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食物,最多團友喜歡往藥店跑。日本的藥舖一定兼售美容品,團友一擠進去,第一個問題:「哪裏可以找到Mask面膜?」

琦琦賣的廣告深入民心,但是SK-II始終太貴。Hisamitsu出的七十塊港幣已有二片,大家買了即刻拆開來用,浸完溫泉把膠布貼在臉上到處去嚇其他團友。

眾人也買很多把牙刷去送朋友,廣告上說帶磁性,刷了牙石會掉下來。我才不相信,但看到大家買得開心,也不阻止。

心齋橋的那家藥店貨物應有盡有,還請了一位大陸來的售貨員,用國語替大家介紹新產品,又算得便宜,她說:「自己人嘛。」

提著一個像超級市場供應的塑膠籃子,看見喜歡的拚命從架子上拿了往籃中扔。

店裏還有很多台電視機,不斷播送美容品廣告。先用某某肥皂下妝,然後撲上護臉水,最後塗上養膚膏,看了即刻買。

冷門一點的,是刮脷器。各種形狀不同的產品,用來刮掉舌頭上的青苔,我還以為是老太婆的專利,原來少女也有青苔。

拔眉毛的小鉗子很多人買。不痛嗎?女人為了漂亮甚麼痛楚都肯忍受,有些拔腳毛的膏藥,貼上之後大力一拉,甚麼毛都除清光,但淚水也同時標出。

這些產品的價錢都比資生堂和鐘坊等名牌便宜許多,是否物有所值?就不可而知了。怪就怪得大家都很捨得花,付錢時排成一條長龍,從來不會問:「蔡先生,日本圓和港幣的計率是多少?」

大包小包,有個女的抬了一箱,問她買的是甚麼?她回答:「溫泉劑呀,以後天天可以浸溫泉。」

回到車上,有個鼻塞的女人說:「糟糕,忘記買傷風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