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居民

記不起是第幾次去澳門了。這句話也有語病,不應該用「去」字,而是「回」,我已經有了澳門的永久居民身份證,是個澳門人了。

「你想住哪間酒店?」老友米夫是安排這次活動的人,他給了我很多選擇。

我當然會揀「大倉Okura」,這塊牌子當年東京還沒其他好酒店時,是與「帝國」齊名,就連他們管理的上海「花園酒店」,也是至今我最愛入住的。還有一個私人理由,很簡單,那就是有沖水坐廁,去到全世界的所謂「五星級」酒店,也不一定有此設備,洋人到底不知道它的好處,日本早在三十年前已普遍,公路旁的休息站也設有,用慣了沒有它,很是不便,現在內地很多城市也開始出現了。

「大倉」的好處當然不止於此,服務是無微不至的,但一切都在低調中進行,在花花綠綠、吵吵鬧鬧的賭城中,是被客人忽略了。

不單是服務好,酒店裡的日本料理「山里」是我認為最正宗的一家,就算香港,也找不到。當然香港的高級壽司鋪很多,有的還是只有七八個座位,但是說到「懷石」,真的找不到幾家做得像樣。單單說餐具,最先上的那道「先付」中,山里用了一個黑漆漆的碗,毫不起眼,但一打開蓋底,繪有的精美圖案,已令人讚嘆,裡面盛着瀧川的豆腐、生海膽、秋葵和紫蘇花穗,美味之極。

總之整頓餐沒有一樣不好吃,食材都走在季節性的尖端。嫌懷石好看不好吃,吃不飽嗎?這家人的特點在於最後的那煲飯,用大陶缽炊出來,米飯粒粒晶瑩,加上鮑魚等各種食材調味,一定讓你吃完一碗又一碗。

問價錢,便宜得令人發笑,正統的日本餐從不劏客,一定是公道的。

至於早餐,酒店的自助早餐雖豐富,我還是喜歡到營地街菜市場的四樓,種種地道的食物應有盡有,而且已經和各位小販結成朋友,互相嬉笑更是快樂事。凡是有朋友問起去哪裡能吃到又便宜又好的?我一定介紹他們去那裡,吃完回來個個都滿意,沒有一個失望的。

中餐當然還有「祥記麵家」,宵夜有「六記」,豆腐花是「李康記」最好,吃過的沒有一個不大讚。甜品店的「杏香園」是我最喜歡的,在一九四六年於廣州成立,六三年遷移到澳門,它改變了傳統甜品,又加冰淇淋又加涼粉又加椰漿,你去吃時叫那個最貴的,甚麼都有,吃完已是一頓大餐。如果還不飽可以買他們的糉子,裡面有七八粒大瑤柱,真材實料,絕對吃出幸福感來。本來這回想去吃一餐,但時間不充裕,聽說他們已來香港開分店,還是返港後光顧。

也不是老吃那幾樣,新的酒店愈開愈多,麗絲嘉爾頓還是全部套房的呢,米夫介紹了那裡的「麗軒」,說有高級點心吃,我最近對粵式、滬式和京式的點心都很有興趣,但聽到「高級」這兩個字,不是貼金箔就是亂加魚子醬、松露醬,有點怕怕。

「麗軒」做的不同,不但食材講究,而且花了心思,讓我佩服。單單說「脆米海皇焗金瓜」這一道好了,所謂「金瓜」,是潮州人的南瓜叫法,用了一個西柚般大的,裡面挖空,把瓜肉和飯加海鮮去炒,南瓜本身已甜,加上魚蝦更鮮,炒完填進小南瓜裡面焗出來。花功夫的是在最上面那一層飯,先將白飯烘乾了,再拿去炸,炸後填入瓜的上面,客人一吃,米飯的層次分明,的確做得好,值得一讚。

賭場一多,名店自然跟着來,大眾化的我一點興趣也沒有,反正去到世界的任何角落,這些名店都陰魂不散,隨時可以買到。令我驚奇的是一家叫Zimmerli的,從前根本沒有甚麼人會欣賞,這家專賣內衣內褲的老店,早在一八七一年已在瑞士開業,產品非常之精美,當然價錢也不菲,不過人生有很多階段,穿得起時不能對不起自己。

這家人的產品以前在香港置地廣場的地下街可以買到,但是和其他牌子摻在一起的,貨物的選擇不多,而且已經倒閉,澳門這家是專門店,產品林林總總,其中還有一半棉一半絲的長褲,藍白二種顏色可選,這種褲子的好處在於可以當睡褲,穿出去走在街上當西褲也行,不會失禮,是長途旅行的恩物,又可以手洗,真是不錯。

本來也想去大堂街一號的葡萄牙餐廳吃一餐,但是時間真的不夠,米夫知道我喜歡吃那家人供應的芝士,羊奶做的,比中秋月餅大一倍,形狀也像,外皮較硬,用利刀𠝹了一圈,掀起,再以調羹舀,裡面的芝士又軟又香,百食不厭。

返港後把照片放在臉書上,很多朋友都大感興趣,問我在哪裡買,問過米夫後,得到資料如下:

地址:士多鳥拜斯大馬路,海富花園隔壁的「新惠康」超市。電話不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