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

我們一行六人去吃天婦羅。

櫃台一角坐著一對男女,男的樣子很年輕,女的拚命叫東西給他吃,又時常摸他的面頰。

「他們不是住在我們房間對面嗎?」友人說:「反正他們不會聽廣東話,不要緊。」

「那個女的看起來是個女強人,」又有人說:「這個男的,是不是鴨?」

「我看八成是的。」另一位朋友說。

話題由這對男女轉到香港的少夫老妻,大家七嘴八舌,各持己見。

「喂,喂,」另一位友人向我說:「你會講日文,問問他們的關係是甚麼?」

「這種話怎問得出。」我自顧喝酒。

最後,拗不過大家的請求,我拿起酒壺,向那男的說:「來一杯,如何?」

日本人有互相敬酒的習慣,拒絕對方是不懂禮貌,那個男的即刻道謝,拿起酒杯讓我為他傾酒。

「你們來玩?」男的問。

「是。」我說:「我住在這家餐廳經營的俵屋,你們是不是也住在那裏?」

「不。」女的代男的回答:「我們是道地的京都人。」

把她的對白繙譯給友人聽,其中一位說:「明明在酒店見到,可能是看錯人了。」

「我直接問你一句,希望你不認為我是失禮。」我說:「請問你是幹哪一行的?」

「我是一個男性化妝品的發明人,用過我的化妝品,一定保持青春。」男的說。

「真的有效嗎?。」我好奇。

男的說:「看看我,就是一個例子,我今年六十了。」

他們走後,餐廳大師傅告訴我:「這對夫婦最恩愛了,每個禮拜來吃東西。」

大家聽了都臉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