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貨

來東京做《料理的鐵人》烹調比賽節目的評判,一天之中要吃幾十道菜,所以早餐最好是清淡一點。

從帝國酒店步行到有樂町車站,可找到一間拉麵店,很久沒吃正宗的日本拉麵,很想嘗一嘗。到了車站又給一間老店吸引,數十年前,我們都在這裏吃過,是全東京最便宜的舖子。不見桌椅,要站著吃,日本人稱之為「立唅」Tachi Hui,一碗麵只要四十円,現在要賣多十倍,四百円了。

店裏的選擇甚多,有日本湯麵、撈麵和炒麵,一點肉類也沒有,最多是天婦羅,炸的只是魷魚之類,有些湯麵還只有炸碎,炸碎不是甚麼菜名,名副其實是炸完東西剩下漂在油上的碎片,撈起來當餚。

本來要走進去吃一頓的,但想起炸碎,愈想愈覺得可恥又可憐,轉身走進麵檔對面的「吉野家」吃牛肉飯。

雖然是連鎖店經營,但「吉野家」怎麼說也勝過美國麥記。第一,「吉野家」用的米,一定是最好的,做出來的白飯香噴噴,淋上牛肉碎片汁,就是一頓很豐富的早餐。

午飯晚飯,我都不大吃東西,只注重早上這一頓。不能太刻薄自己,先叫了一個「朝定食」,內容有牛肉飯、麵豉湯、一塊燒鮭魚、幾片醬黃瓜。五百円。再來一碟淨牛肉,要最貴的,日本人稱之「大皿」Ozara,也是五百,共一千円,合六十五塊港幣,吃完拍拍肚子,飽得不能再動彈。

店裏一共有八十個位子,只有四個職員管理,一個熬牛肉碎,二名捧菜,一個收銀,辛勤得像螞蟻團團亂轉。我們在香港要是開這麼一家鋪子,至少要用八個夥計,想香港人真是被寵壞了,怪不得我們都要付高價,即使食物是賤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