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禮中的話

英女皇的丈夫跑去參加裕仁的葬禮。英國人說:「已經派了外相賀維去了,你也跟著去幹麼?」

但是,我們都知道,做丈夫的,能夠跑出去泛泛幾天總是好的。英女皇的丈夫不管人家反對,照樣去日本。好了,為了平衡人民的怒意,他和外相在日本的時候跑去了橫濱的保土谷。去那裏幹甚麼?原來,在保土谷有一個英聯邦的軍人墳場,英女皇丈夫和外相兩人也去那裏拜祭一番。這不過是做做戲,但並不是一齣高明的戲,所以外電並沒有報道,日本人在報紙上當然也少提為妙。當天,英女皇的丈夫雖然穿著一件便服,但是他還是把一大堆的荷蘭水蓋掛在胸前,可見這個人相當地愛出鋒頭。

出席這個典禮的軍人也只有一個,七十七歲的威福烈·荷爾,其他只是些湊熱鬧的。英女皇丈夫和外相沒有講些甚麼有意義的話,倒是真正吃過苦頭的荷爾很中肯地說:「如果,我們把時間都花在舊傷痕上和指責一個國家以前對另一個國家做過壞事,那麼,世界每天都有戰爭。我們要原諒,但是,我們不要忘記。」這話說得對,最壞的是日本矮子竹下登,不但不忘記,還要抹煞,竄改,所以非罵不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