仆街戲

裕仁葬禮,日本人花了八千萬美金,請各國皇族政要參加。主角是裕仁,另外兩個小丑為竹下登和布殊,演出一場極豪華的話劇。這齣戲安排長久,但最後一個預告片給竹下弄個一團糟,小矮子在節目表演之前忽然發表怪論,說甚麼日本是否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侵略外國,應該由後世歷史家作出評價。這一來,激起了公債,大眾圍攻罵他。首相辦公室即作出彌補,說日本首相竹下登,外相宇野宗佑及政府首席發言人小淵愚三重申政府立場,表示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導致鄰國受重大損害。

他媽的,輕輕一句「重大損害」就抹煞一切,也虧得他們那種小人可以想得出,他們只是把事情越描越黑。不過,在葬禮那天的電視轉播看到,布殊裝成要哭出來的樣子、英女皇的丈夫深深一鞠躬,連大陸外相也折腰,歌拉桑想去出鋒頭,但是鏡頭拍不到她。本來想那顆土製炸彈最好把棺材炸碎,但是左翼的那班蠢材放早了半小時,真掃興。大活劇結束了,日本人花那麼多錢,可惜不是奧運,觀眾極少,只外國電視出現幾個鏡頭。日本國民連那些片段也不看,租錄影帶的生意那天特別好,葬禮這齣戲,是徹底仆街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