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花墟的店中,看到染了顏色的花,五顏六色。問小販是怎麼種的,他們說剪斷了莖,放在顏色水中浸,自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好傢伙,好一個「自然」,自然個屁,人工染色,還說自然!

今天看報,還有一則更令人毛骨悚然的報道,說有人把顏料打針入全身透明的魚,看起來鮮豔可愛,買回家養,不到兩三天就死去,顏色水還從屍體中流出來!

我最不能接受這些假東西,憎恨得要命,要是有誰拿來給我,一定被我破口大罵。

討厭的還有假花味的香精,的士裏大佬擺了一瓶在駕駛盤前,一陣陣不自然的所謂「香」味飄出,但一點也不香,臭得要命,我即刻打開窗,不吸外面的空氣,會暈倒。

別以為香精只模仿花氣,它還學水果味,許多賤價的糖果,又檸檬又橙,其實都是人造,飲料更恐怖,有些桃水,根本沒有桃。

東西一假,假得興起,連食物也做假,很多人到旋轉壽司店去,叫一碟蟹柳,又肥又大,又鮮又紅,說是甚麼阿拉斯加螃蟹腳,還不是普通的魚餅拉成絲做的,連那些魚餅也只有很少量的魚,澱粉類加上香精而已。

這家發明假蟹肉的公司,還把特許權賣給美國人,當今花旗佬也大吃起來。賺了錢,此公司又去開發新製品,假起烏魚子來。市面許多帶子,早已經不是真的,大家還吃得津津有味。

日本人假東西騙得人多,來到香港買乾鮑,想不到我們也做假的賣給他們。可真像,有鋸邊,還有一層白白灰灰的東西包在鮑魚上。但至少我們的假貨是用魷魚做的。

話得說回來,有些食物其不如假。像魚翅,有很多是人工的,看到兩頭都尖的就是假。反正魚翅無味,濫殺鯊魚是罪過,吃假的無妨。有一個大師傅告訴我,炒桂花翅時要炒得乾身,用假的更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