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出日本

九七回歸,好熱鬧的日本人紛紛託香港朋友訂房間,說要來做一個歷史的見證人。

結果如何?據非常可靠的消息,日本遊客在三四月已經減少了四十個巴仙。

回歸之後,如果能有一半的生意,已經偷笑,經營日本遊客生意的友人說。據他的預測,將會剩下三成。搞不好,十個想來香港的人,只來兩個。

主要原因是一般日本人已經很窮,四月一日開始,消費稅由三個巴仙增至五個,意思是說,如果你上酒店或餐廳,有了十五個巴仙的服務費之外,還加多五個,一共二十,花一千塊就要變成一千二百了。

四月一日之前,日本人瘋狂購物,很像當年他們搶廁紙一樣,實在可憐。

香港人做生意也不擇手段。這些日子,酒店搶錢拚命加,三四等的客棧,一間極普通的房間,也要賣到兩千五百港幣一晚了,日本人算了一下,來香港,比起去夏威夷,還要貴三分之一,大家不如去曬太陽。

香港政府更留著數千個酒店房間給各國記者,但是他們一聽房租那麼貴,卻寧願帶個睡袋到處流浪,如意算盤已打不響。

記者還是會花公司的錢來的,他們以為九七之後一定有甚麼變化。做訪問時,我回答說:「日子還不是照樣要過?」

這群人大失所望。他們要寫的是動亂、不安、奮鬥和革命,哪有這種事?

日本人看香港還是充滿好奇,過去到過的,對香港仍舊有一份濃厚的感情。香港熱不退,我們應該開幾家餐館,賺他們的錢,東京的租金和人工,都比香港便宜。

日本竄改教科書,把侵略寫為「進出」。每次他們的電視台來訪問,我都順帶一句:借用貴國語,現在,是香港「進出」日本的好時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