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第04章-我沒別的本事,只懂寫作’ Category

我沒別的本事,只懂寫作

2012/01/13

(1)自有人類以來,漢字寫得最多的人

○您當初是怎樣從事寫作的?
●一九五七年七月,我到香港,幾十個年輕人住在一起,我很喜歡看報紙,看到報章上的文章,我告訴他們這種東西我真的會寫,不相信的話我去投稿,於是我投去《工商日報》,是當時最保守的報紙。我的第一篇小說叫《活埋》,一九五七年九月在香港《工商日報》發表,那篇小說寫的是中國大陸「土地改革」的事情,大陸的土改不像台灣,真的是血肉橫飛。

○第一次收稿費,感覺如何?
●編輯給我九十元稿費,嚇傻了我,心想:「這玩意兒真開心。哈哈……」當時我由早做到晚,每日只賺得兩元九角,而用一個下午輕輕鬆鬆寫篇文章竟然有九十元。那位編輯說:「你儘管寫來吧,我們認為可用的就用。」於是我連續投了十數篇,他用了我十數篇,都是以筆名「衣其」來寫的。

○這個筆名從何而來?
●亂來!我的筆名都是古古怪怪的。

○您也投稿到其他報紙?
●有一次我貪玩,還投稿到共產黨的報紙去,結果刊出來了,我連稿費都不敢去拿。

○您又如何加入報界工作?
●當時我主要寫政治性雜文,又主張香港應該獨立,《真報》的編輯說我的政治觀點很特別,知道共產黨那麼多內幕,好像很了解共產黨似的。我說我曾當兵,所以比較了解。那時候一有缺稿,就叫我來寫,他們還讓我進入《真報》工作,當時我兼任工友、校對、助理編輯、記者及政論專欄作家。後來副刊有一個武俠小說家司馬翎,突然斷稿了。我一直在看他的武俠小說,要續下去也不太難,就續寫他的小說,結果讀者很接受。後來他不寫,就由我來寫,寫了不到三個月,《明報》就來找我了。

○您的知識從何而來?
●我初中畢業後,十六歲半進入「華東人民革命大學」受訓三個月,這就是我最「顯赫」的學歷。二十三歲初到香港讀過夜校,此後一切學問都是自修來的。

○在寫科幻小說之前,您寫過武俠小說是嗎?
●我從一九五八年開始寫武俠小說,筆名是岳川。我從小就喜歡看武俠小說,堪稱大鑑賞家,不過自己寫得並不怎麼好。(指跟金庸、古龍相比)

○甚麼時候在《明報》撰稿?
●一九五九年在《明報》撰稿,稿費是每一千字十元,是我當時最高的酬金,我第一次拿到「大牛」就在《明報》了。(編註:大牛即指五百元紙幣。)

○第一本長篇小說呢?
●第一本長篇小說叫《呼倫池的微波》,是五十年代末寫的,背景為蒙古草原。那時我是生手,寫完還重新抄一遍,邊抄邊改。後來我無論寫甚麼,寫完之後絕不再看第二遍。

○為甚麼喜歡寫武俠小說呢?
●武俠小說是一種非常好看的小說品種,有武俠、打鬥的,我寫這麼多的科幻小說,其實全部是武俠小說,是科幻式的武俠小說。衛斯理、白素的武功都很高強,金庸第一眼就看出來了。

○您怎樣評價金庸的小說?
●金庸小說,天下第一,古今中外,無出其右。我至今對《鹿鼎記》、《天龍八部》及《笑傲江湖》等,仍然愛不釋手。我的女兒年少時,老師建議她在暑假期間看《戰事與和平》,我給她更好的建議:「要看就不如看《鹿鼎記》嘛,不知有多好看。」

○您懂得武功嗎?
●完全不懂。懂得歷史的人不懂得寫歷史小說;懂得武術的人不懂得寫武俠小說;懂得科學的人不懂得寫科幻小說。小說完全是虛構的,天下間根本沒有寫實小說這一回事。

○您的寫作速度有多快?
●我的寫作速度最高紀錄是一小時四千五百字,那是所謂「革命加拼命」的速度;最慢也有一小時二千五百字。我曾說自己是「自有人類以來,漢字寫得最多的人」。

○怎麼會寫得那麼快?
●我寫作不負責任的,你們不要把我看太高,除了第一篇稿有謄寫一遍之外,我以後寫完稿,看也不看一遍。當時我的紀錄是為十二家報紙寫連載,在報紙上連載小說有個最好的好處是不得不把文章逼出來,最壞的壞處是根本沒有足夠時間讓你去考慮了。

○您的閱讀速度也很快嗎?
●快!最高紀錄一天看二十萬字的小說。我說話也快。因為我性子急,習慣了,慢不下來。

○您說話這麼快,是否因為腦筋轉得快?
●我說話快如連珠炮,比寫字速度快了近十倍,最高紀錄五秒三句。倒不是我的腦筋轉得快,而是放慢了就說不出來。我本來是左撇子,卻被硬性矯正,所以從小受了「腦傷」,也因此至今左右不分。

○談談您的創作理念好嗎?
●我認為小說只分兩種——好看的和不好看的。好看的小說,一定要有引人入勝人的情節和活生生的人物。小說若然寫得不好看,即使裏面有再多的學問、道理或藝術價值都沒用。

○談談您的寫作風格。
●我寫作最喜歡玩花樣、變題材,最不喜歡自我重複。有位朋友曾經誇讚,說我寫了一輩子,從來沒有抄襲過自己。

○您的創作理想呢?
●我認為一名作家的責任,就是要寫出讓讀者廢寢忘餐、愛不釋的作品。

○您的小說有甚麼獨特之處?
●我的小說有三個特點:氣氛逼人、情節詭異、構思奇巧。

○您會怎樣評價您自己的小說?
●我自認為是好好看的小說。幾十年來,我的書一直有人看,至今看我書的人已踏入第三代,書展中看到由十歲至六十多歲的人都在看。

○您的寫作動機是甚麼?
●一是為了謀生;二是為興趣;三是沒別的本事了。哈哈……

○為了賺錢而成為職業作家嗎?
●我喜歡寫雜文,由於我對共產黨比較清楚,所以寫了很多諷刺時事的文章,搞來搞去就成了職業作家,況且我也沒有第二種求生本領……不會做生意,不會做買賣,沒有唸過書,沒學歷,不會講英文,只懂得爬格子餬口。

○職業作家和業餘作家有何不同?
●業餘作家可以靠靈感寫作,職業作家不行,靈感不來肚子還是會餓。業餘作家只要偶有九十分以上的佳作,其他作品寫壞都沒關係;職業作家的作品,卻要每本都超過八十分。

○蔡瀾先生說自己寫稿喜歡就寫,譬如在外國,在酒店想起來甚麼就寫甚麼,一直寫到天光,倦了就睡,您有沒有特別的寫作模式呢?
●我有固定時間的,那時候我一天寫約兩萬字,上午的兩個半小時寫一萬,下午的兩個半小時寫一萬,同時要寫十多個長篇。寫稿是我唯一的職業,當時我要養家活兒,要不斷地寫,確保有固定的收入。當時我最高的稿費加版稅一年超過港幣兩百萬。

○您當年怎樣向金庸要求加稿費?
●記得有一次我趁看一場宴會,帶幾分酒意,大聲疾呼跟金庸說:「查良鏞,你賺了這麼多錢,應該加稿費了吧!」金庸笑說:「好好,我加!」稿費真的加了百分之五,聊勝於無。後來,我再致電向他爭取,金庸無可奈何地說:「好了好了,倪匡,不要吵!給你寫信。」我從來未見過一個像金庸那麼喜歡寫信的人,過了兩天,收到他的信,附列十幾條條文,訴說報館開銷大,經濟不景氣,惟有節約。吾兄要加稿費,勢必引起連鎖反應,我看得心酸難熬,最後也不提加稿費了。

○您自稱為最有職業道德的專業作家,為甚麼?
●我從不拖稿或欠稿,很少作家能保持這個紀錄。哈哈……早已寫完後還故意擱幾天再交稿,以免編輯以為我沒有認真寫。

○您的靈感源源不絕,這些新奇的構想從何而來?
●多點涉獵各方面的知識,多點胡思亂想,多做白日夢,靈感自然源源不絕。我從小就愛看各種書籍,無論多麼古怪的都看。古怪的書看多了,自然會有稀奇古怪的構想。我有很多小說題材,有時遇上好的小說題材就忍不住寫一寫。我現在想了一個做私家偵探的人物,專門尋人,創業初期出現了有很多古怪事,加插各種不同的失蹤人口事件等等。

○您的小說情節豐富,為何很少寫愛情的題材?
●我談戀愛四十天已經同居了,還有甚麼可以寫呢?我也佩服亦舒,我對她說:「你寫愛情小說,來來去去不是一個男人一個女人。兩個男人一個女人,三個男人兩個女人,已經到極限了,大不了就是兩個男人,在這麼狹窄的範圍之內,你怎麼能寫出數百本變化多端的書出來呢?我真的很佩服!」

○您筆下的角色,誰跟您自己的個性最接近?
●幾個重要角色都有我的影子,不過很難說哪個和我最接近。在我心目中,這些角色都是活生生的。

○您認為擅長寫文章是天賦還是努力?
●我相信寫作的才能是與生俱來的,有文學天賦的人大多嗜酒,例如古有李白、今有古龍和我。我真的天生懂得寫文章,中學國文老師就很鼓勵我向這方面發展。寫作是一種藝術行為,凡是藝術行為都是依靠天分的。靠訓練的話,可以訓練出一個數學家,但是訓練不出小說家。對我而言,香港這個自由的社會,提供了想寫甚麼都可以的條件。

○有人向您請教寫作的方法或技巧?您又如何回答?
●我通常會說:「不要問我,只要開始寫,就會越寫越好。」有時被問煩了,我會說:「你這樣問,就代表你寫不出甚麼好小說。」

○您也辦過小說訓練班?
●有一次,香港作家協會開了個小說訓練班,要我擔當講師,結果被喝倒彩聲中被趕出來,我說:「每個人都想知道小說應該怎樣寫,其實寫小說容易得很,只要有大量沒意思的話……」不是嗎?金庸小說內也有很多沒意思的話!沒意思的話怎樣寫才令人看得津津有味,你去看看高陽《胡雪巖》,寫他娶個小老婆就用了二十萬字……他們不同意,要求退錢,我說:「我沒領薪金,又不知道你們要繳費,我把事實告訴你們,你們又不相信!」

○您覺得報章連載對小說創作的影響是正面還是負面?
●報紙連載對小說創作是很有幫助的,作家開始寫作後,每天連載,就逼要寫下去了,也得每天構思吸引讀者的情節,而且情節變化一定要快速,語言一定要乾淨利落。

○您寫文章前是否都需要找些資料?
●我從小就喜歡看書,我覺得人腦的運作,跟電腦的連作差不多,一定要很多數據輸入進去,才會有東西出來,一個人不可能憑空會有知識。書籍、報紙、雜誌、電視、電影都是我的靈感來源。通常不必蒐集,有趣的資料自己會跑出來。我常常是看到某篇報道很有趣,才根據其中的內容構思故事。

○除此之外,有甚麼參考書籍?
●我的書房只有一套參考書籍,找不到資料,看了就一清二楚了。就是《少年兒童百科全書》,有物理、化學、文學、音樂、常識等,應有盡有,並且圖文並茂,對我來說已經夠用了。

○您可以談談您看過的其他科幻作品嗎?
●我很少看其他科幻小說。因為它們太科學,不好看。科幻電影就曾看過,但美國的科幻電影是用龐大的特技拍小兒科的題材。如果荷里活特技拍金庸的小說就了不起了,可惜洋人總是看不僮武俠小說。

○作為科幻小說家,您認為小說與科技對人類有何貢獻?
●我寫的是通俗小說,如果能令讀者看得高興,已達到作者的目的。科技當然對人類有貢獻,但我曾說過,只要有抽水馬桶便不需要唐詩,卻被人罵個狗血淋頭。

○您在寫作時要聽音樂的嗎?
●從前要的,後來用電腦寫作就不聽了。我喜愛純音樂,我不喜歡聽有人聲的。從前聽輕音樂,後來聽古典音樂。我覺得聽音樂寫作是一個很好的方法,一定要有些音樂、聲音才能讓我思考,否則靜不下心來。如果沒有音樂,一邊寫一邊思維不知往哪裏去了。

○那您為甚麼不填詞呢?
●我分不了「平上去入」四聲呀!廣東話九聲更是分不了。真是丟臉!哈哈……很多人用心教過我,但我還是分不清楚。有一次,黃霑跟我說:「先給你錢五千元!現金!放在這裏!你給我馬上填首詞出來!」我看看錢的份上填了首詞。填過之後他說:「唉!比薛蟠還不如!」薛寶釵之兄薛蟠,完全不學無術,甚麼也不懂。我慚愧地說:「好吧!我將錢還給你!」他居然立即收回了,哈哈哈……

○您懂作詩嗎?
●我很喜歡作打油詩。之前作了一首:「居然捱過七十三,萬水千山睇到殘。日頭擁被傚宰予,晚間飲宴唔埋單。人生如夢總要醒,大智若愚彈當讚。有料不作虧心文,冇氣再唱莫等閒。」

○您封筆是怎麼一回事?
●我一周寫七天,每天寫一、兩萬字,一直靈感不斷,題材不盡,突然一天,甚麼都寫不出了。我這輩子的寫作配額已用完了,從前下筆都不用想的,到最後要坐着等靈感時,就知道自己的寫作配額已盡。

○那您的封筆之作呢?
●忽然間不知寫甚麼好了,最後一本小說就這樣寫到一半就寫不下去,後來幾經辛苦勉強寫完,索性將書名改為《只限老友》,我聲明不是老友不要看,因為一定會罵的,老友一場就湊合看完就算了,反正是最後一本了。

○您說寫作配額用光了,會不會突然間有創作靈感?
●有時會有,但是總是定不下來寫。從前我寫稿都不會費神,完全不費氣力的。我的女兒常常笑我:「我爸爸寫稿完全不用腦的!所以沒有白頭髮。」

○您曾想當旅遊作家,是嗎?
●哈哈……從小學到中學,我立志要當旅行家,或許受到李時珍和徐霞客的影響。小時候讀過《徐霞客遊記》,就很想出遊,不過,總想不通他這樣遊山玩水的花費從哪裏來,當時又沒有旅遊雜誌給他發表文章。

○您可稱是最多樣化的作家嗎?
●除了歌詞與廣告詞之外,其他的文類我都寫過。包括小說(武俠、推理、科幻、奇幻、奇情、色情)、散文、雜文、專欄、政論、電影劇本等。談到小說,絕對超過三百本,或許還不到四百。

○您用「九缸居士」的筆名寫甚麼?
●我寫有關養魚的雜文,在《明報》發表。其實借養魚為名,諷刺時弊為實。其實香港那些由二百五十字到三百字的專欄都是我首創的,我第一個寫這麼短的雜文。我這個人性急,喜歡長話短說。硬要把文章拉長五百至六百字,三百字是廢話,兩百字才是正經話,太沒意思了。

○如果一天寫不完呢?
●一天寫不完寫兩天,兩天寫不完寫三天,那時候人家笑我這些叫作「連載雜文」。後來大家也學了,哈哈……現在報章的專欄總算還沒有取消。

○您寫的專欄很少提及家庭,為甚麼?
●我從來不寫自己家庭的事,也不寫家中的寵物,總之對事不對人,就算書介也是介紹書不介紹人,唯一介紹過的只有蔡瀾,哈哈……是他要我寫的。

○您真正喜歡寫作,或是只視為工作的一部分?
●我非常喜歡寫作。從前為了餬口,但現在感覺輕鬆了不少,不把寫作當成職業,沒有心理負擔,純興趣,非常過癮。有時半夜三更睡不着,忽然想到一個好題材就歡喜到不得了。

(2)弄瞎阿紫,成為佳話

○您為金庸續寫《天龍八部》,是怎樣的一回事?
●其實從頭到尾都是金庸寫的,我不過續寫其中一段。當時他要離開大概兩個月,小說在報紙連載,不能斷稿,他就叫我寫兩個月,他說我可以另外發展一個短篇故事,他回來以後就會把它刪掉,再駁下去,就是那幾萬字而已,那幾萬字跟整本《天龍八部》完全沒有關係。金庸臨走的時候吩咐我不可以把人弄死,每個人都有用的,一個人都不能死,但我這個人很搗蛋嘛,我很討厭阿紫,他上午上飛機,下午我就把她的眼睛弄瞎了。他回來以後,就罵我講明不能弄死其中一個,我回答說:「你臨走時叫我不要弄死人,我是弄傷人而已,打打殺殺肯定會受傷嘛。」我知道阿紫的角色很重要的,但是我很討厭她,故意把她弄瞎。金庸不愧是大小說家,他本來有通盤計劃,讓我這麼搗蛋一下,後來發展的那段故事多好啊。結果從阿紫瞎眼發展到跟游坦之那段感情,是《天龍八部》中最令人感到悽惻的一段。大小說家就是大小說家,我佩服他是有道理的。那段發展得多好,如果阿紫不瞎眼,又怎跟游坦之談戀愛?

○您覺得寫武俠小說和武俠電影劇本,有沒有準則呢?
●我覺得有兩個準則:一開始是壞人打好人,接下來是好人打壞人。千篇一律,這兩個準則翻來覆去地運用,好人一定要先受委屈,如果最後好人都被壞人殺光了,誰還會看?

○您很喜歡古龍的小說,為甚麼?
●我覺得武俠小說發展到古龍的時候就最變化多端了,我很喜歡他的小說,因為夠千變萬化,男人變女人,好人變壞人,死人變活人。

(3)「先付錢,準時交,不改稿」的三大原則

○您可以談談您的第一篇散文嗎?
●記得第一次投稿在報上發表的一篇散文,叫做《石縫中》,看到開山之後的石縫中,在沒有土、缺少水的情形之下,居然還有一株樹生長着,根部盡量蔓延,有感而發,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之中,也是可以掙扎求存的。走上犯罪之途,那是自尋末路。

○您曾跟別人合作寫稿嗎?
●我沒有跟別人合作過,這麼多年以來,我的所有工作都是獨力完成的,從不與人競爭,與所有人都沒有利害關係,人人都喜歡我,哈哈哈……

○林青霞也寫文章,您有讀過嗎?
●青霞有寫文章的衝動,已經表示她有寫作的天分了。我覺得她的文章寫得得很好,文字也很流暢啊!她本人很努力,我曾勸過她一次,不用這麼努力,隨意一點,順其自然比較好。

○您寫劇本有甚麼要求呢?
●寫劇本前會跟導演討論一下,不過我寫劇本有三個原則:第一,先給我付錢:寫好了再追就很難了,如果不信任我的話就拉倒。第二,給我一個限期,我一定準時交,從不拖稿。第三,寫好了就不再改稿,講明一個字都不會改,要改就自己找人改。

○就算趕稿都不會遲?
●我一定做得到。只有早,沒有遲。我寫劇本只需要兩三天。只要將意願告訴我,我就一氣呵成地寫下去。

○您寫過多少部劇本?
●我寫的電影劇本超過四百部,保證是世界紀錄。不過,我從來不看自己編劇的電影,因為一定被改得面目全非,還是眼不見為淨的好。

○您沒有被退稿的經驗?
●說來也奇怪,打從我開始寫作,就從來沒有遭到退稿,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真的寫得好。

○記得您和蔡瀾先生一起出任金像獎頒獎嘉賓嗎?
●大會給了我們一大段稿,不知所云,悶透了,馬上扔掉。蔡瀾上台便問我:「你寫了多少個劇本?」我說:「數百個啊!」蔡瀾說:「數百個,那為甚麼你沒有得過編劇獎?」我說:「不單沒有得過獎,連提名也沒有。」下面的觀眾已經笑傻了。蔡瀾問:「為甚麼?」我說:「哪有為甚麼?我寫得差嘛……」下面的觀眾又再次笑傻了。蔡瀾再說:「寫得差?還有這麼多人找你寫?」我回答:「只因為那些人很傻……」蔡瀾總結:「那些人是傻,但天下應該沒有這麼多傻人啊!」

(4)衛斯理與原振俠

○為甚麼放棄寫武俠而改為科幻?
●武俠小說後來沒落了,而且科幻比武俠更好寫,可以天馬行空、無拘無束地幻想。

○你是否因為金庸已經發展了寫武俠的路線,所以你惟有另闢蹊徑,寫起科幻小說?
●很多人都以為是這樣,記得那時候我在《明報》寫了一篇武俠小說,後來編輯再要我繼續寫武俠題材,我告訴他:「我對古裝事物的喜歡程度只屬一般,那倒不如寫時裝武俠小說!」我在一九六二年開始嘗試,寫了「衛斯理系列」的第一篇《鑽石花》,這篇完完全全是時裝武俠小說,後來的文章才加插了科幻的成分。不過,起初寫衛斯理的時候,大家還不太接受。因為太過古靈精怪了,只有少數知識水平較高的人才覺得好看,那時候讀者最多是醫生。後來我在《東方日報》的專欄寫的主角原振俠就是醫生了。

○有人批評您的作品不算科幻小說,您有甚麼看法?
●其實我從未說過自己寫的是科幻小說,我一向稱我的小說是幻想小說。小說最重要的是好看不好看,是否科幻也是其次。

○您寫了那麼多衛斯理的故事,自己最喜歡哪一本?
●《尋夢》故事曲折離奇,結局出人意表,始終是我最滿意的一本。

○聽說《尋夢》的靈感來自您自己的夢境?
●我從小就常做一個同樣的夢,後來索性用這個夢當開場,編出《尋夢》中那個完整的夢境。從小到大,一睡着就做夢,我的夢很奇怪的,有上下集、一二三四五集,整個星期就做同一個夢的連續。夢多到記不起,但真正精彩的會立刻記下,當成寫作的素材。最有趣的是,有時半夜醒來一陣子,再入睡,原先的夢還能繼續,好像連續劇一樣。

○您有多少小說是由夢中取得靈感寫成的?
●至少有百分之二、三十吧。

○您有沒有夢過被人追殺呢?
●我時常夢見被人追殺,這是最愉快了!因為一醒來會發現甚麼事也沒有,我很喜歡噩夢,比如被人追債,一覺醒來,一切都解決了。人家說人生如夢,人生如果真能這樣多好。

○假若年輕人只有時間看您的其中一本書,您會建議哪一本?
●我會選「衛斯理系列」《玩具》。

○您可以談談那經典「南極白熊」的故事嗎?
●我的文章在報紙上連載,寫衛斯理在南極遇上白熊,他殺了熊,吃了牠的肉、披上牠的皮,才把命保住了。有個讀者寫信來罵:「南極哪有熊?北極才有熊。」心想:「南極只有企鵝,我總不能改成企鵝吧?」那讀者很兇,每個星期寫一封信來,要我公開回答:「南極沒有白熊。」當時我在報上有專欄,我就寫說:「某某先生,今天我要回答你的問題,第一,南極沒有白熊;第二,世界上也沒有衛斯理,為甚麼你不追問呢?第三,第三沒有了。」之後那人就沒再寫信來了,我這分明是耍無賴,世界上沒有衛斯理,你為甚麼看得津津有味?

○之後的小說都更正了嗎?
●後來我的書在台灣出版,台灣的遠景出版社也叫我改一改,問我改成北極好不好?我說我不要,我喜歡南極,南極比較神秘一點。他們說台灣有識之士很多,有人來找你的錯就不好了,我說:「有人來找你,你就這樣回答他:衛斯理也不存在。南極比較神秘,不是嗎?」

○這些情況在您的小說中出現得多嗎?
●當然很多吧!比如香港理工大學的校長潘宗光,他說喜歡看我的書,當學生的時候還有味道,等到自己學了科學之後,才看得出毛病之多啊!我說:「當然毛病多,不然我也變成科學家,哪寫得出來?不如你寫一本《衛斯理小說不合科學之處》。」他說沒有一件事情講得通,我說當然講不通,講得通就不叫小說了。

○白素這位完美的女性,以誰作藍本?
●現實世界哪會有白素,當然沒有具體的藍本。

○為甚麼衛斯理總有很多秘密瞞着朋友?
●這是衛斯理的個性,無法解釋,我也不太喜歡。作者沒有必要喜歡他的筆下人物,難道金庸會喜歡阿紫嗎?

○衛斯理的故事為甚麼大部分都用第一人稱?
●故意誘導讀者信以為真,以增加閱讀的樂趣。早年真有許多讀者來信,問我所寫的是不是真人真事。我的回答一律是:「這是個不用回答的問題。」

○為甚麼會塑造出衛斯理、原振俠兩個不同性格的男主角?
●當年衛斯理在《明報》連載,《東方日報》又向我邀稿,指明要我創造一個「像衛斯理又不是衛斯理」的人物,於是原振俠出現了。

○衛斯理會不會有結局?
●可能會好像原振俠一樣,在浩瀚的宇宙中消失。

○有些讀者很喜歡原振俠,他在那裏?
●我在一九九一年就把原振俠做了個了結,後來的故事都不是我寫的。

○您的小說常常融合歷史事件,是怎樣編得令人信以為真?
●只要用心去了解那段歷史,用心揣摩當時的人、地、事、物,寫出的故事自然令人信以為真。

○您認為您的作品中,哪一部最適合改編再搬上銀幕?
●《黃金故事》既有科幻又有武俠,拍成電影一定精彩。

○您寫科幻小說這麼多年,有沒有遭受過甚麼難忘的挫折?
●衛斯理的《背叛》就是紀念一次難忘的挫折。

○聽說「衛斯理」在街上被認出了,當時您怎麼了?
●前幾年,我回到香港時,在街口遇到一對母女,媽媽認得我,向十二歲的女兒介紹說我就是衛斯理,我從來沒有在一個小女孩臉上,看到過那麼豐富的表情,交集着失望、難過、憤怒和難以置信衛斯理怎會是這樣一個又老又胖、衣衫襤褸、拄着枴杖的老頭子?於是,我當場向那位媽媽抗議道:「你太殘忍了,竟然讓自己的女兒,小小年紀就經歷憧憬的幻滅。」可能她覺得衛斯理至少應像羅嘉良,那我從此就少了一名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