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第09章-演嫖客、醫生、父親,卻演不了作家’ Category

演嫖客、醫生、父親,卻演不了作家

2012/01/24

○您演過洪金寶的父親?
●劇情要求在戲中拍打洪金寶的頭。由於洪金寶在電影界地位很高,沒人敢演去拍他的頭的角色,洪金寶想了想說:「找倪匡來演怎麼樣?」我說:「拍電影我行嗎?」他說:「你只要當自己在教訓兒子就行了。」我回答:「可是我從來不教訓兒子的。」結果還是拍成了,而且還喝得大醉。後來每逢拍戲,他們都會送我兩瓶酒,喝醉了才演。哈哈哈……

○您還演過嫖客?
●我第一部戲就演嫖客。第一晚演得人家很滿意,第二晚喝醉了酒,全部演員都是大明星,在等我一個人,可是我連腳都站不起來,導演打電話給蔡瀾:「你介紹的是甚麼人?醉成這個樣子?現在怎麼辦?」蔡瀾說:「他演甚麼角色?」導演說:「他演一個喝醉酒的嫖客。」蔡瀾說:「這不正合適嗎?把他推進去就是!」於是他們就把我搬上一頂轎子,後面有個人把我的手搖呀搖的,個個都說我演醉酒演得很像,哈哈……第二天我酒醒了,整個片場只有我一個孤零零的,我還以為到了甚麼地方呢。後來有人跟倪太太說:「那個蔡瀾不知是甚麼朋友,叫他演嫖客,簡直是污辱了大作家的名聲。」倪太太回答得很刻薄呀,她說:「倪匡扮作家、嫖客,都是本行!」

○聽說蔡瀾先生用名酒「路易十三」來引您演戲,是嗎?
●他說有好酒喝,又有很多美女來聽我說故事,我沒法不心動呀!他介紹我飾演《四千金》的老爸,那角色是位作家,我很喜歡這個角色,四個靚女做我的女兒,多麼開心!不收錢都要拍,誰知那位電影老闆看了我的相片,就說:「倪匡哪像作家?」哈哈哈哈……導演大概以為作家要咬根煙斗,苦苦思索的樣子,還要不時咳咳,最好咳出血來。

○您還演過醫生?
●有一次,我演一個喜歡喝酒的老醫生,動手術的時候害死了病人。我戴口罩和帽,導演說脫了眼鏡行不行,我說脫了眼鏡我看不到,我便戴著眼鏡,穿看醫生袍。導演說:「匡叔!演戲呀!演戲呀!」,我立刻說:「戴着這種口罩,怎麼演嘛?」導演說:「用眼睛演呀!用眼睛演呀!」我氣沖沖地拉掉口罩摔在地上,就說:「你明明知道我眼睛那麼小,還叫我用眼睛演戲?」那導演說:「對不起!對不起!隨便吧,隨便吧!」哈哈……

○您喜歡演戲嗎?
●我覺得當跑龍套多好玩呀!在片場要十二個小時,真正演出的時間最多半小時,其他的十一個半小時坐在那裏沒事做。全套共七十二本,柏楊版的白話《資治通鑒》就是我在當跑龍套時看完的。

○您怎樣認識張徹導演?
●記得在一九六零年之前,起初張徹導演從台灣來香港,寫影評。我在《真報》工作,有一天,編輯說:「今天影評沒有了,上海仔,你來寫一篇。」我說:「我還沒有看戲呢。」他說:「看戲來不及了,你看說明書吧。」張徹是很霸道的,就說《真報》影評完全不通,我就跟他打筆戰。其實當時香港的新聞圈很小,筆戰打得多了,一班上海人在一起說,張徹我們認識,倪匡也認識,大家就約在一起吃飯聊天。他也是在上海長大,那時我們幾乎天天見面。後來他當了導演,突然間來找我寫劇本,我說:「我不會寫劇本。」他竟說:「那你就當小說那樣寫吧!」我回應:「這樣我就會啦!」

○聽說張徹導演在片場經常罵人?
●是呀!那時候導演一定罵人。導演很威風的,坐在那裏,咬一根雪茄,戴一副墨鏡,身邊有四五個人服侍,他一起身,大家就搬起那張椅子跟他走。我認識的導演沒有一個不罵人的。

○您怎樣評價張徹導演?
●張徹導演的文化水平很高,在電影界,文化水平最高的就是他,他自己也寫劇本、小說。他和胡金銓導演的文化水平都很高。現在電影界的人完全不懂文化的,也不讀書的。

○談談您在電影界的難忘事。
●張徹帶我去台北跟一班國民黨將軍討論電影劇本,他說想拍一齣戰爭片,那位將軍說:「你們的戰爭片拍攝打日本人的很多了,應該拍我們怎樣跟共產黨打!」哎呀!聽了他的話,當時我感到很感動,佩服他的心胸廣闊,就說:「你們現在的思想真是開放進步,懂得汲取失敗的經驗,以後反抗大陸也許有希望。」誰知!那將軍面色變了,說:「為甚麼要拍我們失敗的經驗?要拍我們怎樣打贏共產黨呀!」我說:「如果打贏共產黨,我們今天的例會應在南京開,跑來台北幹甚麼?」於是他走了出去,回來時手上拿着槍,瞟着我,把槍狠狠地擲在上,再說:「你這是匪敵說的話!你是甚麼身份?」你說這群人是否滑稽?哈哈……當時張徹已經嚇得臉也青了,硬拖着我走,連夜返港。

○您主持《今夜不設防》時,為甚麼我們總聽不到您在說甚麼?
●我是上海出生的。不過我甚麼話也說不好,講上海話有寧波口音,講寧波話有上海口音,說普通話有上海和寧波口音,說廣東話又怎會準呢?做《今夜不設防》時,結果是我最紅,為甚麼?因為沒有一個人聽得懂我在講甚麼,大家都拼命在研究,那傢伙究竟在講了甚麼話呀?結果成了話題。其實現場的人都聽得懂,到了電視上就聽不懂了,我自己也播來聽聽,真的連我自己也聽不懂!哈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