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伐

很多年前,我在東京生活,鄭佩佩被邵氏派去留學,我常帶她去吃飯玩耍,那時候我已學習了東京人的步伐,走路走得很快,記得佩佩一直跟不上。

很多年後我定居香港,日本人演員來這裏工作,我也帶她們吃飯玩耍,但是我發覺她們的步伐已經沒有香港人快,也要跟在我後面追不上。

曾經有個時期,走路走得最快的都市是紐約。現在我到紐約去,看到他們已經慢得多,或是我們已經更快了。

證明香港是世界上步伐最快的,莫過於看我們的交通燈,紅黃綠,不到兩三分鐘轉一次,香港人到外地旅行,在路邊等交通燈轉綠時,一定覺得等到老。

通訊的發達,也是世界第一的。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多人用手提電話的。東京的手提電話系統到現在還是那麼落後,發訊塔也少得可憐,幾家手提電話公司競爭打破了頭,也搞不出甚麼花樣。以為日本電器發達,電訊也應該一樣,其實不然,他們連Call機也不普遍運用,雖然Call機的機身大多數是日本製造,還是香港人用的最多。

美國的手提電話系統更是追不上,在紐約還有很多手提電話不是用數碼的。

談到傳真機,香港人按人口比例,擁有最多傳真機吧。這也是因為在本地傳真,是不要錢的。東京市內傳真來傳真去,結賬時一大筆數,不便宜。美國的傳真機更是罕有,這次去三藩市,看到很多商店是代人傳真的,可是他們家裏都沒有這種設備。

至於鐳射碟機,香港也是台數最多的一個地方。影碟其實有版權的,但一直沒有正視這個問題,還有一個很少人注意的原因,那就是我們都愛卡拉OK,買碟機的目的,最初都是想偷偷地在家裏學唱歌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