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鳥的傳說

在《壹週刊》上寫過一篇關於角川春樹的文章,他是一個被出版界稱為「風雲兒」的人,曾經翻天覆地幹過一番大事業。

九三年,警方在他家中搜出毒品,被判了四年罪,度過一年三個月獄中生活後,終於保釋出來。大企業的角川書店還在,但是他已被董事局踢了出來,沒有他的份了。

公司是角川的父親創立的,以賣小冊子的普及版發財,現在春樹還是走回這條老路,開始出書,但只有寥寥的十本。

同個時期的新公司「幻冬舍文庫」一出就是六十二本,大肆宣傳。角川春樹與對手一比較,寂寞得很。

角川春樹在全盛時期,出書和拍電影同時進行,在電視上的廣告每一台就能隨時看到,等於是洗著觀眾的腦,書賣錢,電影也成功。現在角川還是拍回電影,起初想請大導演大林宣彥,但是獻作費只有六百五十萬港幣,怕超出預算,角川自己當導演,看餸吃飯,急就章地拍了一部叫《賭時間的少女》的文藝片。

和他當年拍《天與地》的五億多港幣比,這部《賭時間的少女》,真是差個天與地了。

我們在香港看過許多「風雲兒」式的人物,一樣失敗之後又做另一樣,東山起了又再起,但創立的多是不同的行業。角川只能做回老本行,又比從前的氣魄縮小那麼多,這次會不會翻身?是未知數。周圍的傳媒界似乎有看好,有些甚至潑冷水,這一場戰,角川春樹打得真辛苦。

但是,一向「不死鳥」的傳說跟隨著角川。所謂不死鳥,是隻鳳凰,在大火中可以重生。關心電影的人,愛看書的人,還是希望有奇蹟出現,讓這隻不死鳥活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