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經

和日本人談生意,每一宗都要花上很長的時間,絕對沒有香港人的一、二、三、就上了的決定。

原因在日本人的公司現在已大多數沒有真正的老闆,你看他們的名片上印的甚麽「社長」的銜頭,其實這個社長也是拿薪水的。大公司已是集團經營,誰都不是老闆。

社長的上面有一個董事局,由一群老頭子做種種的決策,領導這董事局的是會長,他每天打高爾夫球,小事不理,大事懶理。

董事局最多每星期開一次會,其他時間就是各位董事勾心鬥角的活劇。在一個機構做事,最小的當然是新入社的小職員,捱了幾年之後,若無過錯,才升係長,係長升課長,課長升部長,部長升社長,社長升董事,董事升會長,中間每個階段都有副甚麽甚麽,由副到正,又是幾年。所以,要談成一件生意,如果你找到的只是一個小小的係長,那手尾就像纏腳布一樣長,他們不做錯就可以升級,係長和課長商量,好和壞便往上推,課長推部長,部長推社長,社長推董事局,董事看看自己有沒有好處,會長打高爾夫,沒完沒了……

日本人生性好威風,喜歡別人為他們提公事包,他們一出海外,係長是課長的馬仔,課長又是部長的馬仔,以此類推。每一個都培養一個忠心耿耿的手下來做接班人。

對一件事的決定,你推我,我推你,最後是一間公司的決定。當然,好的一面是他們有充足時間去思考,犯的錯誤較少,壞的方面就是拖時間,失去機會。

經過再三的商量,也會失敗,那麼,這失敗要由社長來擔當,董事局炒了社長魷魚,就由為他拿手提包的部長代替,所以大家雖然是向上司打躬作揖,但是內心裏卻希望他們早點死,自己才會陞上去。

香港的機構也同樣有這個毛病。但是,香港人比較狡猾,他們的手下不只一個,是兩個。看得出這一個野心太大的時候,就先用斧頭來斬他,再陞一個新的上來讓這廝鬼打鬼,所用的架構是金字塔型的,而不是日本的一直線型的。

不會喝酒的日本人,少到可以拿去博物館展覽。他們並非生來俱有酒量,試想由普通職員一關一關打上去,上司的死貓要自己來吃,功勞是別人的,做好做壞都要被罵,不借酒澆愁,哪受得了那麼多的老罪?

明白了日本大公司的結構之後,和他們談生意,絕對要採取擒賊先擒王的攻勢。由社長級先搭好關係之後,再與部長級做做戲,說功勞會是他們的,間中,當然還要有送禮等賄賂行為才能達成一件事。這和大陸做生意專走後門的情形很相像。

有時,遇到一些大公司的小嘍囉,喜歡擺出大老闆的架子,一心一意想先得到點油水,這種情形下,最好講一個故事給他們聽:

從前,有架飛機失事掉在海裏,只剩下一個大胸脯的裸女生還,她游泳到一個小島,遇到兩個英國男人,他們兩個都說:你先來,你先來。裸女生氣,認為他們沒種,游到另一個小島,遇到兩個法國人,他們兩個不管三七二十一,爭著要強姦她。裸女生氣,認為他們太粗魯,游到第三個小島,遇到兩個日本人,他們兩個商量了老半天,說:「我們不如傳真回總公司,問問上司的意見再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