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

日本一共由四十二個縣組成,最大的是北海道,接著便是新潟。再由新潟乘車到隔鄰的富山縣,此程是想去試試一家叫「延對寺莊」的旅館。

富山縣也不小,我們去的是宇奈月溫泉區,泉水不錯,面對著大雪山,風景亦美,但是缺點在於有蓋,不是一百巴仙露天。

附近有一個黑部水閘,是日本史上最大的工程之一,當年還請了石原裕次郎拍了一部半紀錄片的電影,叫《黑部的太陽》。團友們的目的是吃、吃、吃,風景不看也罷。不理想,再奔鄰縣石川,到和倉溫泉去,這地方有一個極盡豪華奢侈的旅館,叫「加賀屋」,浴室分三層,可裸著身乘電梯上下,去年也帶大家來玩過,這次選一家小的,非常幽靜,面對著大海,叫「多田屋」。

房間很特別,每個都不同,窗外有小花園,又有海景。吃得也好,溫泉更佳,但擔心不一樣的房,每一個團友都認為別人的比較好,和老婆一樣,引起爭執,也不是好事。

我們這次三夜四天,一共走了三個縣,車子飛機換個不停,只想設計一條完美的新路線,結果有好有壞,好在找到新潟的「華鳳旅館」,是最高級的,壞在組不成一條線,只有下次再走一趟了。「辛苦嗎?辛苦嗎?」關心的人問。

凡是有新地方看,一點也不辛苦。花在車上的時間多,像我們從和倉溫泉直奔大阪機場,也要六個小時車程,但是一路上聽了一兩本錄音小說,停下來時吃了不少好東西,也是樂趣之一。

最大的收穫是寫稿了,三個晚上都有足夠的睡眠時間,早睡早起,浸完溫泉後在舒暢的房間寫作,對著山和海,本來應該有點好作品,但記的都是些流水賬,對各位讀者不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