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第03章-愛寫小說又愛看小說’ Category

愛寫小說又愛看小說

2012/01/12

○您為甚麼愛讀書?
●我非常喜歡讀書,我想也是天生的。記得小時候,一般小孩子總愛玩遊戲,也發現所有遊戲,不論下棋、打球、摔角等,都是要爭勝負的,不是你贏就是我輸,一定要用比賽來比較,我最不喜歡跟人比較,所以惟有多讀書。

○小時候您看甚麼書?
●最喜歡看小說,起初看通俗小說,如《薛仁貴征東》、《薛丁山征西》、《說唐前傳》等;後來讀不同類型的民間故事,之後是《水滸傳》、《紅樓夢》、《聊齋誌異》等,甚至是《史記》。我現在都會看,溫故知新,次次都有收穫。

○為甚麼選這些書?
●好看、好看、好看!我從小喜歡想像,覺得這些故事很引人入勝,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這些文字都在我腦中化為畫面。我一邊看書,就好像一邊在腦中製作電影畫面。任何名著改編的電視或電影,我都不會看。因為在我腦中已有很多部改編的版本,而且絕對好看,我腦裏的小龍女是真正的小龍女,楊過是真正的楊過。

○從小看書已經是這樣嗎?
●對呀!畫面也十分清晰。記得當時我約十一、、二歲,讀到《水滸傳》,魯智深脫光衣服匿在上扮新娘,當小霸王周通撲過來時,他就赤條條地從被窩中跳出來。嘩!忽然之間腦中浮現了一個又大又胖的和尚,從此看小說就有這個功能了!

○你很心急的嗎?
●從小時候至今也是性急的,考試我永遠是第一個交卷。看一遍試卷,答多答少也好,算一算已有七十多分,夠及格,我便交卷。我根本不能等,也最怕排隊,只要看見有人排隊我就立即離開了,就算有錢派也不會等。大減價也沒我的份,我情願貴一點買也不排隊。

○一日不一讀書,心情就不爽?
●讀書已經是一種習慣,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一天不看書就渾身不對勁。無論甚麼稀奇古怪的書我都愛看,但最喜歡的還是小說。我每天都要看書,又會把書放在椅子旁邊,看電視時一播廣告,我就拿起書來看,不要浪費時間。

○愛寫小說又愛看小說的您,能否談談兩者的異同?
●寫小說等於在讀自己腦中的故事,而且同樣會有出乎意料的發展。

○您會向讀者推介哪些小說家呢?
●我最推崇的小說家有金庸、古龍、瓊瑤、亦舒、高陽、夏樹靜子、愛倫坡等。

○現在的人看武俠小說只懂得金庸,您有何看法?
●現在的人不懂得武俠小說是怎麼的一回事,武俠小說要沿看它的線路來讀才行。我們是從第一代、第二代一直看到現在。最早的第一代是司馬遷《史記》、《唐人傳奇》、《紅線》、《紅拂傳奇》、《髯客傳》到明朝的小說;第二代是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俠傳》、還珠樓主《蜀山劍俠傳》等;第三代是梁羽生、金庸、古龍、司馬翎、臥龍生、諸葛青雲等。但是,現在的人只認識第三代,不是看金庸就是看古龍。

○為了寫作,您會逼自己看些不愛看的書嗎?
●值得讀的書那麼多,總不會為此辛苦自己,愛就看,不愛就不看。

○您最不喜歡讀甚麼書?為甚麼?
●我最不喜歡讀那些所謂勵志的書,甚麼心靈雞湯那類,教人怎樣思想、怎樣做人,我覺得這些全部都是廢話!教人立志做人,我最討厭「有志者事竟成」這句話,不知道害死多少人,不知浪費了多少生命。總的來說,那些道貌岸然的書,我全部都不喜歡讀。懂得思想的人又怎會看這些書呢?每人都有不同的想法,那些「專家」是要教人怎樣去思想!人的思想會自然地產生的,用不着去教!他又不是機械人,機械人就要輸入一些指令給他,但他是一個活人,活人的腦部活動會自己產生思想啦。用不着那些「專家」去提醒,人總會根據自己的生活體驗、接觸的事物作判斷了。

○那麼佛學的書籍呢?
●我反而會看,這是一種非常高明的哲學。我對禪宗較有好感,有一本《水月齋指月錄》,我看得很詳細、很深入,有讀到不知身在何處之感,是禪宗最好的一本書,研究禪宗的人必讀。

○此話何解?
●禪宗高人的話,大多數高深莫測,問答之間的「機鋒」妙絕,有問「某甲東來意為何?」而答的是「趙州好大胡蘿蔔」者。稱創派祖師達摩為「某甲」,更是神來之筆。

○看不懂又怎參透呢?
●這些據稱是充滿了智慧的「機鋒」,當然不是我輩平凡人所能理解,去問高人,只怕會被亂棍打走,所以只好心中納悶。但慧寂和尚和道行和尚的話,卻不是不可理解,只要多唸幾遍,總可以有些體會。「勿有空空」、「無了之心,是名真了」,都很有意思。我體會到的是,只有心中根本不存在「空、了」這回事的,不將之放在口上,而且不將之放在心中,那就到達「空、了」的境界了。然而,一切既然不存在,又如何會有「空、了」的境界?自己慢慢去想吧,想不明白也不打緊,不明白就是明白啊!

○您滿腹經綸,有否教過書?
●我沒有教過書。我會教壞學生的。十多年前,有所大學請我參加一次座談會,之後校長警告學生會從此不要請倪匡上來。哈哈……我對學生說,有四個字,叫「陽奉陰違」……孩子在前面聽你的話,在背後做甚麼你知不知道?我舉個例子,那時一個朋友的女兒認識了一個澳洲男孩子,要死要活的,朋友要把她的身份證扣起來,不准他們來往,我說你應該把身份證交出來,朋友氣得要死,後來他們結了婚,在澳洲唸法律不知有多幸福。

○您有沒有叫學生不要聽老師的話?
●老師的話反而可以聽,老師的話跟父母的話是不同的。

○您對色情文學怎樣定義?
●小孩子看不懂的文學——看得懂的就不是小孩子,當然就有權利看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