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約會(上)

在二○一八年十月五日,我又飛到青島,這次有兩個約會,一個是在青島出版社大廈裏面開行草展,另一個是十月螃蟹最肥,和李茗茗約好去吃生腌蟹。

早上的港龍,下午一點多抵達,兩個半小時的飛行,一點也不辛苦,我的書的編輯賀林來接機,直接到出版社去看書法展的準備,九千多呎的展場,一共有兩層,負責展出的是杜國營,他對我的書法裝裱和佈置已有了經驗,這回很輕鬆地辦完。

連同蘇美璐的插圖原作,一共有一百多幅,杜國營問我有甚麼改動的地方?我搖搖頭,和他合作,真的有「你辦事我放心」的關係了。

看完已經接近下午三點了,中餐就在出版社大廈裏面的BC美食店吃,董事長孟鳴飛和他手下的大將都來了,見到面格外高興,這回展出全靠他們的支持才能辦成,集團董事會秘書馬琪知我所好,已將青島啤酒的原漿買來,我一看即說:「晚飯不如取消了吧,這麼一來喝啤酒才能喝得痛快。」

咕、咕、咕、咕,原漿啤酒鯨飲,下酒的是蠣蝦,個頭不大,但味道極鮮美,深得青島人寵愛,另有海鱸,用淡鹽水腌漬,肚皮朝下擺,用石板壓住,腌個七八天,發酵後有古怪味道,是令人吃上癮的主要原因。

除了啤酒,另有嶗山百花蛇草水,有些人一聽名字即嚇得臉青,說是天下最難喝的飲料!真是外行,蛇草與蛇的關係只是草上的露水,白花蛇特別喜舔而已,本身一點異味也沒有,冷凍後更是好喝,另有解酒清熱的功效。

BC美食地址:青島市海爾路182號

電話:+86-532-6806-8078

喝個大醉,入住香格里拉,以為倒頭即睡,那知書店方面拿來了七百多本書要我簽,勉為其難照辦。和編輯賀林商談,想出個新辦法,那就是以後把內頁寄到香港,簽完夾在書中裝訂,何樂不為?

接下來那幾天早餐都在酒店吃,那些莫名其妙的歐美或仿日式的自助餐實在難於嚥喉。一直不明白酒店的早餐為甚麼不能加當地特色呢?這是外地人最想吃的呀,來些山東大包或各種餡料的水餃,還有涼粉,那該有多好吃呀!

十月六日,上午九時,在青島出版大廈一樓大廳舉行簡單的開幕,這是我要求的,我最怕甚麼隆重的儀式,最好是甚麼儀式都沒有。

儀式完畢後集團董事長孟鳴飛親自交來聘書乙份,請我當文化顧問,我一向對甚麼甚麼顧問不感興趣,但這份工作,我會很用心地把它做好。不然對不起孟鳴飛兄的友誼。

還是談吃的吧,當天中午去了一家叫「銘家小院」的館子,出名的小菜很多,留下印象的還是「涼粉」,我對青島的涼粉印象極佳,每餐必食,而且每家餐廳的調料都不同,吃出癮來。涼粉是選用海底生長的石花菜,晾乾後小火煮三小時,把石花菜的膠質熬出,自然冷卻結凍,再淋上等的老醋,若用意大利古董醋,味道也應該不錯。

最特別的還是「脂渣」,這就是我們叫的豬油渣了,不過青島人把豬油切得又長又大,炸後縮小,也有大雪茄般粗,拿來下酒一流。

印象深的還有「遼寧南果梨」,個頭不大,樣子也不出色,但一聞有陣幽香,咬了一口,像水蜜桃,極可口,是我第一次吃到的。

地址:青島市嶗山區燕岭路

電話:+86-532-6872-1919

吃完回到展場,接受各媒體訪問,還有在書和海報及各種衍生品上替讀者簽上名字,賣得特別好的,是這次青島出版社為我出的書法精裝《草草不工》。

到了晚上,重頭戲來了,青島新華書局董事長李茗茗特地從萊州運來當天腌得最合時、最成熟的野生梭子蟹,選的是活着的「火蟟蟹」,餓它兩天,用鹽水浸泡,這時口渴的蟹,喝的鹽水流滿全身,放進罈子封口浸兩天再拿到我們飯桌上,那麼大的蟹一人一隻,吃進口也不覺得太鹹,肉反而有甜味,我一隻不夠,吃足兩隻,才對得起它。

地點在當地的老牌子「老船夫」,招牌不管客人認不認得出,用草書寫了一個「老」字,店裏名菜很多,海鮮為主,但可能我已不能吃太硬的東西,發現「青島船夫大海螺」的螺真是比我老了,「溫拌活海參」也硬,「土雞燒鮑魚」兩者都咬不動。

反而是最不豪華奢侈的「撈汁茭瓜絲」精采,用本地茭瓜,學名西葫蘆刨絲,店裏特製的蜜汁調味而成,可獨自吃兩碟。「醬椒鯊魚肚」也很特別,「海膽黑豬肉水餃」便遜色,海膽這種食材一熟了就不特別。

地址:青島市嶗山區東海東路六十號

電話:+86-532-8283-333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