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

女人還有一個最大的毛病,那就是喜歡替別人安排一切。

小時候,她們很自然地學會替弟妹安排起居,穿甚麼衣服,讀甚麼書,幾時起身睡覺。眼睛能見到的事,或者預測會發生的事,她們都一一安排。

大了,這個習慣改不了,便一定要操縱她們的丈夫命運,這是她們認為最偉大的責任。

「吃那麼多煎蛋,小心膽固醇!」

她們把女傭做的早餐收起來,給你一碗麥片。

「中午回家吃飯。」她們決定,其實心中是怕丈夫找午妻。

「晚上不要那麼多應酬!」丈夫乖乖地吃完晚飯後看電視。

「明天一早就要起身,別那麼遲睡!」她們把電視機關掉,穿著廉價的透明睡衣。

到了第二天,她們再把麥片換成淡而無味的白粥。這一個環,無完無了地鎖著她們的丈夫,永遠地安排著一切,在男人來看,安排已經是變成不能忍受的管束,但女人不會了解。

女人還連公事也替丈夫處理:「你向老闆提出加薪嘛。」

「我說不出口。」男人囁嚅地。

「你這麼向他說,你說……」女人喋喋不休。

從此,女人一開口,就是:「你這麼向他說,你說……」

女人以為男人已經沒有腦袋存在,一切都要她教導:「你這麼向他說,你說……」

丈夫還是忍著,腦中幻想怎麼把這個婆娘扼斃,但還要裝出全神貫注地,久而久之,生了個瘤,賣鹹鴨蛋去。這些男人,一向比老婆早死,因為這是唯一的解脫。

女人悲哀,不是因為丈夫死了,是她們再也沒有可以安排的東西,她們的子女早已忍不住離去,孤單的她,可憐得很。她們很希望家族來探親,晚上祈禱:「上帝,叫他們早點來看我吧!祢這麼向他說,祢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