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

「說正經的,」整容醫生友人說:「嘴唇,是整張臉最性感的地方!」

「這話怎麼說?」我詫異。

「鼻子動也不動,眼睛跳個不停,只有嘴,不愛開口時就閉,笑時才張開,吃東西時動得最厲害,讓人聯想到性行為。」

嘩,我從來沒那麼去想,只讀過一篇文章,寫外星人都露下體走來走去,但是早晚戴口罩,原來外星人的器官長得和地球人類剛好相反。噫,到底是誰寫的?是不是我自己學習倪匡兄試作的科幻小說?

「那麼到底是不是愈厚愈好呢?」我問。

醫生說:「和厚薄無關。」

「你們拚命替女人把矽膠注射到嘴唇,還說和厚薄無關?」

「你沒有仔細去研究,就不懂得這個道理嘛。」醫生嘆息。

「好,好,你是專家,解釋來聽!」

醫生嗖的一聲,從褲袋中拉出一面鏡子,就像西部片牛仔拔槍一樣快:「你看看你自己的嘴唇,發現些甚麼?」

我欣賞了自己一陣子:「發現些甚麼?」

醫生又唉了一聲,好像在說這個人毫無救藥:「你沒看到你的上唇先是平的,中間凸了出來,下面再平下去嗎?」

給他一說,倒是真的。

「嘴唇完全是立體的!」醫生慷慨激昂地叫了出來:「中間凸出來的部分,有些人還是凸得尖尖的,那是多麼美的一種構造!」

看得老半天,還看不出是尖的。

「所以說,」醫生繼續:「整容只能打腫,不可以重現那個尖的部分。」

「你懂得這個道理,為甚麼不告訴女人?」

醫生用手指噓嘴:「千萬不可,否則我們哪有生意做?這才是道理呀!」

原來如此,甘拜下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