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第05章-腦電波頻率合得來的好朋友’ Category

腦電波頻率合得來的好朋友

2012/01/14

○您跟朋友的相處,最重視甚麼?
●首要的是投契。我覺得人與人之間能不能做朋友是一件非常玄妙的事,中國人所說的緣份,我相信緣份是人與人的腦電波頻率合得來。

○您與古龍怎樣認識?
●一九六七年,我和古龍在台灣第一次見面,之前我代武俠小說雜誌約他寫稿,他寫了《絕代雙驕》。他寫了一段就斷稿,我幫他續寫了很多。很多名家的小說我都續寫過,金庸、古龍、臥龍生、諸葛青雲、司馬翎等我都寫過,我喜歡續寫小說,因為他們的小說我一直都在看,有些覺得不合理、有些角色應該殺掉,如果由我寫的話就可以作主了,我真的喜歡續寫人家的小說,覺得很好玩。

○您何以視古龍為最好的朋友呢?
●古龍當然是我最好的朋友。有一次我到台灣,沒有告訴他,他也不知道從哪裏收到消息,他竟然在全台北的酒店找我,終於被他找到,大家在一起很開心。我們一起吃喝玩樂,人家覺得很奇怪,我們兩個人是莫名其妙的,坐在一起,一句話都沒有說,就哈哈大笑,很爽,很好玩!可惜他四十八歲就去世了。我一生當中寫過最好的文章就是古龍的訃告,只有三百來字,後來很多人看了,爭要我為他們寫訃告。哈哈……

○古龍去世時,您們一班朋友買了四十八瓶XO為他送行?
●是我一個人出錢的,後來大家打開了來喝,每瓶酒都喝了一半,喝到醉了。有人說是因為我們把他的酒喝了,結果他七孔流血,其實他沒有七孔流血,只是其中一孔的嘴巴流血。當時我們找了一個大號棺材裝了四十八瓶酒,還請古龍喝,結果往他嘴裏倒酒時,吐血不止。當時我還以為古龍裝死嚇我們,可是殯儀館的人都十分害怕,怕鬧鬼。我拿衛生紙給他擦,之後還把衛生紙帶回家,給老婆罵個半死。

○怎樣認識黃霑先生?
●我們第一次見面是一九七二年,為甚麼記得這麼清楚呢?因為那時我另外租了一層樓來放貝殼,我放貝殼的房子比現在的房子還大。我們一見面就談得很投機,我始終覺得人的腦電波頻率如果合拍就可以談得投機,有很多人半句話都不投機。黃霑這個人夠坦率,我喜歡跟坦率的人交流,有話直說。有時也會跟他爭論些政洽態度的問題,哈哈……如果他看我不順眼,會當面罵我,有甚麼事情坦坦白白說清楚,我覺得沒所謂,反正好朋友才會這樣!最怕是那些放暗箭的人,他們好像毒蛇似的,躲在黑暗裏,有機會就出來咬你一口。

○您可以談談您和黃霑先生的趣事嗎?
●我和他有太多趣事了。記得有一次,我的錢花光了,就跟黃霑說:「黃霑,花圈兩百元一個,我死了,你至少送我大花圈要四百元,你給我預支吧!」他聽了馬上給我。過了幾天,他給我要回來:「我死了,你也要送我花圈!」

○您怎樣評價黃霑先生?
●黃霑完全沒有接受過正統的音樂訓練,但無師自通懂得彈琴、作曲及填詞,他天生就是音樂天才。他真是不爭氣,這麼早就去了。不過,早死遲死並無關係,最要緊的是在世時過的開開心心。

○您跟陶傑先生也很投緣,是嗎?
●我未回港前就常常上網看陶傑的文章,每天都要看一遍,一天看不到就會非常失望。我們一見面大家自然會擁抱,自然會聊天覺得很投契。陶傑是才子,董橋也是才子。董橋和我見面很客氣,但是就談不到一塊兒。我喜歡開放一點的人。

○怎樣認識蔡瀾先生?
●我們有三十多年的交情了,那時候亦舒在邵氏,說有一個剛從日本回來的人很好玩的,叫做蔡瀾。我第一次到他家,就用他家裏的電飯煲來翻熱日本清酒。蔡瀾是個很好的朋友,他是熟悉的人之中,唯一一個從來沒有在背後聽到過有人說他壞話的人:這種最高境界,可定名為「蔡瀾層次」。做人做到這樣真是難得,他是君子。我覺得蔡瀾待我很好,很照顧我。根本我倆的思想相合,也反對受社會的拘束。

○您也很坦率,會開罪很多人嗎?
●對啊!真的開罪好多人。我不喜歡那些裝模作樣的人,一個女作家跟我說:「你那些小說只會流行一陣子就沒有了,我的小說是傳世的。」我笑說:「是啊!你傳給你的兒子,你的兒子傳給他的兒子,只在你家裏傳下去。」

○她氣得半死了?
●哈哈哈……是的。後來她嫁給一個外國人,還驕傲地在數十人面前介紹:「他是我的丈夫,比利時人。」大家都不作聲,我就忍不住說:「比利時這個國家,你們不要小看它,八國聯軍時它也有份的。」那個比利時人聽懂普通話,面色一變,不敢說話,女作家也面目無光了。後來我才發現冤枉了他,八國聯軍時,比利時原來沒有份!哈哈……那個比利時人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他他心虛才無言以對。

○坊間都說金庸、倪匡、蔡瀾、黃霑是「四大才子」,您認為呢?
●他們三位都是「學貫中西,博廣通今」的才子,我不是,我連英文都不懂。

○交遊廣闊的您,可否談談和朋友的相處之道?
●看得順眼的多來往,看不順眼的,不管怎樣大富大貴,都當作不存在。真正交遊廣闊的是衛斯理,不是我!

○您有沒有被朋友出賣的經驗?
●我很少有這些經驗。另外,我從來不借錢給人,如果好朋友需要幫忙,我只會送人。我送過很多錢給人,但從來不借。別人說有困難,我說:「可以可以!我給你,不用還。千萬不要說還字,完全不要放在心上。」只要談論錢,這個朋友便會失去了。

我一生當中寫過最好的文章——為古龍寫訃告

我們的好朋友古龍,在今年九月廿一日傍晚,離開塵世,返回本來,在人間逗留了四十八年。

本名熊耀華的他,豪氣干雲,俠骨蓋世,才華驚天,浪漫過人。他熱愛朋友,酷嗜醇酒,迷戀美女,渴望快樂。三十年來,以他豐盛無比的創作力,寫出了超過一百部精彩絕倫、風行天下的作品。開創武俠小說的新路,是中國武俠小說的一代巨匠。他是他筆下所有多姿多采的英雄人物的綜合。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如今擺脫了一切羈絆,自此人欠欠人,一了百了,再無拘束,自由翱翔於我們無法了解的另一空間。他的作品留在人世,讓世人知道曾有那麼出色的一個人,寫出那麼好看之極的小說。

未能免俗,為他的遺體,舉行一個他會喜歡的葬禮。時間:一九八五年十月八日下午一時,地址:第一殯儀館景行廳。人間無古龍,心中有古龍。請大家來參加。

古龍治喪委員會  謹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