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本色

返港後去一趟東京,當富士電視台《料理的鐵人》評判,這個燒菜比賽節目已做了六年,這次最後,只有大型比賽才叫我。

其他評判員有女明星三田佳子、男演員梅宮辰夫、食評家岸朝子,還有大名鼎鼎的前度總理大臣橋本龍太郎。

我對橋本一向印象不太好,覺得他是一名油頭粉臉的好戰派,這次富士請得到他做評判,可說是天大的面子,對他恭恭敬敬,我可不理會那麼多,無大無小地和他交談。

站在休息處,我們兩人都抽煙,橋本比我矮好幾吋,抬著頭才能面對。

「你這一頭油膩膩的頭髮,是不是搽了髮蠟?」我問他。

「不是髮蠟,只是髮乳。」他說。

「百露護?」我問。橋本點點頭。

「有沒有染過?那麼黑!」

「沒有,沒有。」橋本說:「我好羨慕你的白髮,日本人叫為浪漫銀灰Romance Grey。」

「通常愛吃甚麼菜?」

「呀,」他感歎:「都是冷冷的便當,太忙了。很久沒吃到真正的料理,今天借這個機會好好吃它一頓。我也算是一個美食家呀。」

「政治家,並不一定是美食家。」我說。

橋本笑了:「你說得對,以後有人問我,我只可以說我是好吃家。」

試菜時,一道又一道,每次問橋本的意見,他都從頭讚到尾。

日本語中,政治和讚美,都讀成Seiji。

對這種毫無意見的人,我不客氣地說:「政治家,真會讚美人。」

橋本聽了沒生氣,笑嘻嘻地:「我看過你上電視當評判,給的意見都很辛辣。辛辣的話,才是真話。」

馬屁拍到底,政客本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