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口大王

帶團到北海道,主要樂趣在能遇見許多有趣的人物。

上一團有個大食姑婆,不斷地把東西塞進口中,返港時多了十八箱行李,充滿吃的。

這次最傑出的是個粗口大王。每次用嘴,必爆個「懶」字和「交」字。他不會說那個樣子,一定說成那個懶樣。開場白若不以老母問候,不成句子。

不過此君身材魁梧,樣子倒是可愛。留的小鬍子本來令人反感,但戴一眼鏡,又覺斯文萬分,喜打哥爾夫球,被太陽曬得黑漆漆地,像一塊會走路的巨炭。

近朱者赤,與他相處一久,即問道:「你想食啲乜懶嘢?」

「乜懶都食。」他笑著回答。

一架旅遊巴士乘四十個人,結果大家都學他懶來懶去,連導遊也說,「北海道真係好交好玩。」

有些較為正經的團友起先覺得此君有點討厭,購物時遇到語言上的困難,他即刻挺身而出,為他們解決問題。原來這人日語頂呱呱,沒人看得出,正在感歎他為何可以把一種外語操得那麼出神入化。此君又說:「自修番懶嚟啫,有乜交咁犀利?」

自己上了年紀,沒有甚麼興趣去蒲酒吧,但為了答謝他的相助,就答應他飯後和他一起去喝幾杯花酒。

當晚吃飯時他已大灌日本清酒數十瓶,叫他還是算了。回酒店算數,他搖頭說不要緊,鬧著一定要去。

只好聽他的,走了幾條街,路上結冰,他滑了一交,拍嗒一聲重重地摔在地上,以為他自己會爬起來,哪知一動也不動,我第一個反應是「死懶咗」,走前一扶,他笑嘻嘻地:「呃交你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