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撐

最近轟動日本的一則新聞,是日本和尚聯合了台灣學生在新宿開妓院的事。

他們的組織是這樣的:先開一間卡拉OK的小酒吧,客人假作來唱歌喝酒,女招待上前侍候,看中了,先付店主六百塊港幣,再帶她們出去開房,付一千八百到三千元港幣之性服務費。

這種卡拉OK店在東京郊外也林立,我有個朋友也開了一間,被請去喝酒時親自看到客人帶女的出街,一點也不假。

新宿的那家被警方破獲。店主開業短短的幾個月已賺了五千萬日圓,合三百萬港元,數目實在驚人。

女人從哪裏來的呢?以前多數是台灣撈女,但客人已不覺得新鮮。

目前最愛他們歡迎的是大陸少女,她們以留學為名,暗中去賺錢。而日本人說她們純潔樸素,物有所值,讚不絕口。

但是所有大陸女子都漂亮嗎?那也不見得。

記得這些所謂「新鮮」的感覺也發生在澳門,有個香港客去了,拉皮條的帶來一個奇醜無比的大陸妹,客人拒絕成交,這樣地爭持了好一會,拉皮條的終於點點頭說:「樣子是醜了一點,但是她那副『架撐』唔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