俵屋

現在在京都,入住全日本公認為最好的旅館「俵屋」。

每間上房都有私家花園。庭院之中有個長滿青苔的石鐘,上面竹管滴水,美得有聲有色。玻璃窗分上下兩個部分,方形。

有人會笑說:「紙簾框為甚麼是遮上面,而開下面的?」

這都是因為他們不習慣坐下來。日本人生活在榻榻米上。像我目前坐著寫稿,看出去,下半截開著的,看到的就是一幅構圖完美的畫。

「為甚麼沒有電視?」

有些房間是藏在機關裏面,有些裝起暗格,要取出來才看到。薄薄的水晶液體螢光幕,音響一流。

任何與現代化有關的東西部用花布蓋起來,連走廊上的滅火器也以彩色紙包紮。

浴室並非溫泉,但是日式的方形木桶,水很深,洗濯後浸在裏面,聞到一股清香的木味,肥皂也用自然的味道來配合。

涼衣以絲質製成,不像一般溫泉旅館那麼粗糙,洗完澡後裸身披上,無拘無束,大字型地躺下,對著天花板上的土紋,覺得抽象得很,是否可成為另一幅作品?

已是春末初夏,眾花零落,是欣賞葉子的時候,眼前的這一棵楓葉還是綠顏色的,現在是清晨五點半鐘,曙光從上面照下,葉子有淺綠深綠層次分明。

也許卓別麟、希洽閣也曾經在這張書桌上寫過稿吧。皇親國戚、明星歌星等貴賓們才有資格訂到房間,但到底有多少人會享受這種坐在榻榻米上的日子呢?希治閣那個大胖子,浸在浴缸之中,水流出一半來。

還是希靜頓、喜來登好,各有各的喜好,互相尊重。但到了京都,總可以一試「俵屋」,客人選擇「俵屋」,「俵屋」也選擇客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