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

Hello Kitty這種商標,已變為王國,侵佔了整個東南亞。

美國人有甚麼東西,日本一定模仿。你們出一條狗,我們就有一隻貓。

厲害的是小貓並無漫畫的支持,只是一隻無表情的動物,也能那麼流行起來。現在廠家只要見一種新產品,蓋上貓兒的標誌,就能賣得起來,像一副印鈔票的機器。

這熱潮能維持多久呢?一般的三五年已很了不起,但是這隻貓兒,估計還可以有十年以上的壽命;至少。

原因出在每一個喜歡牠的女人都不認老,以為自已永遠是個少女。

像美國人阻止不了日本人有樣學樣,日本人也阻止不了本國人的競爭。看得眼紅,其他人再推出一隻熊來。

這隻東西叫,Tare Panda,是無骨頭的熊貓,永遠躺在地上,香港人很會替人家取個親切的本地名,叫牠為趴地熊。

趴地熊的兩顆眼睛長得很開,頭扁。難看死了,怎麼會喜歡上牠呢?

靠氾濫市面的廣告呀,這隻東西不止是一個少女漫畫家的作品那麼簡單,背後一定有個大財團去支持牠。

原著精神才可貴,這些假貨都不及大師的作品,從來不覺得Hello Kitty和趴地熊有任何吸引人家的地方。東南亞少女為之瘋狂,反映了她們的品味,已降至最低點。

讀過很多年輕女子的來信,字跡總是那麼地醜,文法不通的居多,只會用粵語,國語一竅不通。她們的好處,大概也只剩下那副驕人的身體罷了。

總有一天,在《花生》漫畫出現,史諾比看著包圍他的贋品動物,長歎一聲,自己驕傲地說:「Joe Grandp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