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原慎太郎

石原慎太郎,不比他弟弟石原裕次郎那麼可愛,是個好戰分子。現在他做了東京知事,大家都擔心他太過偏激,其實像石原那種人,只屬於一小撮,不起作用,不必太過憂慮。

要回到從前的軍國主義,已不容易。人民吃得好穿得好,再叫他們去打仗,誰願意?而且日本人打變通商業戰,箇中樂趣和甜頭,他們已經嘗到。現在處於敗北,今後還是繼續打,但是軍事方面,美國的力量已深深地箍住這隻馬騮,撒不起野來。就算石原在書上寫著可以向美國人說不,最終還是以是、是、是收場。

像三島由紀夫一樣,慎太郎的文章寫得不錯,思想則很腐敗。慎太郎年輕時寫了《狂之果實》,講占士甸一類的反叛青年的故事,捲起一陣狂潮,這部小說後來還拍成電影,由他弟弟主演,風靡一時。邵氏也把戲的導演中平康請到香港,照翻版地拍了一部叫《狂戀詩》的,由楊帆主演,令他紅到半邊天,現在不知道在甚麼地方。

年輕時,人都有理想。慎太郎沒成為小說家,卻跑去從政。不能一味批評他的不是,他也有過一些政績,像在七十年代,首相田中角榮的政府貪污得厲害,沒人敢說話,只有慎太郎帶領著一批年輕的政客反抗,揭露了「洛歇」飛機醜聞,令致田中下台。

這種行為有點像歷史上的「忠臣藏」,雖然失敗了也不會像忠臣藏被斬頭,但是政治生涯也得斷送,慎太郎是有過勇氣的。

至於他為甚麼那麼反華?一定有他的原因。通常是小時候的慘痛經驗,像如果我們家中的人被共產黨槍斃,一定痛恨。慎太郎大概年輕時被大陸人打過,給台灣人勸架而息事的經驗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