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內

上一趟去東京,為趕時間,乘的士直奔帝國酒店。司機大佬高興說:「今天大有斬獲,載到你這麼一個好客人,一天的收入有了著落。真是幸運。」

「你們一天到底要做多少錢才算夠本?」我問。

「四萬日圓。」他說。

「噢,不少呀。」我說:「那麼你們平均一個月可以賺到多少錢?」

「好的四十萬,差的二十萬,全靠運氣。」他回答:「有些司機一天到晚也等不到一個客。」

「就算是二十萬,也有一萬五千二百港幣,在香港算是不錯的了。」我說。

「哪裏,」他摸頭:「我們的生活費多貴你知道嗎?每一個月的電費、水費、煤氣費就繳了不少。倒垃圾也要付錢,還分一三五丟可以燃燒的,二四六丟不可以燃燒的,大件的另外算過,真要人老命。」

「說得也是,」我說:「不過你們沒有通脹,十多年來還是一個價錢。」

「的士費十多年來也沒加過呀!」他又歎氣了:「不知道甚麼時候才可以自己供到一輛。」

「私人經營的叫個人的士,要怎麼樣才能申請到個人的士?」

的士大佬解釋:「先要在一家大機構做司機,一做十年,沒有犯交通規則,才有資格申請,但是多少人有那麼好彩呢?交通規則大家都想遵守,但是對方的車輛迎頭而來,不去避嗎?一避又出了毛病,我想我這一生也沒甚麼機會買一架個人的士的了。」

「希望還是要有。」我說。

「唔。」他點頭:「我會去買馬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