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團友

這次的旅行團中,有一位女醫生,單人參加。

因為去從來沒有外國旅行團到過的鄉下溫泉,需乘長途巴士,彎彎曲曲的山路,有個太太暈車浪,臉都青掉。

「醫生,你有沒有帶藥?」我問。

「吃甚麼藥?」她說:「遇到這種情形,先灌兩杯老酒,就沒事了。」

怎麼有這種人?其他團友心裏想,我倒是很欣賞她的答案。

醫生接著說:「這種現象是天生的,沒有藥醫。」

「喂,說幾句安慰人家的話好不好?何必連希望也不給?」我打笑地說。

她點點頭:「下次。這一回,她是沒有救的了。」

那個暈車浪的太太聽了,又差點吐出來。

女醫生一路自得其樂,甚麼東西都買來大吃一番。閒時讀米蘭·昆得拉的最新作品,從不干擾別人。

到了晚上,老酒灌了一杯又一杯。

「生老病死,看得多了,不喝酒的醫生,會發神經病的。」她說。

還有一對上了年紀的夫婦,談吐文雅,原來是香港大學麻醉科的教授。

「蔡先生,考你一下,黃大仙也是移民來的,他是哪個地方的人?」教授調皮地問。

好像記得,但已想不起。

「是金華人,出火腿的那個地方。」教授笑得開心,「我可以向朋友說我考倒蔡瀾了。」

教授又說一個統計學的故事:「有一個人怕乘飛機,問統計學專家說:遇到有人懷著炸彈上來的機會有多少?專家回答百萬分之一。那人叫道:這種意外的機會可不可以再減少一點?專家回答:要是你也懷著一顆炸彈上機,那麼機會便是千萬分之一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