打我,最後他痛苦了兩個月,還是死掉了。

○您有沒有想過自殺?
●我讀過一本書叫做《四百種自殺方法》,書中提到有一種方法是死得最無痛苦的,就是喝醉酒開煤氣,不過最奇怪是喝醉酒後,又怎麼開煤氣呢?怎樣死得去?哈哈……

○您覺得自己最理想的人生結局是怎樣?
●最好是夜晚睡到早上不醒!

○您最希望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上甚麼字?
●一個好人。

○您自撰了墓誌銘?
●「多想我生前好處,少說我死後壞話」。

○假如人生能再來一次,您還會選擇當職業作家嗎?
●我認為人的命運不容改變,因為命運由性格決定,而性格由基因決定。我覺得現在很開心,而且運氣又好。

○您相信宿命論嗎?
●我認為命運是早已寫好的劇本,只是我們看不到後面的內容而已。我曾就這個主題,寫過一部中篇小說《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