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桃

飛大阪,直奔岡山的桃園。

水蜜桃種類極多,都在夏天盛產。一般人的印象以為日本水蜜桃都是在溫室種植,其實不然,樹很高,要建多巨大的溫室才能容納?

難得去一次,要吃就吃最好的,成熟時期在於七月底八月初。品種之中,最香最甜最多汁的,要算白桃,而且是岡山生產的白桃,才是頂尖的級數。

一團人浩浩蕩蕩地抵達果園,主人為我們準備了一個空盤、一把刀、一桶水,之後便如廣東話所說「任食唔嬲」。

有些人仔細地削皮,慢慢欣賞,這不是我的吃法。選一粒最大最軟熟的,我雙手左右一擰,汁噴出,皮也剝脫,就那麼塞入嘴中吸嚼,豪爽無比。

「浪不浪費?」我含糊地問果園主人。

這傢伙桃子看得多生厭,愈早給我們這群餓鬼消滅愈好,笑著搖頭。

第二個,第三個,依樣畫葫蘆地吃,但是身邊那位慢條斯理的朋友,空盤上已經有五顆桃核,不知道怎麼吃得那麼快。

樹下有些掉在地上的桃,表皮無損,一定是熟透的,撿起一顆來試,淡而無味,咬了一口即刻放棄。原來這只是傳說,事實上,有毛病的桃才會過早掉下來。

吃到六粒,肚子已發脹,果實中都是水,水喝那麼多當然也喝不下。啤酒又不同,真奇怪,只有啤酒可以連灌六大瓶,其他液體喝了一半叫救命。最高紀錄,有些人吃了十個,起初來,好像吃十幾顆也沒問題。

「好不好吃?」我問其中一位女士。

「還是粉色的溫室桃好吃。」她說。

我已沒有精力解釋白桃的好處和根本沒溫室種的,只有笑笑,下次準備多點粉紅的,各有各的選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