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吃日本料理,有許多魚字旁的漢字,像他們的「鮎」魚,和我們的不同種類。

我們的鮎其實就是「鯰」,珠江三角洲經常能吃到,用醬油焗之,肥美起來滿身是油,非常好吃。此魚很奇怪,生於流水者,青白色。生於止水者,青黃色。

而日本的鮎魚,中國人稱之為香魚,台灣人叫為甜魚。通常是撤點鹽,用一根竹籤把魚彎曲之後串之,放在火爐邊烤。肉奇香甜,但主要是吃內臟。鮎魚的腸肺略帶苦味,食後又覺得甘美,會吃上癮來。

鮎魚只生長在最清澈的溪流中。水一髒,即死。所以釣起來後不必養幾天,馬上可以烤來吃。吃魚高手可以把整條骨頭拉出來,只剩肉。

但做鮎魚刺身的地方不常見,只有名古屋附近用鵜鳥捕魚的川流地區才吃刺身。除了燒烤,魚細時拿來做天婦羅,還可以活生生地放進麵豉湯中滾。湯喝起來也覺苦苦的,但亦喝上癮。

最令人著迷的是把鮎魚的內臟醃浸在日本麵醬味噌之中,為下酒的上上上等佳餚。有一友人住鄉下的龍神村,父親每逢夏天就到屋前的溪中釣魚,吃不完的裝進冰箱,內臟則取出來醃製,每年送我一瓶,天下美味。

鮎魚和鮭魚一樣,每年游回生產地,也跳龍門。

如果你沒有試過,下次夏天到東京,新宿街頭就有小販燒了賣這種魚,一尾一千圓日幣,合七十塊港幣左右,可買來吃,但是多屬冷凍的,或由台灣進口,已無甚魚昧,也不覺香甜,不過吃魚的肚子,還是值得。

最奇怪的是,當這種魚活生生的時候,抓了一尾,用鼻子聞聞,竟有蜜瓜的香味,一點也不腥。

鮎,日語發音為A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