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腦

由赤鱲角下午四點多機出發,到名古屋已是九點多。

名古屋機場離開市中心只要半小時,沒有成田或關西機場那麼遙遠,是好處。

但是機場小,計設又差,旅客走出來不能直接在門口上車。停車場在機場的另一旁,本來走幾步橫跨不是問題,但馬路是不能行人的,旅客須上一層樓從天橋走。

天橋就天橋嘛,可要提著行李。就算有手推,怎麼走上二樓?有沒有電梯?有。一架電梯只容兩架推車,那麼一群人,要走多少趟?

怎麼那麼不合理?我一抵步先向迎接我們的人抱怨:「好在推車大把,要是像北海道機場找不到,更是麻煩!」

「不要緊。」那人說:「新機場明年初就建好,到時一定沒這個問題。」

一聽到新機場心中就發毛,問道:「那有多遠的車程?」

「一個多小時。」那人說:「和成田、關西機場的距離差不多。」

記憶中,好像名古屋的老機場沒有建好多久,我問:「舊的用了多少年?」

「五年。」他回答。

「才五年?」一個機場的建設,工程是那麼浩大,用五年就丟棄,是甚麼心態?難道名古屋人的腦筋動得沒東京或大阪人快?」我問。

「做官的想出來的。」他陪笑:「你知道嘛,天下做官的,腦筋總是石頭做的。」

說得也有點道理,大阪那個關西機場的設想,是建築在一個人工島上,這麼一來才不會干擾民生,但是這個填海區一直在下沉,怎麼救都救不了。成田也有問題,搶了去開荒者的土地,這麼多年來還有當地人鬧事,現在又在策劃搬回羽田擴大,成為國際機場。又何必當初?都是石頭腦想出來的餿主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