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餅

蒲鉾Kamaboko是日本魚餅。最著名的蒲鉾出於仙台,而仙台中的名店,叫阿郎。

阿郎在市中心有一個工廠,任人參觀,外面有個小賣部,除了魚餅之外還賣種種有品味的東西,我買到一個整塊石頭挖出來的花瓶。

裏面是工廠,一副小機器,從魚漿到製成的魚餅,從輸送帶運出來,不假人手,員工只是在旁邊把包裝得不整齊的貨品撿出來扔掉。他們戴口罩,穿上白衣,一切乾淨得要命。

工廠後面是一個庭院,有一處讓客人歎咖啡或茶,二樓是一間小餐廳,吃懷石料理。圍著整個工廠的是一條清溪,養著錦鯉,有些地方用松木搭了一個長方形的框,天氣一冷,魚躲於此,俯觀之下,是一幅會動的畫。怎麼賣魚餅賣得那麼發達?

日本全國的百貨公司都有這家人的分店,生意滔滔,阿郎魚餅,並不是全部用廉價的魚,也採取了日本最貴的Kinki做原料,加蛋白、天然海水鹽、澱粉和清酒做出,沒有人工調味品。

做出種種形狀的魚餅,最普通的是下面鋪一片木頭,上面有半圓形的魚餅,用刀一片片切出來,另外有笹蒲鉾,所謂笹,是竹葉,做成竹葉形狀,一片片個別包裝。

但吃起來究竟味道如何?軟軟地,並不如我們的魚餅彈牙,澱粉居多,魚昧不足,如果和勝利道上的「黃銘記」魚餅一比,簡直差我們十萬八千里。一片竹葉形的,就要賣十幾塊港幣,客人不會只買一片,價錢也和我們的魚餅差個十萬八千里。

甚麼時候,我們的魚餅可以用老鼠斑或蘇眉當原料?即使做到,賺個滿缽,我們會在魚餅店中建花園小橋流水?香港的臭銅社會中,富商們的辦公室中,連名畫都不掛一幅,別說賣魚餅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