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蟬

談到抓蟬,想起很多年前我在京都和一個友人去捕蟬的事。

炎熱的夏日,我們在杉林中散步,筆直的樹身,陽光經薄霧射下,一副副構圖極優美的畫面。

朋友走到長滿羊齒植物的山邊,撥開樹葉,抓到他的第一隻蟬。

把蟬裝進一個布袋,繼續前走,蟬在裏面大叫,鳴聲引起左邊右邊的樹上其他的蟬噪。

找到一棵不太大又不太小的樹,友人拿著他帶來的棒球棍子,大力往樹幹敲去。震動之下,噼噼啪啪,由樹上掉下十幾隻巨蟬,有的還打中我的頭。

朋友隨即將牠們裝入袋中,一路上依樣畫葫蘆,已捕獲了幾十隻,蟬在袋中大叫, 我們的耳朵快要被震聾。

走到一曠地,朋友蹲下起火,火勢正好時,取出一管尖竹條,將那些蟬一隻隻活生生串起來,放在火上烤。

一下子,整串的蟬翅著火,身上的細毛也焦了,滴幾滴醬油,繼續再烤。

陣陣的香味傳來,我抓了一隻細嚼,那種味道文字形容不出。

人生的道上總要試試未嚐過的東西。再灌幾瓶清酒。

蟬,比花生薯片好吃得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