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福

和團友一齊來北海道,有三分之一是以前參加過的,和其他新人,也很快稔熟。

一路上有說有笑,最過癮的莫過於放縱自已。公路旁邊一停下來,大家都不肯休息,往賣店中鑽。有些大胃王,中餐剛吃過,已經坐下叫一碗拉麵,購物的看到紫色薰衣草Hello Kitty娃娃,抱著不放,抽煙的同志躲在一邊。

共同點是買雪糕吃,軟的硬的,一路上吃個不停,北海道牛奶最濃最香,做起雪糕是好材料,又不是很甜,大家都很喜歡。

一面吃一面問我:「吃了會不會發胖?膽固醇是不是很多?」

我總是笑著:「不會胖。我們吃的,是好的膽固醇,別人吃的,是壞的。」

好像有點道理,大家放心吃。

小至七八歲,大至七八十。人人捧著一個軟雪糕筒,在沒有溶化之前趕緊將它吃完。日本人經過,看得嘖嘖稱奇。

到了溫泉旅館,大胃王們已忍不住,先在燒鳥店幹掉幾枝串燒雞。晚餐豐富,有烤活鮑魚。吃過後也不運動,就往拉麵店跑,來碗麵豉湯底,但豬骨湯底還是最受歡談迎。怪事是大胃王們的身材,還是那麼苗條,胖子不多。

「不要緊吧?」我問。

少女們用我的話回答:「我們吃的是好的膽固醇,別人吃的,是壞的。」

愛泡溫泉的團友,一到達,先浸一下。吃過飯,再一輪。第二天出發之前,泡個夠本,三次是一定的,有的四次也不嫌多。

「不要緊吧?」我又問。

溫泉友也笑著:「我們泡,沒事。別人泡的,一定脫皮。」

這一套哲學很管用。旅行時,不用白不用。用了,心安理得,何樂不為?

偶爾的放縱自己,是清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