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吃法

魷魚,我們大多數是炒。其實吃法多籮籮,西班牙人喜歡用大量的大蒜把橄欖油放在一個陶缽裏煎之,味道不錯。他們還有一味叫「黑飯」的,是把米炊個半熟,然後把魷魚的墨汁擠在其中,樣子極為恐怖。吃完後一排牙全黑,像老太婆。日本人生吃魷魚,起初覺得軟軟地,細嚼後化為甜汁,便上癮了。

肉生吃還不算恐怖,連牠的腸也照殺不誤,切開了之後,赤色的濃汁四溢,第一次吃,需很大的勇氣。但新鮮的魷魚腸並不腥,入口後才知是美味。在東京的南麻布,有家叫「有栖川」的餐廳,以及築地魚市場中央的「壽司大」都可叫到。

最普通的下酒菜是「鹽辛」,把生魷魚切成絲,用鹽醃之,顏色是紫,裝入玻璃瓶內,放久不壞,沒有別的菜時就會想起它。與我們的醉蟹有異曲同工的是北海道的「魷魚沖漬」。

漁夫們出海,把抓到的小活魷魚扔入醬油之中,魷魚大跳,拚命噴墨和吞醬油,等到船靠岸時鹹味正足,鋪在熱飯上面,包你吃三大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