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蟲

日本的機構大起來,分行遍佈世界各個角落,如果一個職員安分守己地工作,不犯錯誤,就可以在東京或大阪的總部一直做下去,過幾十年,才陞上課長之一類的小角色。

但是,一旦出了毛病,也不炒你魷魚,把你派到山旮旯去,讓你在那裏消磨意志,有點像從前沙皇把人放逐到西伯利亞。

做大機構的總裁,當然是經過長遠的奮鬥才能爬得上去,有的靠實力,有的靠裙帶關係,大多數是某某功臣的兒子,背景才夠雄厚。

單單一個人,力量是不夠的,這個平步青雲的一定要有自己的班底,包括了智囊團,和一群yes man。這群人,有的是自己的同學。同學最可靠了,是還沒有進入狗鬥狗的社會就認識的。相信不會出賣自己,但往往就栽在這種人手裏。

有個性的,很難爬上去。一有個性就看不慣拍馬屁的人,而這些拍馬屁的人所說的話,大多數是上司愛聽的話。

我認識很多大機構的總裁,也和很多有個性的職員做了朋友。這次旅行,遇到一位,被貶到大陸鄉下分行去做經理,回家度假。

「我們那個總裁只會下命令,從來不管各地分行的死活。」朋友說。

「你去了那麼遠,他怎麼下命令?」我好奇地問:「是不是每天打電話?」

「幾百個分行,一個個打還得了?他都是用傳真,一傳幾百份。最新的指令是問我們做好了千年蟲的準備沒有?大部分分行都回覆說做好了。剩下幾十間沒答案。總裁大罵。最後,也都回覆,只剩下我那一家不理他,總裁只有親自打電話來責怪我。」

「那你用甚麼理由答他?」我追問。

朋友懶洋洋地:「我說我們的分行太小,還沒有裝電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