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墨西哥

我們旅行,目的地愈來愈刁鑽,當今到冰島或挪威看北極光好像也是平常事了。更偏門一點,跑到秘魯去,爬上馬丘比丘。

既然要到那麼遠,我覺得還是去一些吃得好的地方,何處覓?墨西哥也,今後一定能成熱門旅遊勝地。

並不難,飛去加州,再轉機,一下子就到了,當年我為了找拍攝的外景,幾乎跑遍南美洲,但就沒有一個國家比墨西哥更歡樂。

一下飛機就聽到音樂,街頭巷尾都可以遇見流浪樂隊,叫MARIACHI,通常是四五個人一組,彈結他,吹喇叭,拉小提琴,每一個都能唱,而且唱個不停。

樂隊多了,競爭也劇烈,價錢調得很低。先到某市場走一趟,聽到唱得好的,或者女士們認為是英俊瀟灑的,就可問多少錢,墨西哥人有樂天和疏散的個性,懶得和你討價還價,你會覺得他們的要求很合理。

如果你連找也嫌煩,請酒店介紹好了,他們推薦的一定有水準,然後僱一輛九人小巴士,把樂隊載在後面,司機兼導遊會帶你各處去。一路上樂隊唱個不停,也不是你完全不熟悉的歌,很多名曲,都是以西班牙語唱的。

見他們唱個不停,樂隊唱個沒完沒了,自己也想露幾手,但是一生人沒有碰過任何樂器,除了收音機之外。不懂得,不要緊,去市內的MERCADO DE ARTESANIAS LA CIUDADELA逛逛,這是一個鉅大無比的市場,甚麼東西都有,先買一個土琴。

土琴是有七八根弦,不會彈怎麼辦?不要緊,不要緊,隨琴送你一張紙,只要插入,便可以依照紙上的黑點彈起來,笨蛋都會。忽然,你便奏出一首《曱甴 LA CUCARACHA》,是一首一聽難忘的墨西哥民謠,歌詞也非常荒誕:「曱甴呀,曱甴,已經不會走路了,因為牠已經抽完大麻,曱甴剛剛死掉,現在有四隻兀鷹,找一隻老鼠當葬禮司儀,把牠拖去埋掉!」

在這個市集中,沿途可以買到又便宜又漂亮的紀念品,像墨西哥的大帽子、各種彩色繽紛的背包、玻璃、陶瓷器,藝術性比其他南美洲國家還高。最實用,還是一件披肩,說是披肩,其實只是一張大被,折成兩半,中間剪一個洞,給你把頭套進去,即刻能夠禦寒。當年我買的那一件,用到現在,每遇寒冷天氣,就從衣櫃中取出來,用完了洗,當今還像新的。

市集中有更多的小販檔口,多數賣玉蜀黍,先煮熟,再放在炭上烤得香噴噴地甜蜜蜜地,令人抗拒不了,看到走過的人手上都有一根,拼命啃。

粟米是當地最主要的食材,磨粉後做成餅,一片片地,有個土機器在烤,一片燒下又一片。最初以為沒甚麼了不起,咬一口,香呀香,從來沒有吃過那麼香的餅,印度的薄餅要走開一旁。用這塊餅,就可以包各種餡了,這一堆是肉,那一堆是烤甜椒。怎麼叫,都只要幾個披索,合算自己的貨幣,大家又歡樂了。

紀念品太俗了,要高雅一點嗎?去市內的FRIDA KAHLO美術館吧,欣賞這位一字眉的女畫家一生的作品,再追索到她的情人DIEGO RIVERA的壁畫,真是氣概萬千,一幅幅巨大的作品,讓你感動。

沒有那麼清高的話,也有一個色情美術館,你可以看到自古至今的各種生殖器造型,性交的姿勢,要有強大的幻想力才能創造出來。

還是買些值錢的東西吧,墨西哥城的附近小鎮TAXCO是一個產銀的地方,各種銀器,有些是精細得令人嘆為觀止,貴是貴了一點,但比起大家搶購的世界名牌,只讓你笑了。

要浪漫吧?有一個水鄉叫FLOATING GARDENS OF XOCHIMILCO,那裏有幾百艘名副其實的「花艇」,畫滿了花,插遍了花,每艘艇都以女人為名,甚麼瑪麗亞,甚麼瑪格麗坦,當然還有一艘叫BEYONCE。

人跳上,樂隊也跳上,坐在船尾,讓你一面遊河,一面聽到曱甴呀,曱甴呀!LA CUCARACHA! LA CUCARACHA!牠們抽不到大麻,就死了!

記得最清楚的,是當年看到煙花,想買回來放,當地朋友阻止,說:「那是死人時,才放的!」

原來死亡也可以當成歡樂,那邊的人多短命,死,是日常的事,也沒甚麼可以悲哀的,大家買煙花回來放。所以有了十一月的死人節,大舉慶祝,墨西哥人不太會做生意,沒想到這種節日可以吸引大量遊客,前些時候的零零七電影中重現,才重新把這個節日組織好,有興趣的話,等明年去狂歡一下吧,吃個白糖做的骷髗頭,灌他一大瓶龍舌酒。

甚麼?龍舌酒也好喝?那年我離開時,工作人員每人掏出一點錢,買了一瓶GRAN PATRON PLATINUM TEQUILA給我,拿去三藩市,倪匡兄的家,打開了,香氣撲鼻,兩個人,一下子,就把它乾了。

墨西哥,萬歲!快樂去歡樂一下吧,美國人不懂,還要建棟牆阻止。笨蛋,係曱甴一樣死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