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製登希路

帶來的打火機,是即用即棄的那種,我已經不買貴的,很重,又常遺失,專購不超出十塊錢港幣的貨色。

每一個都在用幾下子就不見了。這次沒空買新的,居然給我把汽油燒得一滴也不剩,有很大的滿足感,可見我這個人很容易滿足。

行過公路邊的服務場所,想買一個新的,但是看到的都很醜,寧願用火柴。

對打火機的外形,我要求很高,用完的那個是在法國買的BIC公司的迷你型,黑色底,用白色寫上愛因斯坦的數學方程式,漂亮得不得了,每次點煙都欣賞一輪,感到滿足,醜的絕對不用,所以說我容易滿足,又不是那麼一回兒事,非常之矛盾。

在日本要買最新型的賤價打火機,惟有到火車站的商店才能找到,車站中總有幾檔,賣的東西從報紙到葬禮用的黑領帶,那麼小的地方有那麼多貨,真是令人歎為觀止。

小檔口的頂上寫著英文Kiosk。為甚麼用這個外語,我真的想不通。日本人從來發不出這個音來。

所有的外來語最後一個音,遇到K字就加上個U,變成了Ku,遇到了M,就變成Mu。遇到了D,加一個O,變成了Do,遇到了T,也加一個O,變成了To,所以James Bond,在電視上看到配音版,對手們都叫這個鐵金剛為Jimusu Bondo。

Kiosk,日本人慣性叫為「小壳場」(Kouriba),在裏面買了一個十塊港幣的打火機,一翻開蓋子,點火,火著了,可以放手,火照樣燃著,過幾秒,自動熄滅,再閉上蓋子,卡擦一聲,非常悅耳。

見外景隊的導演明仔的打火機汽油也用完,就多買一個送他。

明仔卡擦卡擦玩了幾下,樂得很,大叫蔡先生送了一個登希路給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