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過去,傷感的是鮎魚要明年才能吃了。河魚之中,我最愛的是鮎,牠也有川魚之王的美譽。

鮎魚是日本特產,鮎這個漢字和中國人的用法不同,鮎字我們指的是一種泥鰍類的魚;日本人的鮕AYU約手掌般的長,黃瓜樣地細,全身發光,非常優美。鮎魚味香肉甜,所以日本亦叫牠為香魚。台灣也產,不知漢名,乾脆叫牠為甜魚。傳統的吃法是用根小竹從頭到尾插著,撒點鹽在火上烤。懂得吃的人等魚烤好之後用筷子輕按魚身,壓斷牠的尾,把牠的頭一拉,整條脊骨便起了,再細嚼。

鮎魚最肥的時候脂肪混在肉中,像是透明的魚膏,是絕世的佳餚。肝腸帶苦澀,會欣賞後是更上層的美味。近年來鮎已是人工繁殖,不那麼甜。

分別人工和天然魚的方法很簡單。野生的身體較圓,而且牙齒很尖銳,用來咬岩苔。人工的只吞飼料,就沒有以上的特徵。

夏夜,長良川上漁夫以千年古法捕鮎,船頭燒著一鐵簍的火,漁夫們綁著幾隻鵜鶘,用繩子套著牠們的頸,命令牠們去抓鮎魚,可憐的鵜鶘吃到了吞不進胃。詩人芭蕉的俳句曰:有趣又悲哀的鵜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