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墨爾本

和國內最大的旅行社合作,問我想去哪裡,想了一想,好久沒有吃到一碗真正的越南牛肉河了,當然是去墨爾本的「勇記」了。

一團人出發,到達後先吃一頓海鮮,澳洲的海水最乾淨,養出不是很大,但粒粒肉非常飽滿的生蠔來,價錢又不貴,吃個過癮為止。團友們問我下不下檸檬汁或辣椒醬?我回答生蠔的最佳調味品,是海水。

離晚飯還有一段時間,別人休息時我已忍不住,先跑到「勇記」去大擦一頓。在墨爾本越南鎮Richmond的才是正宗,門口還貼着二○○一年我在《壹週刊》寫的一篇文章《為了一碗牛肉河》,插圖由蘇美璐畫着我對這碗河粉作祈禱狀,表情滿足。

當然是喝那口湯,啊,所有的記憶都回來了。天下老饕嘗盡所有美食,也都認同越南牛肉河是最低微、謙虛和美味的食物之一,只要喝一口「勇記」的湯,你便會變成這家人的信徒,大家吃遍越南本土和法國的,都一致同意「勇記」是天下第一牛肉河。

一來再來,和老闆娘已成為好友,見面互相擁抱,再叫一碗撞牛血,用滾牛肉河的清湯,在最熱的時候撞進碗底的牛血,即時凝固成豆腐狀。大家要是有機會去,一定要叫,別的牛肉河店沒有,是唯一的。

地址:208, Victoria Street

電話:+61-3-9427-0292

晚上,我們去了一家叫「MAHA」的餐廳,為甚麼選它?是在TCL節目中出現的中東大廚Shane Delia開的。沒吃過,總要試試。店開在墨爾本唐人街的外圍,用澳洲人的生活水準來算還是貴的,但生意滔滔。可能是我對中東菜不熟悉,不覺得有甚麼了不起,在節目中做的一些特別的菜,餐廳裡也沒有,吃後印象最深刻的只是一道羊肩,其他沒甚麼大不了。

地址:21, Bond’s Street

電話:+61-3-8419-8988

澳洲沒有甚麼好的本地菜,但牛肉還是有它獨特的味道,我說的不是甚麼澳洲和牛,而是土種牛,做得最好,又是最老的店,當然是「Vlado’s」了,老闆用手敲打牛扒,把肉敲鬆之後燒烤,數十年如一日,當年他說做了三十年,再也沒有第二個三十年,一語言中,去世了,好在他的得力助手跟着他的古法手敲牛扒,還是一家很吃得過的牛扒店。吃澳洲最好牛扒,當然得喝最好的澳洲紅酒,那就是Penfold Hamitage了,不暴利賣得比外面的售價貴一點吧了,團友王力加請客,共開了四瓶,喝一個痛快。

地址:61, Bridge Road, Richmond

電話:+61-3-9428-5833

墨爾本是一個移民都市,甚麼菜都有,說到日本菜,還是「昇家Shoya」。賣老派日本菜,甚麼叫老派日本菜?刺身仍裝在一個大冰球裡面,以防變熱,這種六十年代的功夫,大家嫌老土,沒甚麼人肯做,一個人一個冰球,很費功夫。唉!人老了,就欣賞這些,其他的日本料理,每一道都精彩,時下年輕人還是覺得迴轉壽司的三文魚刺身好吃得多。

為生意平衡,「昇家」也在該店二樓開了日式酒吧,許多日本女遊客和學生前來客串,有興趣不妨一遊。

地址:25, Market Lane

電話:+61-3-9650-0950

「萬壽宮」還是那個老樣子,一樓不做生意,只當門面,電梯上二樓,掛滿每一年份獲得的獎狀,開中國菜館開到像「萬壽宮」,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有面子,說高級比任何西餐廳高級,說好吃比在中國的更好吃,利用當地最好最新鮮的食材炮製最高級的中菜,洋人都覺得來這裡是內行,如果中國人想到海外打天下,去「萬壽宮」學習吧,也不用我介紹有甚麼好的,你一去,一坐下,侍應就會介紹讓你滿意的。

地址:17, Market Lane

電話:+61-3-9662-3655

「劉家小廚」由「萬壽宮」的創辦人劉華鏗主掌,他退休後沒事做,兒子開間小館子,劉先生出來幫幫手,一幫就停不了過來,服務當然是一流的,至於菜式,單單一味牛舌頭就顯真功夫,牛舌是澳洲的最好,他把前面硬的那一截棄之,滷得香噴噴,一吃上癮。

地址:4, Alland Street, St. Kilda

電話:+61-3-8598-9880

大名鼎鼎的英國米芝蓮三星廚子Heston Blumenthal說關了倫敦的店去墨爾本,其實是沒有關的,開多一家吧了,他本人並不在店裡,所做的菜,可用粵語來形容,是「整古作怪」吧了,店開在賭場裡面。

最大的驚喜,還是在市內的古董店,以前我在墨爾本住過一年,常去逛,在Armadale一帶有很多家,當今一間一間的關閉,「Armadale Antique Centre」還在,由英國來的移民帶來不少古董,而我要找的,恰好是那個年代的時尚手杖,我去了意大利只找到一支,來到這裡,一口氣買了六根,其中一根紅色瑪瑙頭,裡面銅質雕工精細,有個武士騎着匹馬的,喜歡得不得了,已值此行。

地址:1147, Aigu St., Armadale

電話:+61-3-9822-778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