鯛和鮨

日本人的鯛魚,發音為Tai,是廣東人俗稱的鱲魚。紅鱲最受他們歡迎,因為讀起和慶賀慶祝的Omeretai的尾音相同,送禮和自己吃,都帶好運。

烹調方法主要以鹽烤,吃起來也無特別味道,肉質更不纖細,不值一試。

我們的鱲魚,最好吃的當然是黃腳鱲了,又香又甜。當年在河內道的「小杬公」和伊利莎伯大廈的「北園」。吃黃腳鱲,只覺不錯。現在市面上都是養的,如嚼發泡膠,偶而在流浮山還可以買到一尾剛從海裏釣上來的,如獲至寶。清蒸起來肯定天下美味也。

日本的鯛,盛產於淡路島,用天然鯛來做刺身,味尚甘美,其他產區的,就吃不下去了。

在瀨戶內海,漁民把鯛燒後,放進一項草笠裏面,再壓扁平包裝來賣。說也奇怪,魚可保鮮,日久不壞,可能是蓑草有防腐作用吧。

壽司店中賣的是魚生,熟食不多,除了清湯吸物或味噌汁,其他料理,當成邪門,正式的壽司舖是不賣的。能夠被壽司店接受的,是焚煮Arani,用清酒、醬油、薑片、豆腐和牛蒡來煮鯛的頭。也叫Kabutoni,後面的ni字是煮的意思, 前面的Kabuto是盔甲的頭冠。甜甜地,蠻好吃的。

除了鯛,所有其他魚頭都不可以用這種方法烹調,像油甘魚Hawachi的頭,只能鹽燒,這是祖傳下來的規定,大師傅不敢叛逆。

鯛字中國發音為diao,與刁同音。是指不同的魚科中某些體高而扁側的魚類,沒有一種真正叫鯛的魚。

反過來,中國人的所謂「鮨」,是鮨科魚類的總稱,包括了鱖魚和鱸魚,連石斑也屬鮨科。

日本人的「鮨」,讀成Sushi壽司,是種料理,雖說有魚字邊,但沒有一尾真正叫鮨的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