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

翻閱平凡社出版的「世界美術全書」第三十三卷,看到明治、大正時代的許多藝術作品,書畫家之名字,特別可愛,原因他們似畫、似詩。如今,將他們的姓名記下,與讀著共賞:

川路柳紅、石井柏亭、阪井犀木、島田佳若,這四位都是當時的評畫家。

畫家方面,有以下諸位:橫山大觀、西山翠嶂、菊池契月、土田麥仙、扳谷波山、迎田秋悅、六角紫水、小林古徑、赤塚自得、桂林佳月、下村觀山、荒田十畝、竹內栖鳳等等。

以前的日本文人必讀漢詩,雖然他們的習慣是把動詞放在一個句子的最後,但也會欣賞中國文學,把一句詩註譯上一二三四的數字,顛倒讀之。

昔時日本人只有名,沒有姓,後來士大夫給老百姓取姓氏時,看到甚麽情景就按甚麽漢字,這些人也多數是受漢學影響的,所以出現些古意十足的姓。

但是,始終,我們不能原諒日本人在第二次大戰時的罪行,讀了那麼多漢字,愛上中國詩文,還是那麼野蠻。

愛好和平的文人和黷武的官員在任何角落都是共存的,能在歷史流芳,當然還是前著。

廣告