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場

我們再看看裕仁葬禮這一場仆街戲。

英國女皇老公早聲明不向遺體鞠躬,但是,他說他會向新日皇明仁鞠躬。這是英國人最拿手的聲東擊西手法,實在是此地無銀三百両。你敢說不鞠躬,那要去日本幹甚麼?鞠躬就鞠躬,你不給老子面子怎麼會給小子光彩?真是脫了褲子放屁,多餘!英國人之中,對這個女皇丈夫也極反感,他們說:「學學你的叔叔蒙巴登吧,他連見裕仁都不肯。人家死了,你去幹甚麼?」

但是,乘機離開老婆幾天,才是情有可原。

戲的失敗的另一個原因是它太過冗長,一共十三小時,又不是甚麼連續劇「阿信的故事」,參加的雖說有五十五個國家元首,十四名皇室成員及十一名總理,但多數是老頭子,絕不英俊,女人味又太少,只有歌拉桑和幾個元首老婆,都是已經可以擺入博物館的東西。

但是並非每個日本人都不肯承認事實,長崎市長就罵政府說所採葬禮實屬違反憲法,在國葬中進行神道宗教儀式,到底你以為裕仁是人還是神?還要強制國民在二月二十四日中午默哀一分鐘,但大多數人都當這命令開玩笑。最令日本政府沒有臉的是,他們以為在葬禮時有許多日本人會切腹,裕仁死後至今,大家還是靜靜地活下去,真是大冷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