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第07章-超自然力量:鬼、外星人、狐仙’ Category

超自然力量:鬼、外星人、狐仙

2012/01/22

○聽說您小時候遇過狐仙?
●當年在家鄉,我去朋友家過夜,朋友叮嚀我千萬別亂講話,因為他家有狐仙,不可冒犯。我不以為意,經過後院時,看到後院有一間很小的廟,一時好奇就問我朋友那是不是狐仙住的地方。他很小聲地告訴我,那是狐仙住的地方,我看他神經兮兮的,心中好氣又好笑,就說:「那有甚麼了不起?就一間小房子而已,看你嚇成這樣子,真沒用!」朋友聽完以後,嚇得臉也發白,立即要我道歉。第二天早上,發現自己被搬到底下睡覺,之後想找回自己的鞋子,但怎麼也找不到,原來鞋子被掛在狐仙廟旁邊的那棵大樹上。果然是得罪了狐仙,朋友的爸爸笑說:「幸好你當時立即道歉,狐仙才給你小小教訓,上一任的管家就是不信邪!得罪了狐仙也不道歉,結果晚上被拾到樑上去睡,起來時就從樑上跌下來,腿也被摔斷了!」

○是不是外星人把您帶來香港的?
●沒這種事!是我自己混出來的!

○您對靈魂有何看法?
●我早在受洗前,就堅信靈魂的存在和不滅。

○您相信前世今生嗎?
●我非常相信。所謂前世今生,就是肯定人有靈魂。

○跟您的宗教沒有牴觸嗎?
●怎會有牴觸呢?人死了以後,靈魂進入另一個肉體不就是後半生了。

○那麼前世呢?
●前世就是我的靈魂前世在另一個身體內,我認為人死了不會就此結束,是有延續性的。沒有一個宗教會否定靈魂的,不過對靈魂的解釋各有不同而已。人死了,道教表述是升仙;佛教說是去西天;回教說是上天堂;基督教則強調永生。

○為甚麼我們總是記不起前世?
●靈魂受制於身體,它進入身體後就完全不記得前世的事情了。不過偶然可以記得,在夢境中可以記得。如莫札特三歲便展現他的音樂才能,有超人的記憶力,六歲已能作曲,那有甚麼可能?我覺得一定是前世的記憶。透過催眠來喚醒記憶。有些催眠學家提到一些催眠的個案,例如有個人說自己前世是西班牙某個村莊的一個和尚,於是他們一起去西班牙查探,查出真是有這個和尚,而這個和尚的行為跟他所說的一樣。後來也證實有很多這類的例子。

○您有沒有接受過催眠?
●催眠師看到我也怕了,不敢催眠我。台灣有個很有名的催眠師,人家給他摸一摸已經會說話了。有一次,他看了我大半天,便說:「倪先生,我不要催眠你,最好不要試。」我說:「那是為甚麼?」他說:「你的精神很異常,不能接受催眠的!」我又說:「你還沒試過又怎麼知道?」他回答說:「我不敢試!萬一你不接受催眠,反給你催眠了,怎麼辦?你又不懂得解,豈不糟糕?」於是他就放棄了。

○催眠治療師說如果那個人願意接受催眠,才可以進入催眠狀態。您願意接受嗎?
●哈哈……我願意接受!我願意接受!可能潛意識不願意接受吧!真奇怪!其實我的智商很低。人家測驗智商高至一百八十,我只得六十!聽說六十以下是弱智。那些答案模稜兩可!我怎麼會懂?邏輯推理我完全不懂,我這人沒有邏輯可言。

○傳聞說您在東北省見過外星人?
●我從來沒有見過外星人,網上誤傳而已。我堅決相信外星人的在在,相信外星人來過地球,卻沒遇過外星人。我沒見過外星人,但見過鬼。

○假使您碰到外星人,最想問他們甚麼問題?
●當然先問他們是哪裏來的。

○您有一套談鬼的理論嗎?
●我覺得自己對鬼的理論是最正確不過了,就如現在這個空間也不知道多少鬼魂存在,若我的腦部接收到鬼魂的電波,鬼魂的電波跟我腦部產生作用,刺激了我的視覺神經,我便會看到它、觸碰到它,甚至可以跟它聊天,跟它成為朋友,甚麼都可以。

○您可以談談見鬼的經驗嗎?
●我見過很多遍,在鄉下、醫院及金庸家等等,我有過不少經驗,都寫在《靈界輕探》這本書中。記得有一次在鄉下當兵時,大家都生活在一排排的窩棚裏,裏面有個燒飯的爐灶。一般每個窩棚有二百人,分兩大批人,每批一百人,中間留有一條很窄的路。當時天寒地凍,睡在地上,大家都冷得顫抖起來。我剛要入睡,就聽到有人在說:「熱死了!熱死了!要出去。」心想:「真的很奇怪!為甚麼有人會在冰天雪地嚷着熱而要出去呢?」我白天工作已經疲倦至極,懶得理他,翻個身便讓他走過去。第二天早上,問問大家誰晚上出去了,大家都說沒有出去。當時我當聯隊文書,就去問隊長,他怕有土匪出沒,決定大家輪流守夜。有一晚,三個人一起守夜,忽然聽到「」一下槍聲,大家從熟睡中驚醒,齊問:「甚麼事?甚麼事?」那個守夜的人說:「我明坐在這裏閉眼睡了,有個人推我說:『熱死了!要出去。』我問他口令,他又不作聲,往外面走,我便開槍打他。我不知道有沒有打中,大家趕快追出去,卻一個人都沒有。」問到一位老兵說應該是鬼,他推斷可能是爐灶下面有鬼。大家半信半疑,把爐灶拆掉,挖出一副很完整的骸骨,然後大家便買些香燭來拜祭,另外再建一個爐灶,從此就沒事了。

○聽說您目擊過鬼上身?
●我見過很多鬼上身的例子,一點也不出奇。其實鬼上身即是靈魂附體,腦部受到很多電波的影響,正如我們身邊也有不少鬼魂的存在。記得當時在鄉下,有個剛結婚不久的少婦,每逢初、十五,總會跑到一棵大樹下,不斷大聲地重複說了一大堆話,大家都聽不懂,都以為她是神經病,不發作時很正常,發作時力氣卻非常大。這大堆話有四、五個音節,我勉強記下了,四處問人,問到一些山東人,才知道是山東方言,大概說要回家之類。我說:「這個是鬼上身!這個是鬼上身!」談論之際,有個公安幹部在旁,指我「散播謠言、宣傳迷信」,要拉我去派出所。她被捉進精神病院後,甚麼事也沒有發生,只在那棵樹下才發瘋。我相信當時應該有個山東男人不知為何死在那棵樹下。他的靈魂就在那棵樹下徘徊,他的腦電波跟那個女人腦電波吻合了,於是就發瘋了。莫名其妙的例子很多,我懷疑那些扔自己姪女下街的男子也是鬼上身。精神病就是鬼上身的一種,神經錯亂,個人行為不受身體控制,腦部被另一股看不見的精神力量控制了。中國人就說是撞邪。

○是《聖經》所提及的邪靈嗎?
●是的!《聖經》裏記載很多鬼上身的例子,耶穌就是用精神力量來驅鬼的。這種超自然現象很難完全用科學去解釋,我差不多每本小說都有提及實用科學其實是很淺薄的。我認為所謂老人癡呆也是腦部記憶被外來力量干擾了,人越老,腦部活動沒有如此頻繁,會容易受外來意識干擾。單是說人的腦已經可以寫出很多故事題材。

○您喜歡在小說中加插自己的意見嗎?
●是的。我寫小說時也喜歡評論一番,古龍經常笑我:「你不是在寫小說,你在寫評論哩!」哈哈……我喜歡抨擊人性的醜惡,不過一些寫得很隱晦,如果細心看總會看到。本來我反對文以載道,但有機會發表就應該發表了。

○您常說人性本惡,甚麼遭遇使您有這樣的想法?
●我不是遇上壞遭遇!我本身運氣好,很多事情都會逢凶化吉、死過翻生。不過,我看過太多了,有一本小說《紅太陽的隕落——千秋功罪毛澤東》,看到毛澤東一生都用陰謀害人,尤其是文革時期,害人不淺,他的佈局和深謀遠慮令人很吃驚,他是天下第一陰謀家。看到毛澤東,就看到人本性惡。都是中國人的老毛病奴性害了自己,結果反對的人都被他逐個害死。我有一本小說《新武器》,就是影射全國發瘋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