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那裏?

喜歡到處旅行的香港人,今後會到那裏去?

首選當然是日本,但要被隔離十四日,去日本玩個五天最舒服,十天也不妨,試試看讓你躲在一個房間內兩星期,一定悶出鳥來。

而且日本一切都貴,這段隔離的日子又吃又住,是一大筆財產,一般旅客很難付得起。我本來可以用新加坡護照入境,到福井的「芳泉」或新潟的「華鳳」享受螃蟹和米飯,要不然在岡山的鄉下旅館「八景」長住,浸浸溫泉,寫寫稿,日子很快的就會過,但是你不怕,人家怕你,又何必讓人麻煩呢?

最喜歡的歐洲國家是意大利,天天有享受不盡的美食,價錢便宜得不得了,但當今疫情厲害過我們兼鎖國,還是免了。

美國更是別去了,九一一之後草木皆兵,過海關都要受不禮貌的檢查和盤問,自此之後我從來也沒想過要去紐約。當然美國只有紐約一個地方值得去。別的都是鄉下,受不了牛仔腔的美國話,加州更討厭,只有日光和橙,悶都悶死。

瑞士最乾淨了,截稿前也限制入境了,否則你試試去住上一兩個禮拜,每天芝士火鍋,其他的甚麼都不好吃,一碟垃圾般的炒麵,也要賣三四百塊港幣,何必呢。

最近的還是台灣,飛一個多鐘就到,但台灣老早實行嚴厲限制,本來想去吃吃切仔麵的,當今只有作罷。

去新加坡吧,目前也限入境了,想起在沙士當年,岳華和苗可秀要去拍戲,也被迫禁止外出,躲在公寓中天天向當局報告行蹤,差點悶死。我剛巧護照到期,也要去換一換,入境局職員聽說我是香港來的,忽然嚇得像卡通人物一般彈起,即時亂蓋一個印,叫我馬上走開。回到家後和弟弟兩人搬了一張麻將桌子和一副牌,找岳華和苗可秀,四人打個昏天昏夜,他們的日子才過得了。

剩下來可以去那裏?曼谷之前宣佈能夠入境,但早一天又話要隔離,反反覆覆,現在誰敢去了。

對我來說,目前最想去的還是馬來西亞,之前那邊政府宣佈他們是最安全的,隨時歡迎遊客走一趟,去玩個一兩星期,天天吃榴槤,高興得很。

昨晚才和葉一南談起,原來他也是個榴槤痴,他問是不是季節,去了有沒有得吃?哈哈,自從大陸人愛上貓山王,泰國的金枕頭已不夠喉,大量要求,馬來西亞也大量種植,接枝又改種,現在變成任何時間都有供應了。

我早就一直推廣貓山王和黑刺,又到過多處的榴槤團,並和園主們都打過交道,我向葉一南說跟我去,一定錯不了。

在馬來西亞吃榴槤不止是味道,而且還要求環境舒適,我知道有個風景幽美的山莊,青山綠水,還可以有乾淨的小屋,可以住上一二天。

在那裏專選動物吃過的果實,牠們最聰明,不美不食,咬過了一邊,剩下另一邊的,是完美的榴槤,甚麼品種都有。最過癮的是,地點是山上,空氣像秋天多過夏季,更厲害的是,一隻蚊子也沒有。

吉隆坡附近的吃完,再去檳城吃,那裏除了榴槤,還有好吃得要命的炒粿條。粿條就是河粉,檳城的,下雞蛋鴨蛋去炒,還添臘腸片,魚餅片,小粒的鮮蠔,最後加血蚶,不止一兩粒,一下一大把,料多過粿條,過癮之極。

在馬來西亞旅行的好處,就是各地都可以乘汽車去,距離兩三小時就有美食的城市,在公路上駕駛,遇季候風帶來的巨雨,忽然天昏地暗,雨點像廣東人說的「倒水咁倒」,真是傾盆而下,相信香港人經驗過的不多。

從檳城到怡保也只要兩個小時,那裏的水質奇佳,種出豆芽肥肥胖胖,不試過不知道有多麼美味,做出來河粉也細膩無比,更有充滿膏的大頭蝦,可以用湯匙勺來吃,甜美至極。

要是住悶了,飛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到越南和緬甸,馬來西亞的確是方便周圍走走,最要命的是,一切那麼便宜,便宜到你不可相信。

有時間的話,再從吉隆坡到巴生去,坐車一下子就到,去吃最正宗的肉骨茶,那裏一個小鎮,就有百多家人賣肉骨茶,老祖宗的名店「德地」有七十多年歷史,一走進去就看到一大鍋一大鍋擺着,鍋內一塊塊三四條排骨的肉片像搭金字塔般地叠着,熬出濃郁的湯來,吃過一次就沒有辦法回頭的。

書至此,消息傳來,馬來西亞也成疫區,香港更是鎖城,甚麼地方也不必去了,要隔離的話,還是留在香港好,至少要吃甚麼有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